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首页>艺评现场>“张火丁现象”专题研讨会

张火丁“火”的秘密

发布时间:2015-12-24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蒲波 收藏

  张火丁,火到什么程度?用一个直观的例子来说,就是一张黄牛票能卖到5000元。中国戏曲学院特聘教授张永和感慨:“京剧要是有十个张火丁,是什么情况?要是有30个张火丁,京剧就火了! ”

  京剧艺术发展到今天,传承和创新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在日前由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和中国戏曲学院主办的“张火丁现象”研讨会上,张火丁的艺术成就与其人品、艺品的关系被深入剖析。“研讨张火丁现象,对于我们如何更好地传承和弘扬优秀中国传统文化,如何实现按习总书记说的中国文化的创造性转换和创新性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学术界和文化艺术界认为张火丁的北美演出开启了中国文化走出去的人格化传播新模式。 ”中国文联理论研究室主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庞井君表示,“戏曲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面向新时代、面向未来、面向全球化,包括戏曲在内的中国传统文化,如何从价值到内容,从媒介到形式,从传播到欣赏,实现新的转型式发展,这也是我们今天举办这次研讨会的意义之一” 。

  秘诀一:依靠传统 张弛有度

  在互联网+的时代,张火丁不仅拥有众多戏迷的支持,还拥有许多黑头发的年轻知识分子观众的支持。她获得观众青睐的秘诀在哪里?

  京剧表演艺术家李世济以为,张火丁的今天离不开她个人的长期努力摸索。“每个人的艺术道路是不同的,今天这么拐,明天可能那么拐,一下子又豁然开朗。很多道路要自己摸索,没有人告诉你,那你就要自己去思考。我想张火丁也是处于这样一个状态,她要思考,在现在的时代她应该怎么迈出这一步——怎么能够使程派更加繁荣、发展、进步。 ”

  中国戏曲学院原副院长、教授赵景勃认为,张火丁征服观众,靠的还是传统,她在程腔的继承和弘扬上做出了突出贡献。“传统的魅力最核心的体现是功力,火丁就是在功力上超出一般,她的功力包括内外两功,外功唱念做打舞,内功就是心性,而且内功驱动了她的外功,因此就出现了特殊的表现形式和状态。 ”赵景勃举例,张火丁一上台之后气场极大,她的气场可以有效地控制审美场所,内在充实、外在松弛。另外,她专注于营造自我风格,不跟风去将唱腔拉长、拔高、唱响,而是有很强的爆发力、很高的控制力。“青年人喜欢看到这种有分寸的张弛、有分寸的控制和爆发,这个品位大概也定义了这就是张火丁的品位” 。

  中国戏曲学院教授谢振强与张火丁合作多年,他认为张火丁的唱腔实际上已经超出了严格意义上的程派原始风格。“音乐唱腔的传承尤其是流派的传承,现在有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就是为了传承这个流派而把这个流派刻意放大化、夸张夸大。程派确实也有传人刻意去拉宽自己的声线,甚至把流派创始人晚期形成的断气或者偷气作为流派的精髓或者灵魂来传承,这是一个误区。张火丁的表演像程先生一样自如松弛,演唱上没有刻意追求技术夸张,比较自然得当。 ”

  秘诀二:以情入戏 美丽简洁

  人物是戏剧的灵魂。如何运用程式去刻画好人物,对于戏曲表演来说,是不小的挑战。

  在北京人艺话剧表演艺术家郑榕的眼里,张火丁的表演含蓄深沉,细腻感人。“她的心里有戏,让你很快就投入了。戏曲表演,程式是手段,刻画人物是目的,没有高度的技巧是不能自如地刻画人物的。 ”他注意到,张火丁一出场就进入了人物的行动,有一条明确的思想行动线,“这是很多演员难以达到的” 。在戏里,张火丁完全是戏剧人物。

  中央民族大学教授李佩伦认为,张火丁是带着情上场的,以情入戏,人物刻画得很鲜明,她始终在动,不只是在舞台上动,还有她内心的情绪在动。她忠实于自己的角色和艺术,她的演出很美,是一系列美的舞蹈动作的结合,也是简洁的、不繁缛。这是张火丁能够成功的重大原因。然而,“很多演员戏唱得很好,调门很高,但不入戏,大家看了以后无动于衷。通过张火丁现象我们看到了中国京剧的未来不是走向夕阳” 。

  “京剧是一门痕迹很突出的艺术,唱念做打、生旦净丑,流派风格全都要见痕迹。不见痕迹人们不认你,这是一个很要命的问题。但是,张火丁运用程派艺术塑造的一个个人物,把这个痕迹已经最大可能地融化。 ”中国戏曲学院教授田志平对张火丁的继承和创新均表示肯定。

  秘诀三:勤奋低调 自重自爱

  张火丁在学艺路上得名师授业,仅仅是幸运吗?“勤奋” ,是与会专家频繁形容她的一个词汇。勤奋到何种程度?据张火丁的同事说,在国家京剧院的排演厅里,如果只有一个人,不用看就知道她是谁,就是张火丁。“她就是练,功夫下到了,而且悟性高,在继承方面更为突出。 ”张永和说。

  “台下高冷,台上火热” ,是业界广泛流传的对张火丁的评论。她为人低调,不随波逐流,淡泊名利,在追求艺术最高境界的道路上心无旁骛。上海大学教授胡申生补充到, 1992年张火丁婉言谢绝了八一电影制片厂故事片的邀请。“影视是一个名利双收的事业,但当时只有21岁的张火丁已经对这个问题有了清醒的认识。她的这样一份清醒,让我们中国京剧界有了一个张火丁” 。

  《中国戏曲》杂志主编赓续华认为,张火丁的纯粹、执著、独到,成就了她。“张火丁特别像角儿。这样的演员在我们现在这个时代显得略微稀缺。我们为什么要强调张火丁现象,就是因为在她身上我们看到浮躁社会当中的一缕清风,应该有像张火丁这样坚守的人。角儿要自重自爱,而不要什么都要,什么都要的人是什么都没有的人,要学会说不,学会拒绝。 ”

  反思:张火丁现象的意义超越京剧艺术

  作为独特的文化符号,京剧艺术是厚重的。李佩伦说京剧艺术把二十四史基本上全包了,是一种艺术化的历史,这种历史本身也教育了很多人懂得历史。“我们的很多老百姓没有机会念书,只能通过舞台接受历史教育,用历史人物鞭策自己、教育后人。 ”从这个高度来看,京剧艺术应该说具有作为民族精神命脉的历史责任,是形象立体的道德教育手段。

  他认为,京剧事业的继承和创新,是分不开的。真正创新好的人也必须要继承,继承好的人也要有变化。所以,“我们强调一个现象的时候要尽量包容,让戏剧百花齐放,而不是用一花灭掉所有的花,不要过分强调一个流派或行当” 。

  张火丁现象在戏曲界是一个另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认为,张火丁现象的意义绝不止于京剧艺术本身,它超越了京剧艺术,作用于当下中国文化艺术的繁荣发展的实践。

  “可以这样说,在当今张火丁就是京剧艺术的一座高峰。她是一个潜心艺术、甘于寂寞、享受孤独的、属于人民的艺术家。她靠自己的作品立身,靠作品的美学品位来吸引群众攀登京剧艺术创作或者鉴赏的高峰。她是一个非常干净的典范。 ”仲呈祥讲到,这也证明,观赏性的问题要靠提升观众的素养来解决,靠净化环境来解决。京剧艺术在生产自身的同时又生产自己的欣赏对象,再美的音乐对于不辨音律的耳朵是没有用的。

  “所以,张火丁现象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很多,归结到一条就是一定要用艺术思维去领导艺术,而不要用经济思维去统治艺术,一定要反对过去那种二元对立、非此即彼、走极端的单向思维。 ”仲呈祥说。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