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首页>艺评现场>电影评论

《啥是佩奇》爆火:城市中产对于农村和老年的扁平化想象

发布时间:2019-01-25来源:界面文化 作者:傅适野 收藏

  1月17日晚间,很多人的朋友圈被一条名为《啥是佩奇》的六分钟小片刷屏。这是即将在大年初一上映的动画片《小猪佩奇过大年》的宣传片。《小猪佩奇过大年》是阿里影业与英国Entertainment One合拍的电影,讲述了汤圆、饺子和爸爸妈妈生活在一个温暖的家庭里。除夕这天,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与他们团聚,大家体验了中国传统年俗,也经历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与佩奇、乔治一样,他们每经历一件事情,都更加热爱彼此、热爱家人,热爱生活。

\

《小猪佩奇过大年》电影剧照

  而达到病毒式传播效果的《啥是佩奇》宣传片,则采取了与动画片截然不同的风格。影片的开头,是一位老人站在山间,用一台仍然需要天线的破旧手机给儿子打电话,询问他们过年回家的时间,以及孙子想要的礼物。孙子点名说要“佩奇”。“什么是佩奇呀?”伴随着手机天线的丢失,处在乡村的爷爷踏上了一趟寻找佩奇之旅。他在村中四处打听,得到了诸多千奇百怪的答案,比如一种棋类,再比如一种护发素,最后还是在北京当过保姆的老三媳妇告诉老头,佩奇是一个动画片里一只红色的猪。在老三媳妇的多次指导下,爷爷成功制作出了自己的佩奇——一只粉红色鼓风机版硬核小猪佩奇,并在儿子一家将他接到城里过年时,把这个礼物送给孙子。影片的结尾,是爷爷和儿子一家其乐融融在电影院观看《小猪佩奇过大年》的场景。影片的最后一幕落在村中一栋砖房红底白字的标语上:“大年初一不收礼,全家进城看佩奇。”

  《啥是佩奇》为什么会刷爆朋友圈?在“澎湃新闻”发表的《<啥是佩奇>为何能一夜之间刷了屏》一文中,作者李勤余认为,该短片成功调动了公众的情绪,引发了强烈的共鸣。首先是以亲情动人,在春节临近时分,短片将目光聚焦农村留守老人,渲染他的心灵孤寂以及对于儿孙的思念,这种亲情让人熟悉。其次是短片对于城乡二元对立的描述,中国社会转型割裂了传统的中国家庭,尤其是农村家庭,也造成了城市和乡村之间的隔阂,这种隔阂在短片中变成了小猪佩奇这一神秘的符号。再次是土味的逆袭,短片最后爷爷动手做出来的蒸汽朋克版小猪佩奇构成了全片最大亮点,也着实让人惊喜。但狂热刷屏背后,这部短片是否存在问题?这种城乡二元对立是否过于绝对,在最后,土味小猪佩奇的出现又是否是在迎合城市中产的精英想象?

  在为“腾讯·大家”撰写的评论《“佩奇”以城里人眼光巡视农村,最后把老人也“挟持”走了》一文中,媒体人张丰认为,这部短片建立在创作者对于农村现实的想象和误解之上。导演认为农村应该与世隔绝,而农村的老人也只能用老式的有天线的拨号电话,并且还因为信号不好挂断了从而导致了一场寻找佩奇之旅。导演将城乡之间的对立推到极致,让一位“无知的老农民”去寻找英国动画片中的佩奇,这在张丰看来,本身就是一种对乡村的“暴力凝视”。而这种寻找的背后,实则是城市中产价值观在对乡村田野宣示某种“主权”。“田野里散养着现实世界的猪,但是这些猪却比不上那头中产阶级喜欢的‘小猪’。”

\

短片中爷爷制作的蒸汽朋克小猪佩奇

  除了城市中产对于农村的想象与凝视,短片涉及的另一个问题是“在哪过年”。张丰认为,从城市返乡,然后接老人到城里过年这个设定,意味着“在哪过年”的争执告一段落,如今更加完美的解决方案是接老人到城市过年。这也意味着,农村经验如今已经彻底失效。总结起来,这部短片传达的观念就是:以城市人的眼光对农村进行巡视,最后把老人也“挟持”走了。短片最后那个蒸汽朋克风格的玩具、狂欢的音乐全都是大城市的体验,与乡村无关。因此,不管是猪还是老农,都成了演绎“城市故事”的道具——这是最为彻底的“城市化”,即让乡村消失。

  而在阿莫为“新京报书评周刊”撰写的评论《<啥是佩奇>一夜爆红:“徒手造佩奇”的爷爷令人感动,也令人难过》中,作者指出,这支短片营造了一位将个人幸福建立在对儿孙的奉献之上的老人形象。这位爷爷以儿孙的愿望为愿望,以儿孙的快乐为快乐,最大的心愿就是阖家团圆。这种叙事在广告片中并不陌生。2017年底刷屏的广告“世界再大,大不过一盘番茄炒蛋”也有着类似的内在逻辑:家长为了教会远在国外的儿子做番茄炒蛋,凌晨四点起床为儿子录制视频教程。此外,每当临近过年时,公益广告或者综艺节目中总是出现等待回家的老人形象。似乎在家盼望的老人已经成为广告话语中的固定叙事,这一套路屡试不爽,刺激着人们的泪点。在这些层出不穷的老年人叙事中,老人的生活都以年轻人为中心,他们传统、落伍、孤独、没有自己的生活,只能将自己的幸福依托于儿孙一辈。

  阿莫指出,以《啥是佩奇》为代表的种种老年人叙事,归根结底并非为老年人发声,而是为年轻人和中年人服务。毕竟,资本想要讨好的还是庞大的年轻受众。而这样的作品恰恰反映出年轻人对于老年人的平面化的想象。这些作品只展现出老年人的部分困境,比如孤独寂寞、不懂高新科技等,而这些问题,都是可以通过子女来解决的。它们回避的恰恰是更加深重的、无法解决的苦难,比如身体衰弱造成的诸多不便和痛苦、在社会中的失语以及养老系统不完善等诸多问题。

\

《啥是佩奇》短片截图

  除此之外,媒体也经常在复制大众对于老年人的刻板印象。大众媒体上呈现的老年人往往是负面的、保守的,与激情的、有活力的年轻人形成鲜明对比。这种对于老人的刻板印象进一步让老年群体成为边缘性群体,对于老年群体的自尊、重要感的形成起到了抑制作用。吊诡的是,一方面大众加剧了对于老年人的刻板印象,另一方面又希望老人通过努力展现出“年轻态”。

  老年人是否能够真的拥有适合自身的、不依附于子女的生活方式呢?目前,一些地区和领域已经开始正视老年群体,解构对于该群体的刻板印象。而在一些老龄化较为严重的国家,例如日本,部分地区已经逐渐建立起完善的集体养老体系,让老年人拥有家庭养老之外的更多选择。

 

  延伸阅读:

  “小猪佩奇”成热门IP?莫让“爆款”被侵权、恶搞

  《老爸当家》:呼唤亲情回归

  《旋风孝子》:重视亲情,回归孝道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