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首页>艺评现场>重磅要闻

庞井君:黑夜之美中国文艺评论网实名认证

发布时间:2017-09-01来源:文艺报作者:庞井君 收藏

  \

庞井君

  黑夜是生命之美的另一面,简单,神秘,深邃,空灵。细细品味起来,叫人有点敬畏,有点迷惘,有点寂寥,有点凄婉,但总也少不了一些绵绵不绝的向往和遐想。

  白灿灿的太阳无可奈何地沉没于远山背后,远山渐渐地变成了黑黝黝的一团,明亮的天空把远山的轮廓勾勒得异常清晰,像一幅幅巨大的版画拼接在一起,挂在天边。有的像佛陀仰面躺在巍巍的山脊上,静静地凝望着深远的天空;有的像狗,像狼,又像虎,张着大嘴奋力地向渐渐淡去的光亮奔跑着,追逐着;有的如一艘大船行驶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那舵手和桅杆都清晰可见。这些图画持续的时间并不长,渐渐地,渐渐地,那原先黑白分明的轮廓变得越来越模糊了,一切的一切都融于黑暗之中了。于是,五光十色的世界褪去了,喧嚣繁闹的世界褪去了,熙熙攘攘的众人褪去了,无休无止的浸染和烦扰褪去了,心灵迎来了宁静和遐想,黑夜之美展现在你的面前。

\

摄影   庞井君

  黑夜是自然的精灵,只要你静静地思,细细地想,你就会真切地感受到这个精灵的存在。在没有星光,没有月亮,没有灯火,没有他人,甚至没有声音的夜晚,这个精灵悄无声息地来到你的跟前,你辨不出她的形,辨不出她的声,只是感觉到一双黑色的眸子或远或近,或隐或现地注视你。这双漆黑明亮的眼睛仿佛就在跟前,又仿佛在宇宙的最深处,不管你走到哪里,她都在一刻不离地注视着你。你自由而孤独地处在她的包围之中,肉体的感官因失去了对象而失去了意义。只因你的心灵,你的思想还活跃着,黑夜才把整个世界凝聚成一个精灵走进你,一直走到你的内心深处,而你也只有用心灵的眼睛才能看见她,才能与她融合在一起。你的心灵的眼睛是夜之精灵自由进出的唯一窗口。

  黑夜的眼睛有时也是看得见的。城市里的灯光是人的欲望的眼睛,江边点点的篝火是渔人困倦的眼睛。黑夜的眼睛是天上的星星,明亮而深邃,神秘而和善,一眨一眨的,永不困倦。去年五月,我在南方的一座大山里看到了世界上最美的黑夜的眼睛。雨过天晴,繁星满天,我静静地站在幽幽的山谷中,仰望星空,一直呆到深夜。那里的星星被山里细细的风一遍一遍地磨得越来越明亮,被林中湿湿的雾浸润得越来越水灵。每一颗都是那么空灵可爱。我一颗一颗地凝视,一直凝视到快要落到山尖的那一颗,想从每一颗星星的目光中凝视出不同的寓意。我凝视着她们,她们也深情地注视着我。直到进了小木屋,我仍感觉到那满天的星星还透过屋前的竹子和木格窗子一如既往地注视着我。那一夜,我发现大山里的星星是黑夜会说话的眼睛,她们用星光秘语轻轻呢喃着人间的故事和宇宙的奥秘。透过这星光,我的思绪飞到了宇宙的最深处;透过这星光,宇宙的精神也射入了我的心田。只可惜我生性愚鲁,不能悟其全部。

  月亮呢,月亮是黑夜的笑脸。弯弯的新月像是黑夜少女般多情含羞的脸,总是用一方黑色的纱巾遮住了美丽的面庞,即使这样也不敢大大方方地出来见人,总是测度好了安全的距离,远远地挂在天边,像是随时准备逃避消逝在天幕中一般。圆月呢,圆月倒像是成熟的女人的脸,明亮,圆润,大方,可以离你很近,也不会避开你凝视的目光。但黑夜的笑脸总是含蓄朦胧的,从来也不会像白天的太阳一样火辣辣地看着你。当夜幕来临时,圆润的月亮要么躲在树的后面,要么趴在屋檐上,要么藏在山谷里,偷偷地看着你和你周围的一切,直到她发现只有你一个人的时候,才大胆地走出来,叫你自由地欣赏。我总有一种感觉,人多的地方,繁乱的地方,明亮的地方,圆月是很少来的,偶尔遇上了,也如一个受伤害的女人,目光里充满了忧怨和冷峻。能真真切切地看到硕大皎洁的圆月一定是因缘巧合。记得研究生暑假的一天,我和哥哥到外地进货,回来的路上正值深夜,大卡车坏在了僻静的乡村公路上,好久也修不好。我一个人沿着小路向山上走去,登高远望,偶然看到了黑夜那纯真甜美的笑脸。月亮大大地挂在两山之间,像从唐诗宋词中走出来一般。夜空清澈澄明,星星很少,黑黝黝的山峦在月色下形成了一个美丽的剪影,高过头顶的玉米地一眼看不到边,清幽幽的月光柔和均匀地洒在青黑色的玉米叶子上,似乎还发出细微的沙沙声。我感觉,月亮离我很近,像儿时亲切熟识的朋友在这空旷的山谷中偶然相遇了,她用那月光般的话语悠悠绵长地述说着别离的故事。顿时,生命中那些久已消逝的美丽的东西一下子浮现出来,生活中那些本属缥缈空灵的愿望和梦想一下子来到近前。一种感悟到宇宙久远、生命美好和人生苍凉的悲欣情感涌上心头,至今难以忘怀。还有一次,白天诸事繁乱,抑郁彷徨,晚上早早地睡下了。深夜突然醒来,看不见月亮,却看见了如银的月光透过窗棂照在床上,我和我周围的一切全都沐浴在月光之中,四周没有一点别的声音,日里那些烦心的琐事全都消逝了。忽然,窗前一只蛐蛐铮铮铮铮地叫了起来,声声入耳,扣人心扉。我怀疑这清脆的声音是天上高妙的乐手于太虚之中弹着月光发出的;我又疑这只蛐蛐像我一样于熟睡之中突然醒来,发现了这绝妙的月光,从心底唱出了欢快的歌儿。我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唯恐一不小心惊扰了这美妙的月光和虫鸣,静静地享受着这夜色之美,似乎进入一个物我两忘的境界。随即心底涌出了一首小诗:月光澄澄,夜色融融。秋虫唧唧,心境空空。

  其实,黑夜的声音之美远不只是蛐蛐的叫声,还有很多。要欣赏这种美,城里是不行的,也要到林深源流的大山里去。那里的夏夜,夜幕刚一降临,溪流里的石蛙、雨蛙等各种蛙儿就此起彼伏地叫了起来。这些蛙儿绝不是杂乱呼喊,而是有指挥、有分工、有节奏的大合唱。一开始是一个高音的领唱,高亢嘹亮,响彻山谷,接着是众多蛙声的加入,但也不是一哄而起,而是分批开始,由远及近,由低到高,一浪高过一浪,一直推向高潮,在高潮中持续徘徊一段时间后,戛然而止,阒无声迹,只剩下了哗哗哗哗的溪流声,那是夜幕下永不间断的背景音乐。过了一会儿,又星星点点响起了几声清脆明快的蛙声,像是木棒敲击石板发出的声音,回响在山谷林间,算是下一轮合唱的前奏。不一会儿,新的一轮就真的开始了,气势比前面的更加汹涌澎湃。到了深夜,蛙儿叫得累了,它们举办的音乐会也就自然散场了。那些不知名的虫儿演奏的轻音乐就登上了黑夜的舞台,婉转悠扬,绵绵不绝,每一声鸣叫都轻轻地拨动了人的心弦。这时,人睡了,森林睡了,大山睡了,就连那爱热闹的蛙儿也睡了,没人听虫儿歌唱,虫儿也不会用自己的歌把大家吵醒。它们只好把这美妙的声音献给孤寂的深夜了。我猜想可能世界上有太多的喧嚣和鼓噪,虫儿是这个世界的弱者,在强势声音面前它们只有保持沉默,也许把这微弱但美妙的声音唱到深山里、唱到深夜里是唯一的选择了。它们不是那些走红歌星,只是一些民间歌手呀,它们的歌儿是自己唱给自己听的。下半夜的时候,蛙声和虫鸣都少了,大山进入了熟睡之中,只有杜鹃、阳雀等鸟的啼鸣还在山谷中飘来荡去,那声音仿佛在山里,也仿佛在山外,又仿佛是从远古传来,追逐着时空变换,激荡着宇宙的空旷和苍凉。

  漆黑的夜是独立思想播种的田园,是自由精神飞翔的天空。漆黑的夜,没有一丝光亮,没有一点声音,星星不知哪儿去了,月亮也不知哪儿去了,就连那平时叫个不停的蛐蛐怎么也无声了呢?一切外在的东西都消失了,只有心灵和这黑夜同在。你会感觉到世界就是你周围那么大,你可以自由无碍地与世界进行直接的对话与交流。你融在黑夜之中,黑夜融在你的感觉之中。这无边无际的黑,遮蔽了万物之形体,遮蔽了时光之流逝,遮蔽了世俗之烦扰;这绵绵不绝的夜,让你淡忘了个体之渺小,淡忘了人生之孤寂,淡忘了生命之短暂。这世界只剩下漆黑的夜和自由的精神,自由的精神自由地飞翔于黑夜之中!但是,时空不会在黑夜中静止,种子在生长,天体在运转,历史在演变,太阳正从某个地方一刻不停地向你周围的黑夜袭来。不久繁华来了,喧嚣来了,异彩纷呈的世界来了,那些遮蔽于夜幕之下的东西显露于光明之中了,那些蜇伏于黑夜之中的东西又骚动起来了。白天来了!

  白天总要来的。但是,别急,白天之后的黑夜还多着呢!如果你真心喜欢这黑夜之美,只要展开想象的翅膀,唤醒生命的记忆,睁大心灵的眼睛,更多的、意味无穷的黑夜之美就会次第展现在你的生命时空之中……海夜,雪夜,雨夜,秋夜,冬夜……无尽的自然之夜……无尽的生命之夜……

  (作者:庞井君,中国文联理论研究室主任、文艺评论中心主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

 

  延伸阅读(点击可看):

      庞井君:燃起照亮国民精神前途的灯火

      庞井君:艺术价值漫议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