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首页>艺评现场>重磅要闻

专访|《战狼2》两天破3亿,吴京:欢迎观众来怼

发布时间:2017-07-31来源:澎湃新闻作者:陈晨、金玥 收藏

  首日4小时9890万,正式上映当天又收2.06亿,《战狼2》的总票房已在两天内累计破3亿,吴京又一次“站着把钱赚了”。

  上一部《战狼》,吴京抵押了房子破釜沉舟,初衷不过是想给从小习武的自己争一口气。出道多年沉浮,娱乐圈和全民审美转向脂粉气十足的“小鲜肉”,吴京这个被市场怠慢多年的“糙老爷们儿”决定“自己捧自己”,于是在6年的准备和18个月的特种兵营特训后,2015年《战狼》应运而生。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成为当年的票房黑马,片中的一句对白“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燃起了观众心中的爱国热忱。

  时隔两年,吴京携续作《战狼2》再度归来,此次将故事背景从中国边境转战到了遥远的非洲大陆,更具国际化视野,中美团队的合作使得影片在流畅性与观赏度上较前作更佳,不变的是那份“宇宙直男”的霸道和超燃的爱国情怀。

\

  《战狼2》中的冷锋,脱下军装远走他乡,却卷入了一场非洲国家的叛乱,原本能够安全撤离的他忘不了“一朝为战狼,终身是战狼”的军人职责,只身返回战乱地区展开救援。一个孤胆英雄般的“中国队长”除了展现男性荷尔蒙爆棚的大场面,片中冷锋对龙小云的思念成为一条情感主线贯穿始终。

  《战狼》赚的钱,吴京转手又都投入到了下一部的制作里。《战狼2》的预算不断超支,即便获得了8亿的保底投资,他依然说自己“不赚钱”。预算从最初的8000万最后飙到2亿,上千人的剧组在非洲耗了10个月。这样的电影拍摄时间在今天的电影生产节奏中简直算得上“难产”。而非洲实地的拍摄,艰险重重。“刚到那儿,司机就被抢了。和当地华人吃饭的时候,那里的女孩子跟我说每个人都被AK指过头。”不过这些吴京说到后来都习惯了。

\

  在吴京剧组拍戏苦是出了名的。真正的士兵演员在剧组里每天都能晕倒好几个,夸张的时候演员副导演按照最高价邀请群演,计划中150个只有3个人愿意来。

  当然最被吴京苛刻对待的人是他自己。亲身上阵硬碰硬到自己伤痕累累的动作戏码不必说,作为导演的追求也是“拼命三郎”级别的。《战狼2》开篇开创性的来了个水下一镜到底的长镜头。这段水下戏份共有六分多钟,吴京需要闭气潜水,并在水中完成激烈的打斗。他在彩排的时候曾经连续跳水26次,因为体力透支被救生员抢救回来。而且,在水下打斗比在陆地上难度高很多。吴京说:“在水里什么都看不清,只能凭感觉。”为了这6分钟的戏,演员和摄影师每天在水中泡着超过10个小时,连吃东西也在水里。

\

  吴京(白色上衣)拍摄水下一镜到底的长镜头

  论起来,吴京算是正白旗出身,祖上世代习武,家里还出过几位武状元。他从小就是全国武术冠军,在大陆的动作演员里早早就扬名立万。80后的童年记忆里,这个“功夫小子”甚至可以算“霸屏”过的存在。《太极宗师》《小李飞刀》《策马啸西风》……记忆中经典的武打片没少见他的身影。用他自己的话说,自己也有过“小鲜肉”时代,而他从还是“小鲜肉”那会儿起,就是条“硬汉”。

  “骨子里就有股劲儿,觉得应该这么做,这是我的理想。”谈起拍摄《战狼》系列的初衷,吴京坦言就是想展现“中国有爷们儿”。

  【对话】

  观众是骗不过的,多说苦难就矫情了

  澎湃新闻:拍摄第一部《战狼》的时候,有很多辛酸拼搏史,比如说筹备了七年,搭上了全部身家,在特种部队体验军营长达18个月,拍的过程也很崩溃。到第二部应该没有这么苦了吧,两段经历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吗?心态上有什么变化吗?

  吴京:没有什么不同。拍摄的时候那些困难,说起来哪有那么多困难呢?这就跟问黄继光为什么要炸碉堡是一样的,这也不是英雄事迹报告,我只能说作为一个演员,作为一个导演,这是一种基本的本能反应。就是第一部的时候你已经有东西了,那么到了第二部的时候,你拿什么给观众看是很重要的。

  现在的观众口味都是被好莱坞大片养刁了,你去骗他们是骗不过的,现在的观众水准都很高,那怎么办呢?你只能拿你的诚意,拿你的热情,拿你的生命,拿你的智慧去跟观众下一盘棋。如果要问我,你拍摄的时候是怎么想的,我只能说我没怎么想,我就是这么想的,我觉得多说苦难就有点矫情了。

\

  澎湃新闻:非洲的拍摄有很多天然的困难,实际感受怎么样?

  吴京:最大的收获就是还是在中国拍摄好,别去了,太一言难尽了。虽然风光好,空气好,但那边实在是太乱了。我不是要吹捧什么,如果我们国家有那样的景,那样的自然环境,我是真不想去。在非洲,有生命危险,遍地毒物,我们剧组有22个人被蜘蛛咬了。我们没有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但我们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家,多好啊。这次在非洲拍摄也是希望让我们的中国力量走出国门。

  澎湃新闻:这部电影里应该也受了很多伤吧?

  吴京:作为一个动作演员,受伤是家常便饭,没什么好拿出来说的。总是在夸耀自己的坚持和忍耐苦难是很矫情的事情,好像很敬业的样子。有些演员受了伤会分享出来证明自己没有用替身,但我觉得这种形象是不是一种退步呢?本来就应该如此,这是演员基本的素养,根本不值一提,如果一定要拿出来说的话,我只能说一句话:我的底线高于你们这帮人的理想。

  澎湃新闻:你拍过的电影里,《狼牙》《战狼》《杀破狼》,都带有“狼”,可以形容一下自己性格里的狼性吗?

  吴京:这我不好描述,说了就成了自卖自夸。我个人觉得每个中国人骨子里都有一股狼性,只不过我们和平得太久了。这股狼性有人用在了商业上,色狼用在了色上,而我用在了电影上。每一个中国人都希望自己的国家强大,每个人都希望中国的军人有一股狼性,狼性出击才能战无不胜,所以我只不过是恰逢其会罢了,只是希望通过我我这个小火种可以把已经烧得干干的烈火燃起来,把这种爱国的情绪燃起来,而这些东西都是每个观众自己本来就具备的。

\

  弗兰克·格里罗

  美国漫威超级反派与“中国队长”大对决

  澎湃新闻:这次选了张翰这个有点“霸道总裁”标签的青年演员来搭档,是怎么考虑的?

  吴京:我想要表现一种青年人的转变。因为我看到很多军迷,动不动就一身美式装扮,觉得这样好看,从网上买的一些东西来觉得自己很男人,很热血,但当我带他们去到军营里看到真正的子弹什么味道的时候,全都瞎了。

  这个人是有真实原型的,我真的碰到过。我让张翰演,因为在生活中总有人说他是霸道总裁、塘主,我觉得每个男孩都想成为男人,他既然算是现代年轻人的一个代表,那就给他更大的成为一个男人的成长空间。我觉得我选演员还是挺对的,你们觉得他血性不够,但当他扛着枪跟强敌死拼的时候,观众可以感受到这种转变。

\

  张翰、吴京

  澎湃新闻:预告片里有一句台词让人印象深刻:“她这样的女人,只有我这样的男人才能征服。”这句话非常“直男”,你是如何看待动作片中的爱情元素的?

  吴京:其实一切的电影,任何题材,都是在为一份情服务,无论是青春片、悬疑片、恐怖片、动作片、爱情片都在为一份情服务,可能是亲情、友情、爱情,都需要一份情,如果动作片没有这份情的话,那这样打来打去就叫武术比赛,那叫擂台。所以我无非是想在战火纷飞的大背景里能有一份温馨,有一份寄托。

  其实《战狼2》是写给女性观众的一封情书,尤其是唱歌的那段,我本来想在画面上书钢笔字,但又觉得太影响画面了,有点违和感。其实如果一边出字,一边配上歌曲“流浪一年……”,效果会很好的,因为他是在用一种写情书的方式来唱的,基本不是在唱,而是在低诉着一份思念,是很能打动人的。

  澎湃新闻:弗兰克·格里罗在《美国队长》中饰演反派交叉骨,有评论表示,美国漫威超级反派遇上中国军人有种次元壁破裂的微妙感觉,与他合作有怎样的火花?

  吴京:怎么不说是美国漫威超级反派与中国队长的大对决呢?美国队长能干的,咱中国队长干不过他吗?弗兰克·格里罗为了这个电影专门去泰国进行了一个月泰拳的训练,他本身也很能打。

  不过他们有一个习惯,一是所有东西必须是预设好的,要练几天,现场如果有变动的话就不行,如果有变动的话就必须要给他时间练习。就不像咱们,毕竟中国功夫嘛,我这边掌握得比较好,随时都可以应对,环境变了,对白变了,气氛变了,我的招就变了,但他必须要有规定动作才可以。

  二就是我让他打我脸他不打,我跟他说过来打我脸一拳,他就说“Why?”我就回他“Why not?”他说在好莱坞是不允许这样的,为什么要打你的脸,我就告诉他,“This is 吴京style”。

\

  澎湃新闻:也有对于冷锋开挂做孤胆英雄,深陷险境怎么也打不死的“主角光环”吐槽,你是怎么考虑的?

  吴京:我觉得觉得人家外国人一个人打倒一个师,身上没一个弹孔就很正常,到我吴京,在特种部队训练了18个月,全国武术冠军,怎么就不行了?作为一个爷们儿,如果不能对自己狠一点的话,你能配得起老爷们儿这个称呼吗?

  小鲜肉为什么不能是硬汉?

  澎湃新闻:作为一个从小看你电视剧长大的观众,小时候觉得其实你虽然很能打,但是还挺清秀活泼的,现在无论作为导演自己拍还是接演的电影都特别“硬汉”,现在这个样子是你年轻的时候就一直希望成为的样子吗?

  吴京:我以前是小鲜肉的时候也可以是硬汉呀,小鲜肉为什么就不能是硬汉呢?只不过我们现在的市场,总是把小鲜肉弄得特别委婉,我觉得这就不太好了。所以我就拍了《战狼1》,就是要在这种委婉的大气氛之下,撕它一条口子。既然你们容许这种委婉的存在,为什么不能容许我这种糙老爷们儿的存在呢?存在即合理,不能说有你们这些委婉的存在,我这种糙老爷们儿就不行。那我说现在是硬汉时代,你们委婉的就不能存在,这也不对嘛。

  荧幕上总需要各种形象、气质的存在,百花齐放才是好的。不能因为你们委婉受人欢迎,就把我们这种糙老爷们儿排挤出去,没事儿就爆我的吧去,这就不行。

\

  澎湃新闻:你已经从“功夫小子”变成“功夫大叔”了,中间去香港发展几年也是完全在拍动作戏,现在“跨国大型动作片”导演,是打算一辈子死磕动作片了吗?

  吴京:我不跟动作片死磕我干嘛去呀,别的我不会呀。我拍爱情片你看吗?你肯定不会看,也不会去买票,而且动作片那么大的市场,我都还没有占领呢,只是刚刚开始,还早着呢,我就觉得我自己已经是高高在上了吗?没有,我还要继续努力,还要继续死磕下去,还有那么多的动作电影的题材等着我们去挖掘。

  (拍戏的)心得,无非就是漫漫长路,虽然一个人走下去有点孤单,但是对我来说,这一路的风景确实很好,很有滋味儿,至于哪里是终点,我也不知道,但是你不觉得这就和旅游的时候一样,往往路程才是最美丽的吗?

  澎湃新闻:看彩蛋《战狼》还有下一部的故事,是想做成中国版的007那样的系列片吗?

  吴京:干嘛一定要像007那样呢?《战狼》这个系列只要观众喜欢我就会一直拍下去,如果哪天观众厌烦了,我就不拍了,一切是为观众服务的。

  澎湃新闻:这次《战狼2》和献礼片《建军大业》同期上映,都是爱国戏,会有压力吗?对票房及口碑有怎样的期待?

  吴京:我为什么要有压力呢?一个是向老一辈的军人、革命家致敬,一个是现代军人向人们展示,靠我们现在的年轻力量是可以守护这片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的。一个向过去致敬,一个是现代军人风采的展示。

  中国市场够大,而爱国是每个人心中的根本,所以我没有压力。对于这部电影,我希望有争论,有吐槽,可以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一个电影不可能满足所有人的愿望,一千个观众心目中有一千个冷锋,一万个观众心中有一万个对《战狼》的解读,欢迎来怼!

(文/陈晨、金玥

 

      延伸阅读:

      这部电影让世界看懂中国军人

      读《以笔为旗:与军旅作家对话》:盘点军旅文学的“火力”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