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首页>艺评天地>互动问答点击提问弹窗PC移动点击提问

国家的支持如何改变欧洲动画产业?

发布时间:2019-07-08来源:中国电影报作者:杨丽娜(编译) 收藏

  英国最著名的动画品牌Aardman动画公司威胁要退出英国,因为政府对动画行业的支持已缺席八年了。

  在2011年,动画制作公司可以利用的是英国对故事片的税收减免政策,但是对于电影动画短片的制作形式没有财政支持——而且这个国家顶级动画人才的大规模外流似乎开始成为现实。Aardman公司的短片和长片总是齐头并进式的制作。这家公司创造了不少深受观众喜爱的动画角色,比如《超级无敌掌门狗》中的华莱士和格罗米特以及小羊肖恩,最初都是短片。制作动画影片是耗时且劳动密集的工作,英国的动画公司通常会制作与长片一样多的短片。

\

《超级无敌掌门狗》

  这就是在动画行业提出建议之后,英国将税收减免扩展到动画影片制作(以及高端电视剧和儿童电视)的原因。在动画电影长片方面,英国制作的税收减免现在可用于核心制片总支出的80%或在英国花费的制片支出的100%——以较低者为准。

 

  动画行业寻找其立足点

  自2011年以来,英国动画产业稳步增长,就算业内担心英国退欧后可能失去有价值的创意欧洲媒体基金(Creative Europe MEDIA funding)。

  整个欧洲的动画行业也在增长。根据美国的《2019年研究与市场报告》(Research and Markets in 2019)中的《欧洲动画、VFX和游戏行业:战略,趋势与机遇》(European Animation, VFX & Games Industry: Strategies, Trends & Opportunities),到2018年,欧洲动画产业的总价值为456亿美元,预计到2020年将达到462亿美元。

  这种增长源于公众支持和税收减免。从英国到比荷卢经济联盟,西班牙到荷兰,法国到波兰、爱尔兰、东欧甚至特内里费,直接的国家基金和税收激励措施都正在刺激动画行业。

  从经济上论证是非常简单的:动画影片和动画剧集的预算往往比真人同等内容产品的预算更大,因为它们摄制时间更长,需要提供更长期的合同以及更好的人员培训。动画电影提供了国际合拍制作的机会,而且比跨越国界的真人同等内容产品更容易合作。同时,动画作品与游戏和视觉特效行业的合作伙伴的联系也更为紧密。

  “英国税收抵免绝对是原来商业计划的关键部分,也是我们向美国发行合作伙伴提出的‘筹码’。”总部位于伦敦的Locksmith 动画公司的联合首席执行官莎拉·史密斯(Sarah Smith)说。Locksmith动画公司的第一部作品《罗恩失灵了》(Ron's Gone Wrong)将于明年由迪士尼影业公司旗下的福克斯子公司发行。

  “将税收抵免政策扩展到动画行业是非常有价值的,” 迈克尔·罗斯(Michael Rose)说,他和马丁·波普(Martin Pope)是总部位于伦敦的Magic Light影业的联合创始人,该公司制作的动画项目有短片《咕噜牛》(The Gruffalo)、《佐格》(Zog)和《反叛的童谣》(Revolting Rhymes),以及动画长片《奇可和丽塔》(Chico And Rita)。“税收抵免意味着关键的创造性工作可以在英国完成,而不是试图寻找成本更低的地方。”

\

《奇可和丽塔》

  通过新的动画现金返还计划,波兰电影学会(Polish Film Institute)至少将其5300万美元年度预算的10%用于动画影片。“我们动画产业中最好的作品都是国际合拍制作的,我们无疑希望继续与海外合作,”波兰电影学会国际项目和节日经理玛利亚·格瑞德思卡·图穆(Maria Gradowska-Tomow)说,“现金返还旨在涵盖摄制期的基础服务和国际联合制作,这应该有助于(波兰动画师)不仅能够更有效地寻找合作伙伴,而且还能够与预算较高的国家开展合拍共同制作的项目,这在以前是很复杂的工作。”

  “现在,每个波兰电影公司都在制作他们的第一部(动画)长片。波兰动画界正在蓬勃发展,因为动画作品已经不再被认为只是儿童电影。”

  波兰动画公司BreakThru制片公司和Platige影业分别致力于《至爱梵高·星空之谜》(Loving Vincent)和劳尔·德拉·富恩特(Raul de la Fuente)和达米安·纽诺(Damian Nenow)获得欧洲电影奖的《人生的另一天》(Another Day Of Life)。

  近年来,荷兰的电影业也在齐心协力启动该国的动画长片项目。“我们没有制作(动画长片),”荷兰电影基金会(Netherlands Film Fund)的CEO多琳·布恩坎普(Doreen Boonekamp)回忆起最近的事情,“我们制作了精彩的(动画)电影,但这些都是短片。”

  2014年荷兰引入了电影制作奖励计划,在该国的制片成本上提供高达35%的现金返还,这是第一步。3月份的动画电影活动强调了该行业不断增长的实力,其中荷兰制作的几部本土动画片亮相,包括《莫西小姐》(Miss Moxy,BosBros公司)、《派特和麦特大电影》(Pat & Mat: The Film,Lemming影业)、《本杰明·巴特》(Benjamin Bat,Il Luster影业)、《国王和小偷》(The King And The Thief,Il Luster影业)、《草甸上的姐妹情谊》(Sisterhood Of The Meadow,Studio Pupil公司)和《在林中》(In The Forest,Submarine公司)。

\

《派特和麦特大电影》

 

  国际合拍

  随着西班牙动画行业的扩张,动画公司纷纷涌向加那利群岛,以利用国际合拍制作的40%退税优惠。最近在岛上制作的电影包括加拿大Arcana电影公司的幻想冒险影片《奥兹的蒸汽机》(The Steam Engines Of Oz),该片的合作伙伴还有特内里费岛的3D动画公司和VFX studio 3 Doubles 公司。

  比利时是另一个支持动画产业的国家。该国的避税系统为包括动画在内的电影制作提供15年的融资,而且现在还有来自该国三大区域投资公司的额外动画基金。

  “我们想要新公司,更好的公司,”弗兰德斯银幕基金会(Screen Flanders)的制片负责人简·罗肯斯(Jan Roekens)说。

  “动画为很多人带来了很多工作,”布鲁塞尔银幕基金会(Screen Brussels)的董事诺埃尔·马吉斯(Noël Magis)表示赞同。马吉斯指的是在布鲁塞尔由一系列动画工作室组成的新“动画山谷”,这些工作室在相距城市核心几英里的地方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它们包括Beluga Jungle公司、Red Frog影业、Studio Souza公司、MacGuff Belgium公司和Studio Tabass公司。

  与此同时,Wallimages 集团已经收购了本·斯塔森(Ben Stassen)的Next Wave公司(前身为nWave)的股权,后者曾制作了《萨米大冒险》(Sammy's Adventure)和《月球大冒险》(Fly Me To The Moon)。

\

《萨米大冒险》

  受到这种支持的鼓舞,比利时的制片人越来越多地参与更大的动画项目,例如由Walking The Dog公司联合制作的《人生的另一天》。该公司也是Bergeron《夏洛特》(Charlotte)的比利时合作伙伴,这是一部夏洛特·萨洛蒙(Charlotte Salomon)的传记片,主人公是一位在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年轻德国犹太画家;以及阿里·福尔曼(Ari Folman)导演的《安妮日记》(Where Is Anne Frank?)也由该公司参与制作。Panache制片公司还参与了乔安·斯法(Joann Sfar)的法国特色动画片《卡里,小吸血鬼》(Petit Vampire)的联合制作。

\

《安妮日记》

  各国的动画公司都强调开发自己的项目,保留知识产权,从而保留商品销售权。例如,Grid公司已经制作了学前科学动画系列《星际埃拉》(Interstellar Ella,Grid公司是其主要制片方,但该项目也有BBC的支持);而Creative Conspiracy公司则有动画剧集《三个小忍者》(Three Little Ninjas),这个项目得到了法国和英国的融资。

  法国的动画制片人已经从各种津贴中获益数十年,这得益于该国对动画产业的支持。在电视领域,动画节目占2017年法国出口总额的37%。在动画片方面,法国是欧洲最大的动画制片地。资金来自CNC和公共广播公司等。

  “这些津贴很重要,因为在我们的国家——法国,在动画项目预算的规模上,仍然是一个预算不高的地区,” Xilam动画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马克·杜·蓬塔维斯(Marc du Pontavice)指出,该公司是杰赫米·克拉潘(Jérémy Clapin)在戛纳电影节上获得影评人周单元大奖的《我失去了身体》(I Lost My Body)的制作公司,该片最近出售给了Netflix。大预算幼儿动画剧集《奥奇奥奇》(Oggy Oggy)也是他们制作的,这个系列产品每一季的成本为1110万美元(合1000万英镑)。“法国市场可能最多占总预算的20%-25%。有了当地的津贴将会增加一倍,因此我们的投资份额将超过法国市场预算的50%。”

\

《我失去了身体》

  但杜·蓬塔维斯是为数不多的对国际合拍制作持谨慎态度的制片人之一。他表示,“大量开放市场资金,并不一定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他谈到了当合拍作品在不同国家之间制作时,基金发放机构可能会对在其领土上的工作提出繁琐的要求,动画作品制作的复杂性更高(“并不总是有利于创造方面的一致性”)。知识产权也可能存在分歧。

  法国有一个慷慨的国际制作退税计划(TRIP),该计划为动画项目制定了特殊规定。有严格的文化测试要通过,但激励金额高达在法国合格支出的30%,每个项目最高可获得3330万美元(合3000万英镑)的资助。来自当地制片公司的剧情动画故事片有资格获得国家税收抵免。CNC为动画长片提供自动财务辅助以及选择性支持。

  很少有业内人士质疑扩大动画税收激励措施在欧洲动画产业方面起到的推动作用。看看任何一个雄心勃勃的欧洲动画项目,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背后都有一个税收优惠计划在支撑它。

 

  延伸阅读:

  《玩具总动员4》:一再被“动员”的成人世界

  《包宝宝》:这个“包子”还不够解馋(宋磊)

  《农圣贾思勰》创作分析:动画艺术如何展现优秀传统文化

  《白蛇:缘起》:唯美与文化底蕴的互生与壮阔

  动画电影不仅仅是孩子的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

问题标题

问题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