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首页>艺评天地>互动问答点击提问弹窗PC移动点击提问

京剧文强武弱,为啥?咋办?

发布时间:2018-06-08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怡梦 收藏

  第一届优秀武戏展演大受欢迎,剧目和演员近况却不容乐观,观众对武戏的了解也比较浅表,业界人士探讨——

京剧文强武弱,为啥?咋办?

\

魏学磊《长坂坡·汉津口》

  《长坂坡·汉津口》 《三打祝家庄》 《大闹天宫》 3台大戏, 《时迁探路》 《红桃山》 《金钱豹》《挑滑车》 《盗王坟》 《草庐记·花荡》 《虹桥赠珠》 《三江越虎城》 《战马超》 《九龙杯》 《八仙过海》 《打焦赞》 《洗浮山》 《八大锤》 《刺巴杰》 15个折子戏,这么多京剧武戏优秀剧目连演7天。国家京剧院日前举办的第一届优秀武戏展演让观众过了把瘾,展演期间,每晚一到7点,聚集在梅兰芳大剧院前厅等候的人无不一脸兴奋期待,有老戏迷,也有年轻面孔,有家长领着孩子,还不时有外国朋友。7场演出,台下坐得满满当当,尤其是《大闹天宫》 ,戏票早就一抢而空。

  观众如此欢迎武戏,相关剧目和演员近年来的境况却不是很好,“文强武弱” ,优秀武戏作品少、人才青黄不接等现象比较严重。

\

潘月娇《虹桥赠珠》

受欢迎程度和演出场次不成正比

  “我挺心疼这些青年演员的,像潘月娇这出《虹桥赠珠》还是7年前演的,这次展演之后,又不知道还要过几年才能演。 ”京剧表演艺术家刘琪,这次担任《虹桥赠珠》 《打焦赞》的指导老师,她说,这两出戏武功繁杂,两个学生都跟她学了15年以上,她们每天练功繁重,可是缺乏实践机会,学来的不能在舞台上充分发挥、熟练、提高。“我年轻的时候在中国京剧院二团工作,演出机会太多了,到农村、工厂一演就是三个月,有时候‘一日三开箱’ ,上午、下午、晚上各演一场,锻炼武戏的机会太多了。 ”

  “很多武戏人才参加全国比赛,拿了奖回去就见不着了,空有一身好功夫,没有演出机会,艺术青春白白耽误了。 ”京剧表演艺术家、导演孙桂元,这次担任《三打祝家庄》 《八仙过海》的复排导演,令他感到忧虑的是,很多武戏人才练功十分刻苦,却没有机会展示,陷入纠结、彷徨、迷茫,会逐渐失去练功的积极性。

  “现在观众看得比较多的是文戏、大戏,京剧有许多经典折子戏,不演出、不继承,就造成了经典的流失和人才的浪费。我们需要大戏、完整的情节,也需要折子戏,片段式的、专门的呈现。 ”同时,孙桂元也承认,排武戏比排文戏麻烦,这是武戏演出机会少的原因之一,“武打不是一个人完成的,必须不断磨合、训练,才能呈现出精彩好看的一出戏,不下一番功夫就上台,呈现肯定是松散的。 ”

  但是,孙桂元认为,造成“文强武弱”这一局面更重要的原因是,有关部门和很多院团没有给予武戏足够的重视,观众缺乏有效的引导。孙桂元说:“武戏是京剧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所谓唱念做打,文戏演员都要会武,否则在台上就没有韵律,行话常说的‘奔于肋、行于肩、跟于背’‘未曾用左先动右’等等,都是武的素养,没有这些作为根基,演员的专业性就无法保证。 ”

\

传统京剧《三岔口》

武戏的学问绝不比文戏少

  “不同行当打法不一样,旦行是一个样,生行是一个样,比如武生是中速的打法,武丑的速度就比武生快;见什么人打什么靶子,见旦行是一种打法,见小花脸是一种打法;有表现夜间的打法,比如《三岔口》 ,和白天打不一样;有表现酒醉的打法,比如《醉打山门》 ,和没醉也不一样。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打法各不相同,从声音可以听出手里好不好……”京剧表演艺术家李光,这次担任《八仙过海》 《大闹天宫》的指导老师,他介绍说,唱念有唱念的表演方式,打有打的表演方式,也考验演员理解人物的能力,武戏表演的难度、复杂程度绝不亚于文戏。

  但是,由于看得少,不够了解,很多观众对武戏的欣赏停留在“看热闹”层面,存在着“打不是表演”“打比唱容易”“武打只要打得好看,无需塑造人物”等偏颇的印象。这次展演,老一辈艺术家的指导、复排,令武戏呈现出丰富和精深的样态。

\

《打焦赞》

  “ 《打焦赞》里的杨排风,不是娇俏可爱就可以的,得有武旦的功夫、花旦的表演、青衣的内涵。和锣鼓的配合,和对手的武打配合也是功夫,分寸不好掌握。她的武功、唱念都要化为角色的需要,如果做不到,就只能唱是唱、打是打。 ”刘琪说,这出《打焦赞》 ,自己当初学得规规矩矩,手眼身法步样样到位,在学校经常用这出戏招待外宾,自以为已经演得很好了,后来看了关肃霜先生的《打焦赞》 ,她觉得自己演得还不足。“关肃霜先生是从人物出发,更生动,眼神、一笑、一动都是杨排风,我受她的启发,一走进人物,水平就提高了一大块,因为跟观众的感情更近了。 ”

  《打焦赞》讲的是杨宗保为辽人所擒,杨延昭麾下将领孟良回天波府请救兵,搬来烧火丫头杨排风,将领焦赞轻视杨排风,在校场比试中败下阵来,心悦诚服。“首先要知道人物的每一句话是怎么来的,比如有一句‘高官得坐,骏马任骑’ ,这是孟良回天波府点将时说的,杨排风在杨延昭面前学孟良的话,不能只学花脸这个行当,要从杨排风的性格出发,我在‘骏马任骑’的‘骑’字上加了杨排风的嘻嘻笑声,小丫头的活泼劲儿就出来了。 ”刘琪介绍,杨排风的“打”也不是一般的打,“我从前不知道分寸,后来理解了,这种打是逗着打,不是真要把他当敌人,这个小丫头很调皮,又逞强,为的就是‘胜过你’ ,打的过程中两人也要有情感的交流,焦赞因为打不过,对小丫头越来越欣赏,两人的感情越打越近。 ”刘琪表示,好的武戏演员绝不是只知道“打” ,他们都是有思想的,各种技巧在演出中、从观众的共鸣中可以受到启发。

为让观众“看进去”武戏必须更好看

  “一个人不懂京剧,想了解京剧是怎么回事,从欣赏武戏入手,马上能感知这门艺术,有的人一看进去就拔不出来了。 ”李光说,许多老戏迷最初就是受武戏的感染踏进京剧之门的,如今,武戏也应该成为广大观众尤其是青少年和外国观众深入了解京剧的入口。

  怎么才叫“看进去”了?孙桂元说,像“大靠” ,演员身后插着旗子,脚上蹬着厚底靴,展现各种技巧,有的观众看了会热烈鼓掌,因为他们知道,做到那些动作是很难的,没“看进去”的观众可能就不明白为什么鼓掌,什么时候鼓掌。然而,孙桂元表示,想让观众“看进去”着实不易。

\

《三打祝家庄》

  “ 《三打祝家庄》是经典传承剧目,可以追溯到上世纪40年代,在继承的前提下,我们认真研究了剧本,以前演一出戏是三个小时或三个半小时,这么多年过去,观众的生活节奏、审美习惯变化了,我们必须跟上时代,从今天的角度去调整这出戏的结构,去理解、表现人物。 ”孙桂元的期待是演员要从角色出发,技巧要为情节服务,这样就会在舞台上呈现鲜活的人物、故事;整个舞台的节奏包括演唱节奏、行动节奏、武打节奏,要张弛有序,这次演出更注重磨合,除了主要角色,更发挥了武戏团队的作用,让武戏更好看了。

  “ 《八仙过海》是新编历史剧,我们重点表现情趣,不是真杀真打,而是在情趣中完成武打,它的节奏跟两军对战是不一样的,戏和戏不一样,武打也要不一样。 ”孙桂元认为,欣赏戏曲不完全是欣赏情节,更要欣赏如何用京剧的个性去讲述一个故事。戏曲是重复的艺术,观众如何欣赏重复的艺术,如何理解一出戏一唱几十年的魅力,需要为他们呈现更多好看的戏来培养、训练。欣赏戏曲和欣赏动作片也不同,表现打斗,动作片一般以镜头的切换实现,而戏曲表现还有真实性、舞蹈性、造型等要素,只有了解了这些,才能懂得如何欣赏武戏。“希望有一天观众能真正去欣赏武戏的艺术。 ”孙桂元说。

 

  延伸阅读:

  “千人同唱京剧”引关注:如何让孩子爱上戏曲?

  民间舞去哪儿了?

  网剧已经翻身了,网络大电影还会远吗?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

问题标题

问题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