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首页>艺评天地>互动问答点击提问弹窗PC移动点击提问

郦波:今天我们为何还要读诗词?

发布时间:2017-10-11来源:南方日报作者:郦波 收藏

  \

  编者按:被网友称为“诗词男神”的郦波头衔不少——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央视“百家讲坛”栏目主讲人、“中国诗词大会”点评嘉宾、全民阅读形象大使。最近,根据他在某电台演讲的音频整理而成的《郦波品诗词与人生》系列出版了第一本——《人生自有境界》。该书共分18篇,也即关于18首诗词的解释心得,其中有大家熟知的名篇,如《蒹葭》《出塞》《江雪》《独坐敬亭山》《江城子》等,也有他自己格外钟情的精品,如白居易的《夜雨》、王阳明的《泛海》。郦波以自己深厚的古典文化修养,在讲述诗词意境的同时,穿插有关诗词知识的讲解,或训诂,或集释,用最通俗易懂的方式,将最传统的读诗方法潜移默化地传递给读者,让注解不再只是一句解释、一个拼音,而是与诗的内涵相结合,让传统诗词因为现代注解而变得更加灵动、鲜活。

\

  “诗词到底有什么用?”

       一位同学曾经这么直白地问我。

  既然他这么直白,我也只好直截了当地告诉他:“没什么用!几乎没什么用!”

  不过,庄子也说过:“无用之用,方为大用。”

  在诗词大会上,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叫白茹云的大姐。场上我称她为大姐,董卿和康老师也跟着叫大姐,结果她还不乐意了,说其实自己很年轻,比我们都小。这时董卿说的一句话代表了我们的心声:“这声大姐喊的不是年龄,是我们的敬重!”

  就是这位普普通通的农家女子,她务农为生、家境清贫、病痛折磨、现实沉重,但她始终过着“诗意的人生”。

  白茹云六年前就查出了淋巴癌,丈夫在外打工,收入微薄,家中经济拮据,为治病欠下很多债。弟弟自小脑中生瘤,一发作就拼命抓头,为了照看、安抚弟弟,她开始为弟弟念诗、唱诗,由此走上了热爱诗词的道路。在生活的重压面前,白茹云一路走来,却没有丝毫的沮丧、不甘、愤懑与埋怨,她说因为有诗词一路陪伴,她说因为她喜欢那句“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当她在诗词大会上念出郑板桥的那句“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时,我感慨地评点说:“拥有如此淡定气魄的白大姐,真是我们每个人人生的一面镜子啊!”

  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有一位16岁的中学生姜闻页,在赛场失利后,在他人咄咄逼人的气势下,她淡定地说出:“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我既然怀有颗喜爱诗词的初心,又何须输赢和胜负来鉴定我对诗词的热爱。”

  那一刻,我忍不住评价说:“诗者志也,诗者心也,在我眼里,你才是真正的赢家!”

  还有武亦姝,还有陈更,还有曹羽,还有彭敏,还有北师大校园里的“快递小哥”,还有油田钻井平台上的“诗词男神”……还有很多很多这样平凡却优秀的人,他们“腹有诗书气自华”,他们用诗词荡涤着灵魂,让世人看到即使在现实的重重迷惑中,仍有诗意的栖居,就在你我身旁!

  其实,不只是诗词大会上的选手们,我想,在生活的角角落落,在生命的时时刻刻,一定有很多因为热爱诗词而坚守自我灵魂的人。这让我不由得想起柳宗元的那首《江雪》。诗云: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这是我们熟得不能再熟的诗了,可是说到这首诗的作用,很多人却未必明了。

  联系柳宗元的人生经历我们就会知道,在这首《江雪》里,苦楚与孤独一定有,但超越与升华也同样在。其实,它最大的奥秘就在找回自我,达成与自我的和解。

  柳宗元出身河东柳氏,是赫赫有名的名门望族,母亲则出身范阳卢氏,在看重门阀与贵族出身的唐代,这样的家世使得他少有凌云之志,久怀兼济之心。加之年少扬名,20出头又高中进士,所以意气风发、锐意进取,终以极大的政治热情加入了永贞革新的改革。可是命运却兜头浇下一盆冷水,改革失败,柳宗元携母远谪永州。因气候恶劣,水土不服,柳母在永州不到一年就病逝了。

  柳宗元终于被逼到了人生的绝境——“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一切生机全无,一切希望湮灭!

  可是,就是在人生最逼仄的困境里,一首诗、一首短短的五言绝句,却让柳宗元重新找回精神的自我——“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山山皆白,万径绝灭,当尘世的喧嚣与浮华成为被摒弃的背景,那个“久在樊笼中”的自我,那个“我”身上早已丢失的灵魂,才终于被完整地找回。

  其实,不只是柳宗元,还有“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的诗豪刘禹锡,还有“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三闾大夫屈原,还有“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李太白,还有“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的苏东坡,还有“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的女中豪杰李清照,还有“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的辛弃疾,还有“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的陆放翁,还有“险夷原不滞胸中,何异浮云过太空”的王阳明……数不胜数,叹不胜叹。

  历代前贤,志士仁人,莫不从一首诗、一句词里重塑过精神世界里伟大的“自我”。正是因为有精神世界的人格追寻,才终于成就现实世界的人格魅力。

  所以诗词的用处是什么?

  当人生得意时,我会提醒自己:“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当人生失意时,我会提醒自己:“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当面临非议与诋毁时,我会在心底告诉自己:“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当在医院查出肿瘤时,我会笑着对安慰我的医生朋友说:“人生自古谁无死,我也有丹心照汗青。”

  当人生踽踽独行、孤单寂寞,甚至孤独包裹、苍凉袭来时,我会在心底一遍遍地默念:“试问人间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所以,诗词从来不是决定输赢、彼此攻击,甚至提供炫耀、以资傲骄的力量。

  诗词只给人以修养,给心灵以港湾,给灵魂以芬芳。所以诗词是且只是一种抚慰心灵的力量、塑造精神的力量、滋养灵魂的力量!

  那么,这种抚慰、塑造与滋养,该从哪里开始呢?

  审美!

  审美是一种能力,是一种出发,也是一种归宿。

  读出诗歌背后的美,读出文字背后的灵魂与人生,或豪放,或婉约,或精致,或壮阔,让我们的心随之律动,与之交融,享受这样一段有关诗词的美的历程。

  来吧——

  人生自是有缘

  相逢未必偶然

  把手,高举过星辰

  让对面的我

  看见你,诗词的灵魂

  ……

      (作者:郦波,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南京师范大学中国古典文学与文化博士,汉语言文学博士后

 

      延伸阅读(点击可看):

      郦波:这个时代我们还需要诗词做什么?

      郦波:不要说诗词和你无关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

问题标题

问题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