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首页>艺评天地>文艺微评

TFboys分分合合:粉丝与偶像如何CP?

发布时间:2017-09-29来源:文汇报作者:寒江 收藏

  原题:新媒体时代,什么是粉丝与偶像的理想关系

\

  不出所料,几天前,当人气颇旺的少年偶像团体TFboys三名成员各自成立个人工作室,三人的粉丝们都表示“喜大普奔”。这些年来,TFboys各自粉丝团之间的剑拔弩张,实在堪称“现象级”,甚至衍生出了知乎网站上的经典话题:“为什么其他明星的粉丝喜欢和别家撕,TFboys的粉丝喜欢自己撕?”

  但说到“粉丝”和“撕”又有些困惑。从何时起,带有攻击意味的“撕”竟成了粉丝的重要职能? 粉丝们坚定地站在偶像一方,不遗余力地捍卫着偶像,怒撕偶像的竞争者、挑战者,怒撕偶像戏里的搭档,怒撕偶像戏外的绯闻对象,怒撕偶像的经纪人、工作团队,甚至还有直接撕偶像的,用“一言不合就开撕”来形容某些粉丝团体的行为似乎也并不为过。这“撕”文化究竟是何方神圣?

  追溯起来,“撕”还得从粉丝的“应援文化”谈起。“应援”本为声援、助威之意,原是指体育比赛中整齐划一助威行为。相信看过日韩体育赛事的观众对此都不陌生。而当应援活动与日韩娱乐业一经结合,便爆发出了遮天蔽日的惊人力量。比如在演唱会现场,粉丝成为了偶像演出的一部分,尽情展示着自己的体验感和参与感,相同的手势、一致的跟唱、用颇有技巧的叫喊营造气氛,将偶像的演唱会变成了粉丝的主场,台上的偶像也多予以回应配合,共同打造出山呼海啸、波澜壮阔的现场效果。而在场外,粉丝的花式应援同样让人目不暇接,以支持偶像的名义送食物、送礼物、做慈善,主动策划各种宣传推广活动,粉丝以应援的方式跻身到了偶像的商业运营中,数量庞大、高度组织化的粉丝群体购买专属的应援物品、购买周边商品、接机送机、追看演唱会、为偶像拉票,甚至将偶像的名字推上了纽约时代广场的广告栏,其巨大的组织能力和消费能力直接反应了偶像的商业价值,也成为了明星人气指数的风向标。

  可以说,在后娱乐工业时代,粉丝已不仅仅是明星模式的消费者,更是明星生产机制的制作者、促成者。这在选秀明星、流量明星的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与以往“超女”“快男”时期单纯追随偶像足迹的粉丝不同,应援文化下的粉丝团体本身就在建构着偶像的商业价值,使其从名不见经传的偶像,经由双向互动,最终晋级为超级巨星,这种追星带来的成就感远非买张CD、看场演唱会所能及。因此这种追星模式也被称为“明星养成游戏”。作为脱胎于日本女子偶像团体 AKB48的中国本土化偶像组合,SNH48同样采取了“可面对面偶像”的运营理念,让粉丝全程参与到偶像的成长过程中,进行公演,也通过举办握手会、年度成员总选举等营销手法提高作品销量。

  然而,在总体商业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同一团体中各成员间的排名之争、冠亚军之争都已然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其中,“唯饭”粉的表现最为抢眼。“唯饭”粉只将某位明星视为唯一偶像,将其代言的各类品牌作为生活中的“唯一指定品牌”,而对其他的明星均不“感冒”,甚至动辄开撕以捍卫偶像的资源。在一个以数据、流量来衡量明星的商业价值和行业地位的“大数据时代”,“唯饭”粉自身的群体量、专一度、高黏性等特点与商家的需求可谓一拍即合。在传统的模式中,商家要通过媒体报道、口碑来了解一个偶像当红与否,而在当下,数据成为了评判明星的首要标准,良好的数据表现会为偶像带来真金白银的广告代言,成为主要的收入来源。而粉丝,尤其是“唯饭”粉恰恰是这些大数据的制造者。

  在商业利益的裹挟下,偶像与粉丝们一起带节奏、炒热度、抢头条,将与己相关的一切都转化成了数据流量,而明星“人设”的狭窄和重叠,更是使得“撕”生活成为了娱乐业的新常态。想想看,“暖男”“少女”“玛丽苏”“傻白甜”,这些标签式的“人设”每一个都能对应出好几个明星,想不明争暗斗都难;而其中为数不少的“开撕”不仅姿态不雅,甚至早已超出了偶像和经纪公司 自身的掌控能力,也突破了种种底线。TFboys组合成员的人设均是积极向上的阳光少年,他们的共同性要多于差异性,其成员间的粉丝大战更显得惨烈和旷日持久。在这种一切以数据为先导的商业模式下,“唯饭”粉占据了越来越多的主动权,以致明星和经纪团队也不得不把满足粉丝的意愿视为工作的重点,以期实现“短期套利”,这反过来又助长了部分粉丝的无理要求,同时也牺牲了明星的长线规划和可经营性价值。

  应该说,粉丝应援文化的规模化、常态化是新媒体时代粉丝与偶像新型关系的投影。它将原本高高在上的娱乐圈分割成了一个个独立的个体,也让原本处于金字塔最底端的粉丝品尝到了娱乐业的饕餮盛宴。但偶像与粉丝又何尝不是一个动态的变量,粉丝终会长大,优质偶像也会有强大的意愿和能力去寻求自我突破、自我成长。偶像崇拜是青春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追星的初衷从不是让偶像日益黯淡,而是希望他能成为最亮的星,也希望自己更好、更强。

\

日本电影《律政英雄》

  2015年,日本电影《律政英雄》做了一场特别活动,节目组找到了6名因迷恋木村拓哉而找到了人生目标的粉丝,如今他们成为了赛车手、律师、理发师、钢琴教师、冰球运动员、飞行员,一如木村拓哉当年剧中的角色一样。这何尝不是偶像的真正含义,又何尝不是追星的最终价值? 因此,我们也期待偶像、粉丝和全行业的共同努力,真正实现偶像与粉丝的良性互动,打造出影响久远的精品力作,成就真正的优质偶像,也实现粉丝的自我成长。只有这样,那段追星的青春岁月,才会因为优质偶像的引领和自我实现,而无比幸运,无比幸福。

  (作者:寒江,文学博士、文化评论人)

 

      延伸阅读(点击可看):

      “粉丝经济”或可破资源垄断等行业困局

      “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