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首页>艺评天地>文艺微评

新世纪军旅题材话剧的清新之风和浩然正气

发布时间:2017-08-02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陈曦  收藏

  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也是中国话剧诞生110周年。盘点新世纪以来军旅题材的话剧作品,似乎是一个无法回避的话题。进入新世纪,随着国家经济的高速发展,人们思想的日趋活跃和多元,军旅话剧以其丰富的表现内容、可观的作品数量以及整体较高的创作水准,为当下的话剧舞台带来清新之风和浩然正气。

  一

  话剧自诞生之日起,就肩负着开启民智、唤醒民众的使命,就与国家命运、人民生活紧密联系在一起。进入新世纪,军旅话剧因其“军人写,写军人”的特点更是始终与现实生活相连,与中国革命历史同步,既描绘当代军人的生活状态,又挖掘军人和老百姓共同的人生命题,涌现出了一批出类拔萃之作。这些作品从题材内容上看大致可归纳为两类。

\

话剧《兵者国之大事》剧照 

  一是反映当代军营生活的题材。通过对当代军人、军营生活的描写,揭示现实生活中的各种矛盾,展现当代军人的生活状态和精神面貌。这一类题材数量最多,表现内容也最丰富。有表现新军事变革背景下为实现“强国梦、强军梦”的军演题材作品《生命高度》 (成都军区战旗文工团, 2009) 、 《陀螺山一号》 (南京军区前线话剧团, 2009) 、 《兵者国之大事》 (总政话剧团, 2014)等。有从普通士兵着眼,通过一代甚至几代军人的成长展现部队大熔炉对士兵磨炼的剧作,如《我在天堂等你》 (解放军艺术学院首演, 2003) 、 《爱尔纳·突击》 (北京军区战友话剧团, 2003) 。这两部话剧后来分别被改编成电视连续剧《我在天堂等你》(2006)和《士兵突击》 (2006) ,播出后轰动全国。士兵“许三多”一时成为坚韧、不服输精神的代名词。此外,还有反映5 · 12四川汶川地震后,人民子弟兵带领受灾群众不畏艰难、众志成城开展灾后自救感人故事的《士兵对你说:永不放弃! 》 (总政话剧团, 2008) ,以及以已故的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麻醉科副主任、第五届全国道德模范候选人陈绍洋医生为创作原型的《我用生命守护你》 (总后勤部,2015)等等。

  二是表现中国革命历史的题材。其中尤以反映长征题材的作品居多,如《太阳河》 (兰州军区战斗文工团话剧, 2006) 、 《马蹄声碎》(南京军区前线文工团话剧, 2006) 、 《天籁》(广州军区战士话剧团, 2006) 、 《从湘江到遵义》 (总政话剧团, 2016)等。 《天籁》表现的是长征队伍中广州战士文工团前身“战士剧社”文艺战士们的故事; 《马蹄声碎》则演绎了长征途中因为执行任务而掉了队的5个女战士历尽艰险追赶大部队的故事。通过一部话剧来表现长征这一宏大主题,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已有《万水千山》等一批经典剧目,想超越经典,又满足当下观众的审美需求,这无疑对编剧和主创人员提出了很高的要求。然而,我们的军旅艺术家在艺术上不断探索,为广大观众呈现了数量可观、质量上乘的表现长征岁月的现实主义作品。对中国军旅话剧来说,这些作品同样是具有创新意义的。此外,中国国家话剧院原创的《中华士兵》 (2015)讲述的是抗日战争期间一支地方部队为阻止日军西进,在黄河边阻击日寇近三年时间,最终宁可跳入黄河也不做俘虏的故事。

  经历过战争创伤的人们会更加珍惜和平、爱好和平,而身处于和平年代的我们不应忘却先辈们为争取和平所做的牺牲。军旅话剧通过对战争岁月里英雄故事的追忆,对当代军人励精图强的描画,向我们昭示了这样一个道理: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居安当思危,唯有强大才能挺拔。

  二

  新世纪军旅话剧延续了新时期以来的创作品格,是在尊重历史、讲求真实的基础上,深入细致地观察生活、体悟生活,用浪漫主义手法展现现实主义题材,塑造出了一个又一个真实可信、鲜活生动的中国军人形象。焦菊隐先生曾说,戏剧要“以深厚的生活为基础创造出舞台上的诗意。不直,不露,给观众留有想象、创造的余地” 。可以说,新世纪以来的军旅话剧,绝大多数都达到了这一标准。

\

话剧《我在天堂等你

  2003年,解放军艺术学院1999级学生演出的话剧《我在天堂等你》 ,改编自著名军旅作家裘山山的同名小说。剧情讲述了驻守在西藏边陲的两代中国军人的情感纠葛。50年前进藏的老将军因为与子女们在生活和事业上的观念冲突引发心脏病,猝然离世。其老妻面对儿女们对身世之谜的追问,开始了跨越50年历史时空的一幕幕回忆。既有革命的豪情,也有凄美的爱情;既有对理想的坚定追求,也有对战友牺牲的不舍和悲伤;既有雪域的神秘险峻,也有高原的辽阔壮美。通过老妻对历史的讲述,那些尘封的往事在她缓慢而平静的叙述中产生了崇高而诗意的美感,让两代人的思想情感在对历史的反思中不断融合,让年轻的一代重新审视自己对“信仰与理解”的态度。

\

话剧《爱尔纳·突击》

  同年,战友话剧团演出的《爱尔纳·突击》取材于军中的真实故事,写的是从小在家里饱受父亲粗暴打骂、被认定是“没出息的龟儿子”的农村孩子,在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之后,经过部队的锻炼和考验,练就了一身过硬的军事本领,在军事比赛中以顽强的意志战胜了各国强者,为中国军队赢得声誉的故事。这部作品看似是讲一个孬兵如何在部队的大熔炉里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当代军人,而实质上是通过对一个普通士兵成长蜕变的具象描述,将中国现代军队整体品格的锻造历程生动地展现出来。

  广州军区战士话剧团的《天籁》最早创作于1997年,经过10余年的不断打磨,至今仍在舞台上不断上演。这部戏是以战士话剧团的前身“战士剧社”的文艺战士为讲述主体的。战士剧社是成立于中央苏区的文艺团体,后来跟随部队从苏区历经长征到达陕北,在途中坚持一边行军一边宣传一边战斗,鼓舞了红军士气,推动了队伍的前进。这部戏同时也从一个侧面展示了革命与文艺的密切关系,历史告诉我们,先进文艺在中国革命中不能缺席。革命需要文化,红军需要文化,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军队更需要文化。先进文艺仿佛天籁之声,应该永远回响在国家和民族命运振奋图强的交响篇章中。

\

话剧《兵者国之大事

  2015年,由总政话剧团排演的《兵者国之大事》甫一开始,就将矛盾问题摆在了面前。和平年代,军演要实战还是要作秀?假如战争来临,我们的军队敢做出不打败仗的承诺吗?面对这个疑问,这群可亲可敬的中国军人的回答是:兵者,国之大事。国不可一日无备,兵不可一日忘战,军人要用军人的方式为万世开太平。可以说,这是一部挑战我军在建设现代化强军路上“顽疾”的力作。落后就要挨打的历史教训,如同警钟长鸣。落伍的观念、现实的官位都会成为新军事改革中必须要扫清的路障。 《兵者国之大事》用直面矛盾的方式,敢于和善于描写矛盾,并通过矛盾塑造了真实可信的人物形象。

  从上述选取的几部代表性作品中不难看出,比较成功的军旅戏剧作品,基本上都做到了真实性和艺术性的统一,做到了思想性和艺术性的统一,也做到了逻辑性与艺术性的统一。与当下的其他题材创作现状相比,或者说与当下的其他现实题材创作相比,军旅话剧的整体品质优势的确比较明显。

  三

  回顾军旅题材话剧进入新世纪后的艺术创作脉络,除了可喜的成绩之外,我们仍旧不能够忽视其尚存在的问题。首先就是作品文学性的整体弱化问题。虽然军旅题材在这一方面与其他现实题材话剧创作相比,这一问题并不突出,甚至还不乏文学性和艺术性兼备的好戏,但从整体来说,军旅话剧的文学性仍旧有提升空间。

  仍旧以前述的两个作品为例。与《我在天堂等你》先有小说后有话剧和电视剧的顺序不同, 《爱尔纳·突击》是先有的话剧版本,并在2002年获得全军新剧目展演编剧一等奖。2005年2月,该剧剧本获得了文华奖以及曹禺戏剧文学奖后,作者兰晓龙将剧本改编成长篇小说《士兵》 ,并在2006年改编成电视剧《士兵突击》 。从实际效果来看,不管哪一种艺术样式,都得到了很高的赞誉,得到了广大群众的接受和喜爱。军旅题材的艺术作品,不管是先有小说也好,还是先有话剧也好,因其故事内容的真实、矛盾冲突的真实、人物形象的真实,所以经得住各种艺术呈现方式的实践检验。这从另一个角度也说明讲好故事的重要性,说明戏剧创作中文学性的不可缺失。

  再有就是题材选择的视野可以更宏大,创作的生活视野和艺术视野可以更开阔。比如近几年出现的“长征”题材扎堆的状况就属于这一问题。长征故事、长征精神是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也是值得永远书写的,这是没有疑问的。但是中国革命战争史中值得挖掘与纪念的远不止长征故事。话剧史上的无数实例已经证明,那些为配合时效而急就章的命题作品,时过境迁之后,即成过眼烟云。只有那些真正用心去感知时代的脉搏,用心去描写人民悲喜的作品,那些将历史视野的纵深和现实视角的宽广做到最佳契合的作品,才会被观众认可和记得。

(文/陈曦

 

       延伸阅读(点击可看):

       从网络军事文学的强势崛起反观军旅文学生存状态

       军旅文学:在时代精神版图找到新坐标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