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首页>艺评天地>文艺微评

爱情片《蓝色大门》:走出蓝色大门 我们就各自长大

发布时间:2016-12-21来源:中国文艺评论网作者: 收藏

  极冷的一天,忙碌回来,满身疲惫。之后重温了电影《蓝色大门》,依然青涩,依然美好,依然以我滚烫的热泪作为结束。

  《蓝色大门》以校园作为一个大背景,17岁,萌动,叛逆,三个人,一台戏,还有两个大人,个性鲜明的体育老师和孟克柔的妈妈,他们或许是喻体吧,代表着孟克柔和张士豪各自的青春期里对成长的一种模糊又疼痛的定义,那么多的颠沛流离,那么多的青春懵懂,以及对长大和未来的未知和期许,跨过那个门,其实,还是回到了过去的身边。

  全片以台湾青春电影一种特别的清新格调,与柔和缓慢的步调娓娓道来,剧情并不拖沓,反而有点短小精炼的感觉,课堂,篮球馆,游泳池,自行车,孟克柔的家,那条回家的绿荫小道,夜晚跑过的沥青,彼此隐忍的欲言又止。于是,感到,青春的爱情就像这些个场景那样简单,在学校里萌动,在学校到家的路途中浪漫,在家中辗转,反反复复却又蚀骨灼心。戏里面有个深信爱情神话,单纯,可爱的女生,有个自信开朗拥有值得女生喜欢的所有外在因素,但不善表达感情的男生,还有一个内向,多愁善感,怀疑自己性取向的女生,所谓戏剧化的冲突与人物之间矛盾的张力体现就是,那个怀疑自己性取向有问题的女生,在面对自身情感的时候,迷惘了,害了男生,害了她的好友。那些导演视角下的青春期里膨胀却又晦涩的好多种情愫穿插,更迭,就交织出来每个人如出一辙的青春和纯白。

  在钢琴声的尾音中我多少还是流了些不知名的眼泪,明知所有电影并非真实,却还是那么轻易融入其中变成自己的假想剧,男女主人公单纯懵懂的感情一再打动我,觉得分外美好与伤怀,无非就因为我已经回不去那白衣飘飘的岁月,那时候,我也曾喜欢上骑单车穿越城市的风的少年,也曾满心激动的递过情书,也曾用油墨笔在笔记本上一遍一遍写满某个名字,也曾用纸盒视若珍宝的保存着关于那个人的所有点滴,也曾羞涩的牵过某个人的手,也曾跟他一起在单车上一次次经历晨幕与日落,也曾发现他的善良与美好,甚至都很多次想过三年、五年后我们会长成什么样的大人。那些懵懂岁月,仿佛还是昨天。

  所有一切,有相仿的心酸与真挚,于是,又只能一次次放任自己沉溺其中作为缅怀。而那时候的少年,如今也失了联系,仅留存一些不会再有的美好回忆,也算是对如此念旧的我一点点零丁的慰籍。我仍然感激那时彼此真心的我们,仍然庆幸现在仍有故事可以说。不管曾经的誓言有没有实现,不管说过多充满期待的明天,不管最后有没有互相出现在对方的生命。都足够我们用整个躁动又美好的青春期来作为对自己生命的一点缀点。那时候喜欢的人,总觉得他是光束,总在前方指引着,照亮着。让我们朝他们靠近。不去想他背后是怎样的风景,都只想尽一切努力朝他看齐,不想明天在哪里,想想那样毫无保留的信任甚至笃信多纯粹,纯粹得整个世界仿佛都在他好看的白衬衫里,纯粹得像额间突起的青春痘,纯粹得笃信世界一定会与我们温柔相拥。

  正因为时光冲散了我们,淹没了眉眼里的单纯,用层层辛苦和伤痛告诉了我们还有很多不同的故事结局。所以,看到那些画面,音乐,对白,人物,内心一再被敲击,轻轻浅浅,却也是若有若无的酸楚。于是,在这些奇怪的催化下,每一个经历过的或者正在经历这段相仿的时段的我们难免会从中找寻到相似的经历和心绪。我们在看一场自编自导的电影,主角是每一个认真生活的我们。不一样的亲切,不一样的相似,这些在课堂上传递着的纸条,这些在墙背后涂鸦着的心情,这些在泳池里散落的水花,这些琴弦中跳跃出来的音符,这些我们能经历却不能记住的情节,这些都曾经纯净又美好的青春。

  至于我的眼泪,归根结底,难过是为了逝去的青春葱茏,为了不会再有的全心全意相信一个人的态度,也为了那些一再设想在明天里却最终也没真正出现的,温暖过整个心动季节的人。忽然想起某些人,此刻或许已有心仪的女孩,或许已经历不少起伏沧桑,或许也被世界亏待或伤害,或许已经忘记我,忘记那些痴傻又单纯的做过的事。虽然痛婉被遗忘,可是,有什么关系呢,我们都陪伴彼此成长,我们都懵懂又纯粹地陪伴彼此穿过蓝色大门,也都没有成为想过的大人,却也仍然亦步亦趋进步成长着。有过那些记忆,陪伴彼此走一段人生的善意终归是达到了。

  记得或遗忘,以什么方式回忆彼此,都已不重要。

  电影最后,他骑着单车一脸笑容,风扬起他的花衬衫,她在背后追赶,所有倾心的美好那么素净。她幽幽地说:“小士,看着你的花衬衫飘远,我在想,一年后,三年后,五年后,我们会变成什么样子呢?由于你善良、开朗又自在,你应该会更帅吧。于是我似乎看到多年以后,你站在一扇蓝色的大门前,下午三点的阳光,你仍有几颗青春痘,你笑着,我跑向你问你好不好,你点点头。三年五年以后,甚至更久更久以后,我们会变成什么样的大人呢?是体育老师,还是我妈?虽然我闭着眼睛,也看不见自己,但是我却可以看见你。”

  忽然之间,仿佛所有过往都变成画卷,平铺在我还略微苍白空洞的人生之中,因为某些人,某些笃信,变得悠远绵长,似乎都能看见自己一步步长大至今的样子。一生之中,总会有人陪伴我们朝着蓝色大门亦步亦趋地成长,成熟,当然,告别不可避免,那么,走过看色大门,就让我们各自成长,不问来路,不惧明天。无论今后各自辗转在何方,想起一起骑着单车穿过幽暗的岁月,抵达蓝色大门途中的悉心陪伴,记得有过彼此,就已足够。

(文/善义春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