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首页>艺评天地>舞台艺术>舞蹈评论

【原创首发】舞低杨柳楼心月:舞剧《青衣》的意象隐喻与情绪传达

发布时间:2016-12-21来源:中国文艺评论网作者: 收藏

  著名舞蹈演员王亚彬创作主演的舞剧《青衣》,改编自根据茅盾文学奖得主毕飞宇同名小说,是十七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扶持青年艺术家计划”委约作品和布达佩斯之春艺术节邀请剧目。该剧2015年10月在北京国家大剧院首演并开启巡演,途经上海、沈阳、福州、珠海、澳门等城市。时隔一年,舞剧《青衣》在北京国家话剧院剧场和闽南大戏院等再度上演。

  文学中的筱燕秋在昙花一现的舞台辉煌后坠入世俗无边的纷争与庸碌,她也曾低下头颅接纳尘埃的拂拭,也曾和光同尘找寻个中欢愉,然而,对于奔月嫦娥的执念无时无刻不牵引着她的情绪和思想。筱燕秋始终未能挣脱这个理想的梦魇,成为世人眼中的怪相。

  显然,以肢体语言见长的舞蹈并不利于一个有着众多细节与故事的文本讲述。然而,舞剧《青衣》的英文翻译“The moon opera”却委婉地表达了舞者王亚彬的精巧立意。亚彬要讲述的是一个关于月亮的故事——高悬天宇的月亮诱惑着戏中的嫦娥一往情深并寂寞广寒,生活中的筱燕秋并不因前车之鉴而安稳于现世,她一再梦想广袖舒展的自在飞翔,但肉身的牵绊却每每痛彻心扉。王亚彬从戏曲青衣的性格与筱燕秋的执念中提炼出作品意涵,找准“生命如何寄托”这一命题,以人物内在情绪的表达为核心,以“月亮”和“水袖”的意象呈现来隐喻情绪的多种状态,并在舞者丰富的肢体语言中圆满抵达文学故事,完美传达出舞蹈的韵味,新颖别致地诠释了舞者对角色生命的独到理解与深刻领悟。

  剧中,月色时而清冽明亮,时而混沌惨白,时而血红苍茫,它既是筱燕秋心心念念的美好理想,也是左冲右突于理想和现实的迷茫,甚而是两败俱伤的无言征兆。

  清辉笼罩的新婚之夜,面瓜与筱燕秋纠缠、撕扯,不欢而散。舞者望月的执拗背影是筱燕秋拒绝平庸的啜泣,也是深深刺进面瓜心灵的一道血痕。孤清的圆月是志道不合的夫妻难逾的鸿沟,是现实与梦想的格格不入的冰冷疏离。

  经历同行的不解与纷争,筱燕秋扑倒在木讷爱人的怀抱。天幕上,蓝色海洋含蓄而安静的起伏与舞者爱意绵绵的肢体语汇相互应和,女人温婉逢迎的身体淋漓尽致传达出爱欲的渴望与向世俗求和的委屈,清明月色碎成片片波光,宁静而凄恻地打湿观众的眼眸。

  欢爱毕竟短梦一场。当筱燕秋终于获得重返舞台的机会,她发现自己怀孕了!舞者在象征子宫的血脉相连的红色圆圈中捧腹挣扎,每一次跌倒、匍匐、跳跃与踉跄站立都充满着犹豫与果决,自责与绝望。终于,她颤巍巍双手向上,立身于惨白月色,自虐般剧烈地抖动身体……她拼尽全力托举了梦想,却宣告了天伦永失的凄凉!此时,月亮变形为流淌着的巨大浊泪,恰似毕加索变形的人脸,挣扎,却乏力。女高音歌唱家万山红在一次访谈中说,为了演出歌剧《原野》,她曾堕掉腹中骨肉。现实与梦想就这样触目惊心地交战于女性自我实现的路途,王亚彬说“演出《青衣》很虐心”,个中滋味可谓如鱼饮水。

  当筱燕秋再次穿上戏服,把清辉一片挥舞成血色苍茫,这场无人喝彩的狂欢便将奔月悲剧以惨烈勇决的自嘲与冷暖自知的自慰抛掷给观众,悲情弥漫有所共鸣的每一寸灵魂。

  如果说,斑斓月色旨在人物命运的预言和剧作悲情的投射,水袖曼舞则伸展《青衣》的魂魄,雕刻奔月故事的血肉与内涵。

  筱燕秋甫一出场,长袖舒展,舞步圆润,意绪盎然。然而,须臾之间,诡谲的命运席卷而来,在群舞演员左冲右突的撕扯之中,筱燕秋的华丽戏服被一件件剥落,奔月的长袖支离破碎。嫦娥折翼,摔落凡尘,舞台静寂,舞梦空置……

  天幕投影上,筱燕秋的曼妙舞姿与身形臃肿的恶魔如影相随,终至被无情吞噬。舞者绝望而撕裂的惨叫将梦魇戛然止于波澜不惊的日常。无休止的恩怨与熟悉而陌生的恩爱攒满筱燕秋不堪岁月消磨的焦躁,她狠狠扔掉面瓜奉上的生日蛋糕,扯碎面瓜腰间的白围裙,挥之舞之以为嫦娥水袖,在迷梦一般的旋转中,以庆生的晚宴祭奠一去不返的年华,掩埋远去无踪的奔月幻梦。

  终于,春来轻柔圆融的舞步点亮了筱燕秋经年灰暗的等候。然而,又只是须臾,清冷而安静的镜子映照出筱燕秋黯然老去的皱褶,青春群舞的强劲与春来独舞的骄傲左推右搡再一次把她卷进绝望的旋涡,刚刚还洋溢喜悦的水袖之舞顿时难掩失衡的孱弱,陷入莫名的躲闪与慌乱,师生之谊顿生罅隙,同行纷争满是敌意与猜疑,筱燕秋不得不揣着她的水袖颓然退却于众声喧哗。

  筱燕秋终究不能再造辉煌。舞者亚彬缓缓走进舞台中央,认认真真地穿好艳红色的戏服,稳稳当当地拖着华丽的长袖走了整个圆场,随后,她开始忘情曼舞,抖袖、卧鱼、侧翻……这一刻,她是奔月的嫦娥,她是挣脱凡尘的青衣,她挥舞长袖,于舞低杨柳楼前月的酣畅之际将一道甩袖掷向天宇,把蹉跎半生的理想定格在血红苍茫的月光里!——

  筱燕秋终于轻放了全部的苦痛哀愁,释放了所有的俗世爱恨,挥舞了一回热烈的痴爱。

  至此,奔月的水袖与变换的月光圆融贯通地诠释出剧作层次丰满的意涵:一念之执是嫦娥遗世独立的翅膀,是凡俗觊觎声名的引诱,是筱燕秋一往情深的生命寄托,是女性生存困境的悲怆隐喻。或许,它还是王亚彬感同身受的切肤追问与含辛茹苦的自我找寻——

  这个找寻,让舞剧《青衣》打破了执着于故事而丧失舞蹈根本的魔咒,匡正了为展示肢体而沦为炫技手段的莫名。这个找寻,以一种十分大气的姿态将中国故事的内敛意绪接轨于国际舞界的宏阔庙堂,成就了一部精妙的舞界传奇,传递出一份文化自信的风采,可品,亦可赞!

  (作者:李静,系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师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