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首页>艺评天地>原创首发

横塘月满,水净见移星——杨海蒂游记散文的语言美

发布时间:2020-03-12来源:中国文艺评论网作者:柏峰 收藏

  读杨海蒂的游记散文,有一种久违的艺术感觉,如同吟诵黄庭坚的宋词《满庭芳·修水浓青》:“横塘月满,水净见移星。”这种艺术感觉,正是从她的散文里散发出的古典散文的韵味,这种韵味来自于她运用散文语言美的艺术表达。

  曾经读过瑞士著名哲学家荣格的《金花的秘密》,书的副标题是“中国的生命之书”。荣格从我国道教经典《太乙金华宗旨》里,触摸到了生命的真谛所在,来构建自己的“集体无意识”学说,发现了生命深处的“圣域”——这当然是了不起的学术贡献。也就是这部书,使我茅塞顿开——既然生命有其“秘密”,相应的,在散文艺术上,也应该有其艺术的“秘密”。在我国悠久的散文创作历史里,散文之所以几经灿烂而至今仍然顽强地放射出动人的美学光芒,其生命力的“秘密”究竟是什么呢?我以为就是“炼字”,元代的杨仲弘也曾说:“诗要炼字,字者眼也”,而“炼字”就是散文艺术的“曼陀罗”,也就是“金华”,抓住了这个关键美学概念,就是打开了散文生命力的“圣域”。

\

[瑞士] 荣格 / [德] 卫礼贤《金花的秘密》商务出版社(来源:豆瓣读书)

  散文首先是语言的艺术,而语言艺术的“硬核”就是语言的艺术表现能力。在语言的艺术表现上,我国古典文学家有许多有益的探索和精当的论述。如六朝的刘勰在《文心雕龙》里,把语言归结为“典雅”“远奥”“精约”等,并做了比较详细的阐述。王维在其《山中与裴才迪书》一诗中云:“草木蔓发,春山可望。轻鲦出水,白鸥矫翅,露湿青皋,麦陇朝雊”,短短数字,生动地晕染出秦岭山脉北麓的名胜之地辋川画轴般的春天景致。可见,若是有了跳动起来、充满生命力的动词,或者其他精粹的文字,文章则顿显灵动,甚至勾画出山水之美如在睫前。

  杨海蒂以游记散文见长,在我国当代游记散文里独树一帜。前不久,著名散文家韩小蕙在《情怀与境界不可或缺》的年度散文综评中,盛赞杨海蒂的游记散文《北面河山》:“文笔刚烈、大气磅礴,纵横历史、思接古今。”这段话鞭辟入里地概括了杨海蒂游记散文的艺术特质。我以为,她的语言构成其游记散文艺术特质的关键因素。语言是一切文学作品的构成因素,如果说小说主要是由曲折复杂的故事情节和鲜明动人的人物性格来吸引读者,那么,散文就是经由所描摹的审美对象和真挚的情感去表达。

  杨海蒂的游记散文流淌着散文中语言的古典魅力,呈现出独特的艺术风貌。她的游记散文作品传承了我国古典散文中讲究炼字而达成浓郁诗意的艺术表现形式,并且达到了较高的语言艺术境界。其中,《天赐玉山》有这样的叙述:“北方已进入凛冽寒冬,秋韵还在玉山徘徊,藏在林子中,飘在天空,落在花间……”散文采用了“进入”“徘徊”“藏”“飘”和“落”等动词,有力且生动形象地刻画出寒冬中的玉山仍然秋意盎然的景致,尽显古典优秀散文的神韵。她的长篇游记散文《景东散记》描写羊山瀑布:“高耸的崖壁上,一条玉龙飞流而下,碎玉喷珠,大气磅礴;蛟龙入深潭,形成一个清凉的大湖,湖的四周植被茂密,云气氤氲,绿树苍翠欲滴……”寥寥数笔,动中有静,静中有画,立体呈现,让读者仿佛身临其境,听见了涛声,看见了湖山绿树。杨海蒂在刻画伊甸园山庄时一开笔是这样写的:“小桥流水,廊转花回,荷风轻拂,泉飞石立;亭台楼榭,曲径通幽,鸟翔鱼游,云动树移。”她用凝练的语句生动地描写出伊甸园山庄巧夺天工的幽美风光,正如刘勰所形容的“文明以健,珪璋乃骋”,语言爽朗劲健而文气纵横。

\

羊山瀑布(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我不知道杨海蒂经历了怎样的语言积累和实践过程。但确切地是,她肯定经历了艰苦的语言磨炼和刻苦的“炼字”过程,才达到了很高的语言境界。读她的《走到天地间》《汉之玉》《回望》《神农架》《千秋万载扬州梦》等游记散文,首先会陶醉于她多彩语言交织出的山水境界,名胜如画的美景。凝练的短句与随着感情起伏的长句,形成整个文章疏密有度的优美节奏。单句与复句之间铺排起如虹的气势和奔放热烈的情怀,犹如画家挥洒时而淡墨入云、时而浓墨重彩,勾画出“浓妆淡抹总相宜”的山水长卷。通过阅读她的散文,我们知晓了新奇的异地风光,也感受到了她纤细入微、善于体察事物的细腻心灵。

\

神农架(图片来源:中关村在线摄影论坛)

  杨海蒂的游记散文,很少有脂粉气,英姿焕发,文势得江山之助,江山借文字而生辉。她善于把历史与现实巧妙地联结在一起,使游记散文有了纵深的知识背景并拓展了主题,与当下社会生活密切地联系起来,并在字里行间充盈着浩然正气。陆游谓“功夫在诗外”,语言的锤炼当是“诗外”功夫之一。而语言的学习,是要认真阅读大量古典文学和现当代文学作品,否则,何以有此文字功力呢?所以,在我看来,散文艺术的“硬核”就在此处,犹如荣格发现我国生命之书,通过“金华”图形揭示出生命深处的“秘密”一样,同样的道理,通过“炼字”,会使散文艺术飞动起来。

  清代文论家刘载熙说得好,“炼字,数字为炼,一字亦为炼”,关键还是先把一字炼好,一字炼好了,再炼数字乃至炼句。杨朔谈到创作时说:“好的散文就是一首诗。”可见,诗与散文具有相同的艺术品质。其实,散文的写作,在某种意义上,同写诗对语言文字的要求是一致的。古往今来的游记散文,优秀篇目大多诗意盎然,都是以写诗的笔法来写散文。

  杨海蒂的游记散文,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美学案例,在当代散文里闪耀着清冷而悠长的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愈见其艺术价值。

\

杨海蒂作品集

 

  (作者:柏峰,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渭南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

 

  中国文艺评论新媒体总编辑:袁正领

  审核:何美

  责编:吴江涛

 

  中国文艺评论新媒体原创首发文章,稿酬和数字化著作权使用费已由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给付。各新媒体转载需经允许。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中国文艺评论网”。(点击取得书面授权

 

  延伸阅读:

  付酬征稿|艺评战疫,文艺评论家在行动

  中国文艺评论新媒体版权声明

  中国文艺评论新媒体投稿攻略

  中国文艺评论网·原创首发

  建立新时代文艺批评话语体系(柏峰)

  读经与散文写作(柏峰)

  杨海蒂:是为文成

  杨海蒂:面朝大海

\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