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首页>艺评天地>原创首发

咔嚓响起之前,你知道都有哪些套路?

发布时间:2018-11-06来源:中国文艺评论网作者:蔡运磊 收藏

  “底版好,没办法。”

  这句流行甚广的话,既可用来自夸,又可用来夸人。但事实上,照相机快门的咔嚓声响起之前,“底版好”固然重要,但其套路从来都没有缺席。

  闲言少叙,书归正传。就以鄙人在4月26日发表于《经济日报》公众号的这幅《竹香清露坠》为例吧。

\

  对于这幅图,我可以说是“觊觎”已久。因为之前看过类似图片,那个羡慕嫉妒恨啊,可就别提了。因此,怎样拍出同样美感的照片,我一直在“时刻准备着”、酝酿着、策划着、想象着……用刘邦形容张良的话说,就是我一直在“运筹帷幄之中”。

  “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机会很快到来。前不久,跟朋友一起去洛阳某景区玩,一路上,遭遇了太多的竹林。虽不能下车拍摄,但我那颗小心脏,早就饥渴难耐、按捺不住了。

  入住景区,一夜无话。次日一早,我就怀揣相机在漫野鸟鸣中进山了。边走边“踩点”,“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最终,我选择了靠近溪流的一丛竹子。原因有三:一是这地方的竹子彼此独立,不相互干扰,拍摄背景纯净;二是竹子高度适中,平拍即可,毫不费力;三是此地靠近水源,易在竹叶上形成露珠,增强拍摄美感。选定角度后,我拿出了尼康D90DX,在此小小地“安利”一把:这款相机就像大众系列中的桑塔纳一样,老款皮实,再搭配18~105的镜头,基本可以“一镜在手,天下任走”。当时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光线较暗,可我又非常讨厌闪光灯。为此,先试拍了几张,选定了合适的快门速度,并调整为“直射阳光”模式,这样拍出来,照片多少会显得“暖”一些,不会太“冷”。

  “计划赶不上变化”,正待我凝神静气、准备“一剑封喉”之际,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脚下的一块石头也许被我“压迫”太久,突然一个翻滚,扑通一声,“跳河自尽”了。我赶紧回身下蹲,调整了重心,这才没随它一起“同归于尽”。但这么一折腾,等我再拍时,竹子上的露珠已被撞落、荡然无存矣。

  怎么办?我突然想起包里的矿泉水,赶紧取出灌上一大口,尽力朝竹子喷去。嘿,还别说,我这个“喷子”“喷”得还不赖,水珠立马又“挂”在眼前了。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尽管是静态拍摄,但我还是不敢怠慢,用连拍模式一口气拍了十多张,就是为了防止“翻然失去,覆水何救”的意外再次发生。

  命名时,我却犯了难。这时,山东大学文史哲研究院的硕士老婆在一旁提醒,白居易有首诗叫“荷香清露坠,柳动好风生”,你换成“竹香清露坠”,是不是更好些?我一听妙绝,古雅别致的“竹香清露坠”就此诞生。

  南宋陆游在歌咏文章时,诗云“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我却不以为然,没有“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的酝酿、打腹稿,哪儿来的“天成”之章呢!如果不能厚积薄发,那只能“眼前有景道不得”了。文史不分家,图文亦不分家。要想拍出好照片,也要像写文章那样,事无巨细地做好充分准备。用爱德华·韦斯顿的话说,就是一个摄影师必须能在拍摄前就“预见”到将来的成品,并由此决定拍摄,否则他的作品只不过是机械上的巧合而已。

  “观千剑而后识器”,五年来,我差不多拍摄了7000余张照片。熟能生巧,慢慢地,我也形成了自己的“摄影观”:虽然“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但最重要的,真不是什么顶级器材(那些举着名贵单反却用着自动拍摄模式的大有人在),也不是娴熟的摄影技巧,甚至不是与众不同的视角,而是与被拍摄对象的沟通能力。哪怕对方对你毫不在意,你也需要对自己进行“沟通”,比如下面这幅——

\

  这幅名为《双胞胎兄弟的视界》的纪实类作品,在首届长沙市科技摄影大赛中获得了银奖。我揣测了下,觉得原因有三:第一,构图别致,两个圆形的屏风格刚好圈住了做眼检的双胞胎兄弟,“无巧不成图”;其次,层次分明,清晰的焦点落在了兄弟俩身上,与周围较为虚化的护士和屏风格形成了很好的融合;再次,用光讲究,色彩简洁。我当时拍照时,兄弟俩并未注意到我的存在,他们神态非常放松,并非摆拍。采用屏风格“圈”住他们,也是自我“沟通”的结果。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小孩子天性好动,因此摄影师一定要做到“三个一”:一要有心,二要细心,三要耐心。做到了这“三个一”,那么“我最渴望的就是要抓住正展现在我眼前的某种情势的全部本质,我深信只要一张照片就够了”(亨利·卡蒂埃·布列松语)。于是,《双胞胎兄弟的视界》这一张照片,就帮我填补了市级奖项的空白。

  虽然我不太喜欢“摄影技巧”这个词,但我常会被摄影技巧所打动——真正好的技巧,从来只听从于摄影者内心世界的召唤。比如下面这个——

\

  这幅作品刊载于2017年10月8日的《光明日报》,每次把它从网络里翻出来,我内心依旧充满感动。那天,朋友蔡志华驱车带我从新乡赶至郑州,奔波了大半天,她也急于赶回公司处理事务,因此尽管我一再挽留、请她吃饭,她却执意不肯。我们在郑东新区附近的中州大道分别,车不好打,于是我一路步行至CBD。雨后初晴,橙色的景观灯,橙色的大玉米楼,橙色的圆月同时呈现……蓦然看到这幅情景,我惊呆了,脑子里什么都没想,拿出相机咔擦一声,就拍下了这幅《交相辉映》。

  事后回想,这样不多见的摄影冲动,其实源于内心对友谊的赞许和珍视啊!

  “爱是会让你感觉卑微的,但那是跪在泥土上,去仔细观察一朵花开放的过程,是悬在树叶上摇摇欲坠的露珠,用晶莹折射周遭的过程。然后,你会对这个世界更敏感,充满发现的喜悦和改变自己的可能。”这话不是我说的,是菲利普·L.格罗斯在其《道之摄影:穿过表象的空间》中说的。同道中人,大有人在啊!

  我不想“道味自饴,世芬莫嗅”,于是借助此文,同众多热爱美、热爱摄影的“色友”们一起,分享我这也许微不足道甚至贻笑大方的摄影“套路”吧。

 

  作者为中国文艺评论网最新发来周日黄河边单反所拍照片:

\

摄影1《命悬一线》

\

摄影2《长河落日圆》

 

  中国文艺评论网总编辑:周由强

  责编:何美

  

  延伸阅读:

  中国文艺评论微信号:“中国最美期刊”《中国文艺评论》杂志征稿和征集美术、书法、摄影作品启事

  中国文艺评论网·原创首发

  中国文艺评论网·独家活动>摄影微评

  让影像穿越现实(李树峰)

  文艺之旅|青藏高原摄影:生命的本色在于激情走过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