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首页>艺评天地>原创首发

父亲节 | 聆听周华健与李宗盛,你更喜欢哪首歌:《亲亲我的宝贝》《希望》

发布时间:2018-06-13来源:中国文艺评论网作者:朱小松 收藏

 

《亲亲我的宝贝》

  每一次听到周华健演唱的《亲亲我的宝贝》和李宗盛演唱的《希望》,总会被他们浓浓的父爱和深深的责任感所打动。这两首作品都是写亲情的经典作品,而且感情充沛、想象力丰富、表达到位,让人感到温暖亲切,感悟父爱的伟大。

  “亲亲的我的宝贝,我要越过高山,寻找那已失踪的太阳,寻找那已失踪的月亮。亲亲的我的宝贝,我要越过海洋,寻找那已失踪的彩虹,抓住瞬间失踪的流星。我要飞到无尽的夜空,摘颗星星作你的玩具;我要亲手触摸那月亮,还在上面写你的名字……”

  孩子的出生,给作为父亲的周华健带来了莫大的喜悦,也带来了“想入非非”的动力。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想象力超常。“寻找那失踪的太阳”“寻找那失踪的月亮”“寻找那失踪的彩虹”“摘颗星星作你的玩具”“亲手触摸那月亮”“还在上面写你的名字”,这些不合常理的“疯话”,却因为孩子的降临,而变得皆有可能了。疯话也不“疯”了,还可以被当作可以实现的“神话”。一句“啦啦呼啦啦呼啦啦啦”,周华健自创的表达生儿喜悦的象声词,把父爱推向高潮。

\

周华健表演现场

  作为成熟的艺术家,既要有发散性思维、奇特的想象,又要能收得回来、平安落地,即反常合道。有过许多奇思妙想之后,周华健没忘记要平安落地:“最后还要平安回来,回来告诉你那一切,亲亲我的宝贝。”“平安”,这是亲人间最大的承诺和安慰,说明这位父亲既有童心,又有理智。周华健想到传说中的“雪人”:“我要走到世界的尽头,寻找传说已久的雪人。还要用尽我一切办法,让他学会念你的名字。”不仅要找到,而且要对其进行驯化,让其“学会念你的名字”。难度之大,不亚于第一段的梦想。当然“最后还要平安回来,回来告诉你那一切,亲亲我的宝贝”。过程虽很艰辛,结果却很完美。这不正是我们每一位做父母的,要带给孩子美好未来的精彩童话吗?

《希望》

  相较于《亲亲我的宝贝》的潇洒飘逸,李宗盛演唱的《希望》则显得哲思动人。如果说周华健是在告诉你,我们要为孩子做些什么,那么李宗盛则告诉你,孩子的降临对于父母的人生意味着什么。在李宗盛眼里,孩子是自己人生旅程的动力之一和精神世界的庇护所。歌词第一段开门见山一吐胸臆:“养几个孩子是我人生的愿望,我喜欢她们围绕在我身旁。如果这纷乱的世界让我沮丧,我就去看看她们眼中的光芒。”都说中国的知识分子要有入世和出世的思想,正所谓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孩子的陪伴是我们人生的润滑剂和加油站。“总有一天我会越来越忙,还好孩子总是给我希望。看着她们一天一天成长,我真的忍不住要把梦想对她讲”。孩子也是父母最想倾诉的对象。“总在她们的身上看到自己过去的模样,对自己,对人生,对未来的渴望。她们是我的希望,让我有继续的力量;她们是未来的希望,所有的孩子都一样。她们是未来的希望,但愿我能给她一个最像天堂的地方。”伴随孩子的成长,李宗盛看到了“希望”,讲出了心中的“梦想”:“但愿我能给她一个最像天堂的地方”,这多少带有对现实的缺憾和对未来的期许。

\

李宗盛表演现场

  歌词第二段李宗盛回忆起孩子出生时的模样:“依稀记得她们出生时的模样,我和太太眼里泛着泪光。虽然她长得和我不是很像,但是朋友都说她比我漂亮。”笔者常常惊讶李宗盛的诚实和坦白,怎么这样的话也能写进歌词呢?正是他的以自我为原型的诚实和坦白,为受众提供了一个活生生的人生参照物。用自己的真实经历和真实感受,掀起别人心中感情的波澜。“毫无意外我真的越来越忙,还好孩子总是给我希望。如果能够陪着她们一起成长,生命里就算失去一些别的又怎么样。”在李宗盛的字典里,有得必有失,两者不可兼得。孰轻孰重,感情的砝码必定倾向于亲人的一边。“总在她们身上看到自己过去的模样,对自己,对人生,对未来的渴望……虽然我难免还是会想,这样的歌很少人会欣赏。这一首歌无关儿女情长,只献给我家那三个可爱的姑娘。她们在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虽然我总是身在远方,我生命里美好的一切愿与她们分享。”这一大段喋喋不休地表达正好体现了李宗盛,一个内心充满爱的父亲,对孩子、对自己、对人生的希望。这首歌也是他本人“最喜欢的歌之一,尤其觉得很温暖”。

  笔者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内地表现父爱题材的歌曲作品,大多是从做儿女的角度,以一颗感恩的心去表达父爱如山,带着亏欠和内疚。父亲的形象往往过于写实、过于类型化和晚会化。作为倾诉者的儿女,在情绪上比较沉重和压抑,煽情成份过重。而周华健的《亲亲我的宝贝》和李宗盛的《希望》则显得收放自如,在娓娓道来中彰显人性的暖光。歌词要充分表达丰富多彩、复杂多变的人性,这是一个老话题。但在创作中真正实践起来,有不小的难度。特别是写给自己最亲近的人,更是难上加难。正因为太熟悉了,反而容易忽略美感。同时,表现人性又常常受到作者自己和外部环境的种种局限和制约。特别是在把握人性的善恶及弱点方面,需要不断实践。

泉水叮咚响

  近年来,正是我们对人性的尊重和包容,才使我们的文学艺术越来越具有人民性和大众性。还记得改革开放初期对军旅歌曲《泉水叮咚响》结尾句的争论,是“祝你身体健康”好呢,还是“时刻紧握手中枪”好呢?即文艺是为“小我”,还是为“大我”?其实文艺是为人生的。最后选择比较含蓄的“只要听到这泉水叮咚响,这就是我在他身边轻声歌唱”。尽管这样的结尾并非是最完美的选择,却有如破冰般开创了内地在“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爱情歌曲的先河。再后来,随着思想解放的进一步深入,有了更为直接表露人性情感的军旅歌曲《说句心里话》等。好的文艺作品,总是会在欣赏完后有一种一吐胸中块垒的愉悦感。

《朋友》

  在展现人性多样性的方面,港台流行歌曲有很多我们可以借鉴的地方。这也是它们在改革开放初期横扫内地的主要原因之一。比如周华健演唱的《朋友》,承认“有过错”、懂得“会寂寞”,使抒情主人公的形象变得真实可信。又如李宗盛的《凡人歌》定位在凡人,人性的弱点就客观存在,“难免有杂念。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容易义气用事,“一怒为红颜”。再如赵传的《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外表冷漠,内心狂热,那就是我。我很丑,可是我有音乐和啤酒。一点卑微,一点懦弱,可是从不退缩。”这种以退为进、大胆承认自我的不完美、又去追求完美的思想境界,打动了许多人。反观近年来内地的一些歌曲创作,极力示强,回避人性的脆弱和不完美,努力塑造超人性,甚至神性,最终呈现出来的艺术效果往往适得其反。也许有人会认为,描写小人物或凡人可以暴露人性的不足和不完美,而表现英雄人物和大人物必须“高大全”,但这种描写往往不近人情,更无法打动人。

《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

《凡人歌》

  歌词注重人性化的描写,既是优秀作家必备要素,又是成功作品的必由之路。试想,如果鲁迅的《狂人日记》只有对封建社会“吃人”的批判,而没有“狂人”对自己或许也吃过人的反省;如果艾青的《我爱这土地》只有对“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的赞美,而没有对作者自喻小鸟死后“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的“死了都要爱”的形象对比;如果雷抒雁的《小草在唱歌》只有对张志新不畏强权的歌颂,而没有诗人对自己满足于“昏睡的生活”的无情解剖,那么这些作品就不会有强烈的思想性和艺术性,更达不到划时代的里程碑式意义。反观那些“美”得让人生出迷茫的风光歌曲,“甜”得让人不知古今的“中国风”,“正”得让人有距离感的命题作品,是不是也应该从有血有肉、有刚有柔的经典作品范例中,得到某种有益的启示呢?

 

  作者:朱小松,中国音乐文学学会常务理事、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评论学会会员、国家一级编剧

 

中国文艺评论新媒体总编辑:周由强

选编:韩宵

网编:杨振峰

 

  延伸阅读: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纵览

  【父亲节•漫画】世界那么大,别让老爸等太久!

  评《中国新歌声第二季》:老歌新唱受欢迎

  父亲节|妈妈是神,而爸爸是超人

  母亲节,把爱唱出来,让爱不等待!

  往事值得回味,好歌常留心扉——评台湾“流行音乐教父”刘家昌的歌词作品

  高晓松的那首《越过山丘》——致李宗盛先生

  魏德泮《歌词美学》一书,为何获乔羽、阎肃等词作家好评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