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首页>艺评天地>原创首发

《山海经·奔月》观剧微评:悲莫悲兮生别离(陆明明)

发布时间:2018-05-10来源:中国文艺评论网作者:陆明明 收藏

  嫦娥奔月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广为流传的神话故事。中国人对嫦娥、后羿、吴刚、玉兔这些神话形象耳熟能详,上至耄耋老人,下至垂髫儿童,提到这些形象,仿佛每个人都能讲出一个自己所熟知的“嫦娥奔月”的故事,然而对于故事的来源与真伪却又莫衷一是。

嫦娥奔月图

  其实不用说今人,就是在古代,“嫦娥奔月”也没有一个统一的版本,不同典故、传说中的记载也不尽相同。最早记载“嫦娥奔月”的是商代典籍《归藏》,在该书及汉代刘安的《淮南子》中,嫦娥的形象并不光彩,是私下窃取了仙药,飞身成仙的。也有故事记载嫦娥是受了小人逢蒙的逼迫,情急之下,误服仙药,奔向月宫。无论前者,还是后者,最终嫦娥都是追悔莫急,思夫不已。唐代李商隐更有“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的诗句。

歌剧《山海经·奔月》

  本次在中央音乐学院首演的歌剧《山海经·奔月》,既未拘泥于古代神话传说的窠臼,也没被《山海经》中神魔、异闻、志怪等光怪陆离的奇幻世界所束缚,而是力求挖掘故事中复杂多面的人格形象,探求古人与今人在内心世界和情感诉求中的共通之处。以歌剧和交响乐跌宕起伏的音乐语言,搭建起一部前所未有的“嫦娥奔月”故事。《山海经·奔月》虽以《山海经》为名,实则是一部嫦娥的自述与独白。

歌剧《山海经·奔月》

  作为一部歌剧,《山海经·奔月》善用悠扬的唱腔、多变的技巧、唯美的舞蹈和浑厚的交响,去刻画人物形象,增添戏剧冲突,表现情感起伏。比如第一幕第三场《嫦娥》,在舞台宁谧幽蓝的光影中,妇女们正在纺布浣纱。乐队以轻柔舒缓的节奏,衬托这份安宁。此时嫦娥出现,女生小合唱唱出动人的旋律,“嫦娥,嫦娥,你像月光,柔情似水长,祈福着后羿回乡”,紧接着嫦娥唱出咏叹调“晚风轻抚着我的脸庞,浣纱河静静流向远方,月亮撤下银光,照着山林,照着村庄”,随着情绪的上扬,乐队逐渐进入,与人声呼应,表达出嫦娥复杂的心境。

  再如第三幕第一场《伤痛》中,后羿战妖伤重,嫦娥担忧丈夫,心绪不宁,哀愁落寞地演唱了一段咏叹调《问广寒》:“月亮有没有广寒宫,广寒宫那里冷不冷?是不是没有黑暗也没有阴影,是不是永远的宁静和光明;渴望世界像月宫一样光明平静;渴望这个世界上没有恶魔,也不需要英雄。”哀怨悲切的唱腔,和着清冷的月色,惆怅的旋律,仿佛引领着观众走进嫦娥的内心世界。

  最令人动容的是第四幕第三场《奔月》。嫦娥和吴刚为救后羿而生命垂危,此时只有不死仙药才能挽回他们的性命。后羿在“生离苦,死别痛”的情感纠葛中,选择了“生离”,给嫦娥和吴刚服下仙药。

歌剧《山海经·奔月》

  离别之际,后羿与嫦娥有一段重唱,“嫦娥,我的爱妻,我多想永远把你抱在怀中,可现在只能和我的爱妻永远天地相隔……”后羿对过往未能给予嫦娥足够的温暖与关爱追悔莫及,而嫦娥更是哽咽着唱出了她的离愁别绪。“后羿,我为爱你而生,我因你而渴望生命……我接受你对我生的选择,你也要接受一个只能思念你的嫦娥……”此刻,舞台、天幕、侧幕出现漫天星光、浩瀚天际,嫦娥、玉兔、吴刚和桂花树纷纷飞向月宫。

  除了大量的歌剧唱段、交响诗篇和舞美灯光以外,剧中所使用戏剧的暗示与铺垫也非常多。其中令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嫦娥几度在夜色中向月亮倾诉衷肠,袒露她在白日里面对丈夫、面对万民无法言说的愁绪与哀怨。因为这并不符合她作为英雄之妻、万民之母的身份。

  伟大之于男人,是一份无以复加的荣耀;之于女人,却是随时能将她平静生活掀翻的狂风巨浪,就像剧中嫦娥的唱段,“大家都说我的爱人可敬可爱,可谁知道我心中的无奈。我的柔情留不住爱人的脚步,他宁愿面对危险的敌人和妖魔鬼怪”。

  战争的荣耀与功勋属于后羿和他的部族,而忧虑与离愁却只属于嫦娥自己。昼不能息、夜不能寐,嫦娥心中这份愁绪郁结难舒,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只能寄愁心与明月,送往远在天上的广寒宫。类似的内心独白不只一次在剧中出现,也为最终后羿与嫦娥的生离埋下了伏笔。

  在我看来,贯穿《山海经·奔月》这部歌剧始终的一个主题就是“生别离”。无论是后羿长年征战在外,嫦娥独守空房;还是嫦娥奔月飞仙,与后羿天地永隔,都没有偏离这个主题。

  在“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的古代,人们对于生离有着比现今更加深刻的体会,也更懂得其中的苦痛与煎熬。《古诗十九首·行行重行行》中就用“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和“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来形容女子思君不归、久盼成疾,直至日渐消瘦、面容枯槁的悲切与苦闷。古语讲,死生契阔,与子成说。然而天地永隔,终究无能为力。悲莫悲兮生别离,世间最痛,便是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歌剧《山海经·奔月》

  纵观整部歌剧,里面刻画了很多形象,弯弓射日、镇妖驱邪的英雄后羿;忠心耿耿、重情重义的部下吴刚,古灵精怪、讨人欢喜的精灵玉兔。可我却唯独记住了这个温婉如水、饱含情愫,只望两情久长、朝朝暮暮的女子嫦娥。或许是因为在她的身上,我仿佛看到了英国诗人拜伦的那句名言:爱情是男人生命中的一部分,却是女人生命的全部。

 

(作者:陆明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编辑)

 

中国文艺评论新媒体总编辑:周由强

图文编辑:艾超南

 

  延伸阅读:

  中国传统文化的新时代阐发——联套歌剧《山海经·奔月》观后感(魏德泮)

  联套歌剧《山海经》之《奔月》将首演,中国文艺评论网福利来啦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