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首页>艺评天地>原创首发

对话电影《金珠玛米》导演杨蕊:西藏硬汉的铁血之争

发布时间:2017-12-13来源:中国文艺评论网作者:赵丹 收藏

  电影《金珠玛米》是一部展现西藏解放的电影。导演杨蕊用类型片方式另类打造少数民族题材电影。电影中人物形象鲜明,塑造了一系列的藏族硬汉形象。电影讲述了解放军战士华山在执行任务过程中,与当地头人、土匪和差巴(给农奴主支差的人)之间发生的曲折故事。展现了历史变革之际西藏各阶层之间的人性碰撞,以及藏汉两个民族相互融合的过程。

 

  洛桑念扎

      赵丹:《金珠玛米》是一部少数民族电影。现在电影市场,观众都很喜欢小鲜肉形象。您觉得我们这部电影的男演员的魅力能不能获得市场的认可呢?

金珠玛米海报

  杨蕊:我觉得现在网上我们剧组几位男演员的的照片已经到处都是了,观众称他们为所谓的“男神”。我要他们穿黑色的西装,就是不想还让他们以传统的穿着藏族的衣服进行奇观化的展示。当他们驾驭起来我们今天最时尚的妆容,你会发现他们具有他们非常独到的魅力。

  有种复杂的魅力是他们的民族天然带来的,他们的层次和感受力都非常丰富,他有野性,有神秘,有性感,可是他又干净、又纯粹,又专注。所以这些东西在他们身上集合在一起,他们可以驾驭今天最国际范儿的,最现代性的,最时尚的衣装、造型。

  电影是用来造星的。其实这部戏的汉族演员都是不错的,但我们就是要有所区分。我们这次的宣发,重点就是推这些西藏的“男神”,因为这是你们没有见过的,真正的,西藏荷尔蒙硬汉,你会发现他们不是只会穿着兽皮衣服、羊皮袄出现在你面前。他们穿着西装,其实更好看,更能驾驭这种时尚感。我们所到之处一片惊叫,他们可以说是“通杀”,大家对待他们就像对待明星一样,我们的念扎,经过这几次路演,粉丝已经长了几万了。

金珠玛米海报二

  赵丹:电影还是有很多打斗场面。还有比如央金和三个男人,其中有汉人,头人和爱人之间的关系,您这种故事的建构有没有什么自己的考虑?比如艺术性和商业性之间的平衡,尤其是如何与当下观众对话,适应当下市场等相关方面的思考?

  杨蕊:因为十八军很多的解放军是留在了西藏,后来娶了当地的藏族姑娘。确确实实这种事情是非常多的。但是我依然觉得,解放军战士和藏族姑娘“滚床单”这种情节,显然不太适合表现。它只能说有这样一种情愫。因为央金身上,她代表了一种康巴女人,被权利所束缚,内心又很不羁,很向往自由,她很希望能够借助某种力量,找到自己的同盟。

  她不懂什么叫做解放军,她也不知道解放军的意义是什么,但她只知道又来了一个敢于蔑视权威的人。于是在他身上,央金寄予了自己向往自由的理想。所以电影其实通过一个女人和三个男人之间的纠葛作为叙事线索。

 

  赵丹:电影是一场战争,还是回归到人性本身的故事呢?

  杨蕊:我并不想铺开了去讲一个宏大叙事,本来就是一个汉族小兵的故事,一个汉族士兵的故事。我把解放西藏放到远景,作为这个故事的背景来表达。所以这个士兵他看到了权利的斗争,他也置身于这样一个斗争中,他似乎也总想去解救某些人。从一开始他就在做一些解救性的工作,他总要去挑战某些秩序,总要以他自己的想法去做一些解救性的事情,最后他实际上也是解救了另外的一种爱情,一种真正的为了自由而抗争的爱情。可是真正到银幕上,无论藏族观众还是汉族观众,也不太会接受穿着藏袍的一个姑娘和解放军接吻的画面。他们的感情也只能点到为止,不太可能再往前一步,这就涉及到一个文化观感和情感的问题。

 

  赵丹:您做的确实非常成功,同时也带给现在的电影拍摄很多启示:实际并不像人们以为的少数民族人物就是某种刻板定型,您其实用自己的拍摄和人物形象打造,不仅说没有束缚人物,反而丰富了这种人物形象。

  杨蕊:他们现在这样不仅有味道,而且内在有力量,有底蕴,是特别耐人寻味的。我经常说,我们拍的是演员,我们拍的不是明星,他们的眼睛里面是有东西的。他们的脸上是有内容的,他们的所有气质,他们的一举手一投足都在讲故事,这就是他们的魅力。

 

  赵丹:关于头人这个角色,人物一出场,好多观众都马上认出了他反复出演过“头人”这个角色,比如印象比较深刻的《红河谷》。刚刚映后交流,演员多布杰也坦言曾经两次拒绝出演,直到您修改剧本到他满意为止。是这样吗?

金珠玛米 多布杰海报

  杨蕊:他也没有说完全拒绝,但是他很犹豫,因为起初他没有从剧本中看出特别闪亮的东西,他觉得很难突破。

  多布杰也给我讲了西藏很多真正的贵族。他说:“我不想再演一些重复性的角色,因为重复性的西藏贵族角色特别招西藏人骂,但是我们的西藏贵族其实不是这样的,并不是穷凶极恶的,或者像土地主一样的。”多布杰就给我讲了一些西藏贵族的真正表现,我也听取了其他人关于西藏贵族表现的描述。

  于是,我就琢磨他的形象,然后也回忆脑中熟悉的老贵族形象,其实他们都代表对某种既定秩序的捍卫。在这种既定的秩序中,他有他自己的权威性,他有他自己的尊严,也有他自己的修养,有他自己的为和不为。我觉得你很难说他错,因为时代往前走,他被抛弃了,这不是他的错,这就是他的规矩,他离开他的秩序他是活不了的。所以其实这样的人他很悲壮,也很悲凉,但是你不能因为他被时代抛弃了,就不给予他足够的尊重。所以在这样一个人物身上,我倾注了自己很大的情感。

 

  赵丹:《金珠玛米》回归到叙事,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能不能稍微透露一下?

  杨蕊:我在跟编剧谈剧本的故事结构时,我说你记住四个字“此消彼长”。什么是“此消彼长”呢?其实就是西藏各种力量的此消彼长,当50年代的一个血气方刚的热血青年,进入到遥远偏僻的西藏,他认为自己是一个拯救者,他认为自己是一个救世主,所以他什么都要救:马,他也帮着找,农奴的手他也不让砍,解放军的粮食他也想办法,他觉得自己可以做任何事情,因此不仅仅观众认为他是主角,他自己也认为他自己是主角。不仅是电影的主角,更是世界的主角。所以,他说他要一个人去救央金,他是一个个人英雄主义者。但是,他的命运有一个逆转。这个西藏的世界远远比他想象的诡异得多,人和人的争斗也要比他想象的复杂得多,因此到了后半段,他变成了一个旁观者,目击者,而这个旁观者和目击者恰恰就是他真实的心理体验。他发现,一旦上路之后,所有西藏的力量纷至沓来,这时候他就变成了一个平凡的士兵,他就被裹挟到一个大的冒险当中去,之后他竟然成为一个被解救者。他不过是到最后完成了一次救赎而已,这其实就是一种反类型。

 

  赵丹:但这种反类型却是非常真实的,人有时能做到的事情真的非常有限。

  杨蕊:对,所以我经常说,我希望我们看电影的时候能少一点派性,多一点人性,不要设置一定是什么样的框架。

 

  赵丹:这部电影从拍摄到马上公映,有没有因为涉及少数民族敏感问题而遇到过什么阻力,是因为审查?

  杨蕊:是。我们2015年下半年其实就已经做完了,之所到今天才上映。就是因为两年多来一直在修改,大概有150多条修改意见。其实是军事、政治、宗教、民族方方面面的力量在撕扯着。在这样一种力量的撕扯下,肯定会损害、影响电影的艺术完成度,我们也必然要做出一定的妥协,所以这部电影其实也包含了我们的妥协和坚持。

 

  赵丹:西藏问题,包括全世界的和平问题,人类之间的平等、和谐相处问题现在依然存在,所以说,您虽然拍的是少数民族,又是历史事件,但却是人类话题,永世话题,是吗?

  杨蕊:是的。

金珠玛米 洛桑念扎海报

  赵丹:导演,您在体现普遍人性的时候,却选择以少数民族为视角,是不是有您自己特别的理解?

  杨蕊:少数民族并没有不同,我们其实是以少数民族为镜子,能够看到我们身上隐藏的东西,比如说他身上的血性,比如说他身上的自尊感,比如说他们身上的担当和力量,比如说他们对情谊的重视,对价值观的守卫,他们都像是我们的镜子。因为我们在现在这样一个体系里面已经太久了,我不觉得我们跟他们有什么不同,但是我会觉得我们身上有很多东西被埋没了,或者说我们自己已经看不到了。我之所以去拍他们,并不是觉得他跟我们不同,而是我觉得他跟我们太一样了。一个男人,用他的雄性拯救力,举起自己部落的旗帜,去挽救妇孺,去对抗敌人,这是全世界通吃的原型故事,这个不是什么烂俗的东西,这种热血故事是大部分人身上都有的。

 

  赵丹:其实我们也可以把这部电影比喻为“金珠玛米”,它正是对“主旋律电影”的一种突破。

  杨蕊:对。但是我知道,西藏电影在往前走。原来很长一段时间西藏相关部门都不敢为这部片子放行,他们觉得这部片子里有太多的第一次,有太多的突破,所以没有任何人敢为这部电影的审查通过放行,敢签这个字。所以这中间做了大量的工作。今天,他们可以站出来说,这是一部非常棒的电影,我相信,以此为一个边界,那么这个边界又扩宽了,我不能说主旋律电影怎么样,但是对于民族电影来说,它一定是往前大大地走了一步。

金珠玛米 阿旺仁青海报

  赵丹:《金珠玛米》您怎么考虑市场因素呢?

  杨蕊:其实很多发行方对这部电影非常期待。我们知道《权利者的游戏》风靡全球,《金珠玛米》也是一部西藏冰与火之歌。讲述的都是在权利斗争中,情感与情欲的关联。中国如果要拍摄一部中国版本的冰与火之歌的话,只可能在西藏,它有异域风情和高原奇观,而西藏故事里也涉及人性的复杂与非常丰富的斗争。

  今年的西藏电影非常有热度。今年的几部西藏题材的电影其实反响都不错。我们这部质量上不比它们差,可以延续这个热度。昌都市是我们中国最后一个没有开放区,这个城市的表现,是作为中国最后一个秘密之地来展现的。藏东奇观在这个电影里第一次展现。我们塑造了一批西藏的硬汉形象。我们有西部硬汉形象,但是没有西藏的。这部电影集合最优秀的西藏男演员,打造全阵容的硬汉形象。这也是我们这部电影的突破。当这些优秀的男演员出现在都市,也会引起迷妹们的尖叫。这也是这部电影的看点。

金珠玛米 上戏首映

(文/赵丹)

 

延伸阅读:

      名家影评 | 都说冈仁波齐是一座山,我却看到了一条河

      爱与自由,那不过是我们对西藏的向往?

      当代语境下的西藏艺术

      西藏累计译制藏语电影2000多部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