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首页>艺评天地>原创首发

内蒙古通辽视听音乐会《敖包相会的地方》:面向当代的草原视听艺术

发布时间:2017-09-25来源:中国文艺评论网作者:美成 收藏
编者按:
      他们的舞姿,曾绚丽在国家大剧院等艺术殿堂。
      他们的歌声,曾传唱于欧亚非大陆的异国远邦。
      他们的音乐,曾回响在首都北京等地音乐厅,回响在央视演播大厅如雷的掌声中,回响在远方游子梦里的故乡。
      这一次,他们回来了,回到眷恋的家乡科尔沁,敖包相会的地方。
      在庆祝内蒙古自治区成立70周年之际,内蒙古通辽市民族歌舞团文化惠民演出视听音乐会《敖包相会的地方》,于2017年9月6日至10日在通辽市辽河剧院震撼回归。请看文艺评论家怎么评:
 
原题:面向当代的草原视听艺术
——内蒙古通辽视听音乐会《敖包相会的地方》述评  

\

  《敖包相会的地方》

  视听音乐会是文艺的集成,很能体现时代的文化成就。内蒙古通辽市民族歌舞团创作演出的视听音乐会《敖包相会的地方》,是一部能够充分体现“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阐发中国精神、展现中国风貌”,视听一体、面向当代的草原音乐叙述文本。音乐会声情并茂展示了科尔沁草原民族生活、民族性格、民族发展、民族记忆和民族精神的历史形成和当代延展。

\

  《敖包相会》

  生动阐释“多元一体”民族大团结。音乐会以经久传唱、脍炙人口的《敖包相会的地方》小角度切入,突出民族性和地域性特色;采取主题叙述、分层叙述并用的方式,通过《牧歌》《壮歌》《恋歌》《赞歌》四个气势宏大的篇章,集中展示了时间、地点、民族、生活、历史、演进等多重维度。用音乐认同的方法和特点,彰显了科尔沁草原人在当代文化多样性中的文化认同与身份确立,呈现了科尔沁文化独特的记忆标识。

  创新升华草原文艺。蓝天白云、长调呼麦、马头琴、安代舞等传统的表演方式,曾给观众留下了几乎固化的欣赏模式。此次音乐会第一篇章采用倒叙的手法,打破了过去现实主义表达在时间上续起的即成认识,以《天上的风》为开篇,带动观众在抽象表现主义氛围中,逐步唤起对具象草原的种种印记。伴随歌声、舞台背景的渐次展开,蕴藉在天地间隐含的爱和情感从时空飘落、翩然而至,打开并进入观赏者的知觉之门,令人深情凝视,并高声赞颂草原,赞颂对苍天、厚土的记忆、感激、眷恋和期盼。

\

  阿木古楞《牧民歌唱共产党》

  传承草原文艺使命。“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主题,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本台音乐会通过交响乐《嘎达梅林》强化了这样的使命感。19世纪和20世纪之交,后浪漫主义把经典浪漫主义的理想与语言推向了极致,随后印象主义、表现主义、原始主义、新民主主义和未来主义交替出现,使得过去传统音乐的语汇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众多的音乐家将西方音乐的民族特质相结合,在浪漫主义、现实主义和表现主义的世纪交汇中汲取养分,最大限度表达、阐释民族音乐的情感表现。

  交响乐《嘎达梅林》就是这样一部经典的音乐作品。乐曲在常见的交响音乐乐队的建制中,加入了合唱、四胡、长笛等,民族特点浓郁,深化和加强了乐队的技术性能和表现力。作曲家采用了李斯特的主题变形和勃拉姆斯的展开式变奏等手法,在精准把握原曲立意的基础之上,再次编排、创新演绎,丰富了作品的内涵。在“苦难”“抗争”“怀念”“回响”四个既联系又相对独立的音乐单元,完整表达了嘎达梅林英勇抗争的民族精神,鼓舞人心。

  通常意义上,我们讲民族的就是世界的。那么,以交响乐为载体,加入人声、四胡、横笛构成的《嘎达梅林》,其现实意义不仅在于交响乐被广泛接受,从而对外架起了易于传播、交流的通道,更加深刻的意义还在于,通过交响乐把民族题材翻译成世界语言,这种在音乐的传承和叙述中所传递的英雄使命意识,将推动当代民族性格、人文精神的双重塑造。

\

  《民歌》

  集中展示草原文艺美学。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指出:“文艺创作如果只是单纯记述现状、原始展示丑恶,而没有对光明的歌颂、对理想的抒发、对道德的引导,就不能鼓舞人民前进。应该用现实主义精神和浪漫主义情怀观照现实生活,用光明驱散黑暗,用美善战胜丑恶,让人们看到美好、看到希望、看到梦想就在前方。”本台音乐会在逻辑安排上,突出了“美”“和谐”的递进关系,体现了音乐表演美学的三个原则。

  一是忠实原作和表演创造的统一。比如民歌改编的交响乐《嘎达梅林》《万马奔腾》,速度和力度的变化、主旋律和变奏的变化、忠于原作和个性创造的结合,都体现了表演美学原则的真意。

\

\

  《万马奔腾》

  二是历史风格与时代精神的统一。传统歌曲《牧民歌唱共产党》《蓝天的诗》是现实主义的传统优秀剧目,曲调继续保持了民歌的风貌,在乐队伴奏上作了很大调整,体现了创新精神。《守望相助》集中体现了草原人民心手相牵、根脉相连的血肉联系。

\

  《守望相助》

  三是表演技巧与艺术表现的统一。整台音乐会演出人员众多,《天上的风》《敖包相会》《蓝天下的科尔沁》参加演出人员都达百人。灯光、音响、背景、字幕、舞台各功能部分,在导演和指挥的统一调度下,多层配合有序,有条不紊展现了整体与细节的统一。乐队弦乐、管乐、打击乐、民乐、和声历经磨合、锤炼,洗净了斧凿的气息。参演人员扎实的演奏技能,确保了整台音乐会的视听品质。

\

  《敖包相会》

  音乐会的高潮部分出现在第三篇章《恋歌》中的科尔沁民歌《万丽》《牧马青年》《哲德尔娜娜》《迎亲歌》《宴歌》联唱和尾声《永远的安代》。通过音乐会,我们欣喜地看到,科尔沁草原文艺在新的时代,正在以多种多样的方式,生动印证文化通过交融、共享获得繁荣进步的普遍规律。

\

  《永远的安代》

  文艺是人类具有审美意识形态属性的把握世界的方式。视听音乐会《敖包相会的地方》,既令人赏心悦目,又倍感欢欣鼓舞,不仅是“历史音乐的民族志”,而且还在兼收并蓄、开放包容的基础上,充分反映出北方少数民族共热、共舞的盎然状态和融合、发展的时代变迁。

\

  音乐会在北京保利剧院举行

  作者:美成,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内蒙古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内蒙古电影家协会会员,内蒙古戏剧家协会会员

      选编:赵嘉琛,中国文艺评论网

 

  延伸阅读(点击可看):

      宋生贵:草原艺术系统研究的重要收获

      新丝路与新思路:民族文艺论坛响应“一带一路”战略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