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杂志邮箱 新媒体邮箱
首页>《中国文艺评论》>艺象点击

爆款网络剧审美特征与机理研究(马立新 安楠)

2021-03-12来源:《中国文艺评论》 作者:马立新 安楠 收藏

  内容摘要:爆款网络剧是一类兼具高流量和高品质的作品,在人物性格塑造、叙事情节设置和视听语言风格等方面都显现出独特的本体特征。它通过双边互动和引入争议话题,解构和重构出标志性的精神娱乐场域,形成了别样的接受美学。

  关 键 词:网络剧 审美特征 美学机理 美学效应 网络文艺

  近年来,网络剧发展迅猛。2019年,各大视频平台上线网络剧275部,而2020年上半年我国网络剧上线数量就达到356部。[1]更加引人注目的是网络剧的制作趋向精品化,思想内容和品质不断提升,并涌现出像《白夜追凶》、《河神》系列、《心理罪》系列、《延禧攻略》、《长安十二时辰》、《陈情令》、《庆余年》、《我是余欢水》、《隐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等诸多爆款作品,成为当下文艺生态格局中的一道靓丽风景。这类网络剧在文本建构方面有何本体特征?其美学机理如何?本文试图对其进行初步探究。

  一、爆款网络剧的审美特征

  对于一切影视艺术文本而言,人物形象、叙事结构和视听语言是决定其美学质量的三大核心要素,也是决定其能否成为爆款的最重要的内在创作要素。因此,要想阐明爆款网络剧的机理,必须首先从创作本体上考察三大核心美学要素的具体表现。为此,我们就不能不将其放在整个影视剧系统中进行比较,尤其是要将其与传统电视剧和那些普通网络剧进行重点比较分析。在这样的研究框架内,我们发现爆款网络剧在文本创作上存在着三个独特的审美特征:

  其一,反常规的人物形象。爆款网络剧的人物倾向于在对立的灰色地带游移。这些人物形象大体上可划分为三类标志性性格:(1)侠义型。这类角色“言必行,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爱己躯”[2],是中国爆款网络剧较为多见的一类颇具中国特色的人物性格。《长安十二时辰》中无妻、无子、无事业的张小敬是中国古代典型的浪人。长安遭难,他临危受命,对官员不卑不亢尽显大侠之洒脱,对朋友有情有义彰显大侠之担当,对百姓有恩有爱显露大侠之柔肠。同样类型的还有《庆余年》中为报恩情深藏身份的五竹叔、《陈情令》中忍辱负重而普救苍生的魏无羡等人物形象。侠义型人物性格常常以囚犯、仆人等身份性能和误解、怀疑等情感所指,展现其忧国忧民、为民除害、舍己助人的集体主义意涵。这类人物性格具有很强的民族文化特色。(2)缺陷型。这类人物形象往往作为主角出现,有的具有先天障碍,有的是后天经历突发事件后留下心理创伤。无论是先天具有还是后天形成,这样的不完美性格赋予了人物强烈的真实感。相较于传统影视剧人物关系设计司空见惯的“好”“坏”二元对立、正面人物高大全式的刻板模式,近年的爆款网络剧在人物性格塑造上向“政治上的强人,精神上的好人,经济上的矮人,身体上的病人,家庭里的罪人”[3]转变。《白夜追凶》中关宏峰为人正直,沉着冷静,思想缜密,是刑侦队的最强大脑,但因多年前误杀自己助手而患上黑暗恐惧症。类似的人物形象还有患有创伤性应激障碍的方木(《心理罪2》)、对烟过敏的小河神(《河神》)、对父亲死亡无法释怀而隐匿于暗处的秦明(《法医秦明》)等。缺陷型人物形象以恐惧、行为障碍、躲藏为生理缺陷,在日常活动中显露出平凡化、真实化、立体化的一面。这类人物形象具有极强的戏剧性色彩。(3)小人物大英雄型。这类人物形象是爆款网络剧的常见选项。余欢水(《我是余欢水》)以呆滞表情、黑框眼镜、油腻赘肉的“丧男”形象示人,可当他得知上司们自行生产的电缆不达标时,却三番五次提醒他们投案自首;面对持刀歹徒,他化生活中的丧气为勇气,赤手空拳与歹徒搏斗,救下受伤青年。《沉默的真相》中的江阳、张晓倩、张超等都如同余欢水一样是社会中的“蚁族”,但他们在关键时刻敢于舍命斗恶,面对逆境坚守善良。爆款网剧凭借这些再普通不过的小人物构建出对生活永不言败、对幸福不懈努力的大英雄形象。对观众来说,这类人物形象亲切可感,具有很强的共情效应。网络剧诞生于网络环境中,先天就具有反权威、反宏大、注重个体感受的后现代主义思想特性。[4]或许正是因为这个独一无二的技术性因素,爆款网络剧的人物性格塑造较传统影视艺术更加富有个性和立体。比如《隐秘的角落》中的警察叶军,倘若把他放置于传统影视作品中,很可能就是一个忠于人民忠于党、牺牲小家为大家的楷模人物。这些人物形象在很长一段时间统治着电视荧屏,以至于受众一看到警服、警局就会联想到形象高大、胸怀宽广、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完美人物形象。在某些网络剧中正面人物也具有类似的性格特征,而在能引起观众广泛讨论的爆款网络剧中,正面人物就不再是完美无缺的伟人了,而是变成了个性鲜明、生活气息浓烈的身边人。比如《白夜追凶》的刑侦队长周巡,他的口头禅“我靠”“今天查不出来都给我滚蛋”“老关,你怎么看”等,都丰富了荧幕上的正面人物形象,这样新颖的人物形象开拓了观众的审美经验,在吸引热爱破案剧的男性受众的同时,还吸引了大量喜欢阳刚之气的女性受众。

  ……

  阅读全文请点击底部“登录后查看PDF完整版”。文中图片来源于豆瓣,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马立新 安楠 单位:山东师范大学数字艺术哲学研究中心;中国传媒大学

  《中国文艺评论》2021年第2期(总第65期)

  责任编辑:易平

 

  ☆本刊所发文章的稿酬和数字化著作权使用费已由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给付。新媒体转载《中国文艺评论》杂志文章电子版及“中国文艺评论”微信公众号所选载文章,需经允许。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为作者署名并清晰注明来源《中国文艺评论》及期数。(点击取得书面授权

 

 

 

  延伸阅读:

  喜讯 | 《中国文艺评论》晋身C扩

  2021年《中国文艺评论》杂志征稿征订启事

  《中国文艺评论》2021年第2期目录

  莫让“饭圈”变怪圈

  寻找审美的最大公约数

  守正创新的2020年网络剧(刘妍)

  网络剧为什么大热?




  • 中国文艺评论网

  • “中国文艺评论”微信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