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首页>《中国文艺评论》>艺象点击

谈中国流行音乐参与世界文化潮流的路径(李广平)

发布时间:2018-06-27来源:《中国文艺评论》作者:李广平 收藏

\

  内容摘要:本文梳理了中国流行音乐作品与民族音乐资源的运用和成效,以具体作品和音乐家为例,分析了中国音乐走向世界性舞台参与世界文化潮流塑造的可能与路径,提出中国流行音乐在走向世界的进程中应提高文化自信,确立文化坐标,在不同的题材中选择创作方向等。

  关 键 词:中国文化 流行音乐 世界音乐 中国风

 

  中国目前的流行音乐发展,可以说到了一个千帆竞发、百花齐放的时代,尽管唱片业已成昨日黄花,但音乐流行的脚步却因为微信转发时代和音乐节目“选秀时代”以及网络音乐节目制作时代的到来而呈现一派繁荣景象。从来没有这么多的歌手在网络上千曲竞发,从来没有这么多的歌手见面会、歌手直播秀、唱片首发会、大中小型的演唱会在举行,微信公众号首发歌曲、微博首发歌曲、电视、网络、广告代言、商品推广、今日头条等新媒体的推波助澜,更是让各种各样的歌手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而互联网的普及应用和免费听歌,更让无数的人把无数的新歌天天往网络上倾泻,从来没有这么多歌曲和歌手在寻找知音,从来没有这么多音乐人可以轻易实现梦想!

  尽管现在“火”一首歌很难,因为泥沙俱下精品难觅;尽管红一个歌手很难,但是怀揣歌手梦想的年轻人依然前赴后继在歌坛拼搏。每年还是有一些歌曲家喻户晓,每年还是有一些歌手引来众人关注。那么,中国流行音乐是否已经具备文化实力参与世界文化潮流的形成与塑造?有哪些类型的中国流行音乐可以走向世界让人们惊奇惊叹?哪些路径更加适合中国音乐人在世界舞台展示?以下是笔者的一些思考,提出来供大家参考。

\

  其一,中国特色的少数民族流行音乐。就我的观察而言,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少数民族流行音乐依然是中国流行音乐目前发展的主要潮流。《阿姐鼓》的成功是一个良好的信号:世界各国基本上都把她归类为“World Music”风格的作品,在英国和美国都获得了相应的奖项;舞蹈家杨丽萍用云南原生态舞蹈和音乐汇集创作的《云南映像》风靡世界几十个国家,获得极高赞誉。容中尔甲以第一张专辑《高原红》超过30万的销量引人注目,最近他和旺姆的藏族史诗唱片《格萨尔王》在海内外引起强烈关注,他耗时五年精心打造的专辑《天唱•仓央嘉措》正式入围第十六届美国独立音乐大奖Annual Independent Music Award,这也是继先前拿下台湾传艺金曲奖“最佳跨界音乐专辑”奖及美国Global Music Award全球音乐奖银牌奖后,容中尔甲三度蜚声国际乐坛,用音乐向世界展示了中国民族音乐的魅力。萨顶顶的《万物生》专辑也在国际上有一定影响力:2008年4月,萨顶顶凭借此专辑获得英国BBC世界音乐大奖“亚太地区最佳音乐人奖”,获奖后,英国广播公司向全球直播了萨顶顶在阿尔伯特皇家剧院的专场演出。

\

马友友

  在欧美巨星掌握话语权的格莱美音乐颁奖礼上,中国面孔越来越多。2017年,中国音乐人张靓颖、吴亦凡、郎朗和马友友出席格莱美颁奖典礼。马友友、吴彤与丝绸之路乐团(Silk Road Ensemble)合作的专辑《Sing Me Home》(中文译《歌咏乡愁》),拿下了第59届格莱美“最佳世界音乐专辑奖”。马友友于1998年发起公益文艺组织“丝绸之路计划”(Not-For-Profit Silk Road Project),在2000年组建了丝绸之路乐团(Silk Road Ensemble,常被称为“丝路乐团”)。“丝绸之路”意在隐喻“连接和沟通东西方文化”,乐团21名成员有10位来自中国。吴彤可能是最跨界的角色——他不仅担任巴乌、笙的演奏和作曲,还是一位重要声乐演唱者。早在2007年的格莱美颁奖礼上,马友友与吴彤在内的21位艺术家合作的《欢乐与和平之歌》(Songs of Joy & Peace)获得了“最佳跨界古典专辑”大奖,吴彤与丝路乐团的《快乐》也曾获2010年格莱美“最佳跨界古典专辑奖”。因此2017年可谓丝路乐团“梅开三度”。

\

吴彤

  曾经在奥斯卡获奖的还有华裔作曲家谭盾(Dun Tan)。2002年,他为电影《卧虎藏龙》(Crouching Tiger, Hidden Dragon)配乐,不仅获当年奥斯卡的“最佳原创音乐奖”,还获格莱美的“最佳电影原创音乐奖”,2003年,以《吉他协奏曲》获得格莱美“最佳协奏曲奖”。1999年,杭天琪以专辑《追缘》,成为首位获得格莱美“终身艺术成就奖”的亚洲人。2011年,来自甘肃天祝藏族自治县的歌手央金拉姆因参与美国保罗•温特乐队的作品《Miho:Journey To The Mountain》,荣获第 53 届格莱美奖“最佳新世纪专辑奖”。同年,美国华裔音乐人田志仁的专辑《呼唤黎明》(Calling All Dawns)获第 53 届格莱美奖“最佳古典跨界专辑奖”与“最佳配器编曲伴奏奖”两项大奖。

  其二,人文化与民族化结合的摇滚音乐。崔健、汪峰等歌手以其独具特色的中国摇滚音乐震撼中国歌坛的同时,也在国外产生过广泛的影响。据我所知,运作草莓音乐节的北京摩登天空音乐公司就在纽约、洛杉矶等地举办过多场“摩登天空音乐节”。2014年10月,纽约摩登天空音乐节的成功举办,成为中国摇滚乐近年来最具影响力的一次推广,也是该年中国音乐产业最大事件之一,《纽约时报》等诸多海外媒体也意识到中国摇滚乐所蕴含的巨大能量。凭借品牌号召力,纽约摩登天空音乐节共吸引到六千五百余名观众,其中70%为华人,30%为纽约当地居民,他们在纽约中央公园相聚,共同见证了中国音乐节登陆美国的历史性一刻。首届纽约摩登天空音乐节邀请到13支优秀的乐队参演,除了美国乐队之外,重塑雕像的权利、后海大鲨鱼、二手玫瑰、万能青年旅店、舌头、张悬这六组中国摇滚乐乐队和艺人,充分让纽约媒体和观众感受到中国摇滚乐所蕴含的力量与潜质。中国摇滚目前已经和世界接轨,是有着无限发展前景的“活鱼”,对中国流行音乐有示范和推动的作用。

\

崔健

  其三,中国风格的商业流行歌曲走与世界潮流融合的道路将大有可为。最近几年的流行音乐界刮起一股“中国风”。以周杰伦为核心的R&B中国风,把西方嘻哈文化与中国色彩结合起来,成为这几年唱片与歌手趋之若鹜的创新手法。中国风是指用中国文化做底蕴,采取中国文化意象描摹世俗人情历史变迁,歌词采用深具中国古典文化背景的语句、并用现代流行音乐的旋律、唱法及编曲技巧,达到中国文化与现代世界音乐节奏的完美结合,是把含蓄空灵、写实写意、古典与现代、时间与空间融合在一起的文化歌曲。这种中国风格的商业流行歌曲还会持续成为一种流行的热潮,因为我们一直就是一个注重旋律的民族,流行的潮流怎么变,“中国心”是永远不会变的!据我的初步统计,经过翻译后由外国流行歌手演绎的中国流行歌曲有几十首之多,如Michael Learns to Rock翻唱崔健的《一无所有》成《I Walk This Road Alone》、翻唱张学友的《吻别》成《Take Me To Your Heart》、翻唱李健和王菲的《传奇》成《Fairy Tale》;胡夏《那些年》被whiteeeen翻唱成《あの頃~ジンジンバオヂュオニー~》;陶喆《爱,很简单》被Stewart Mac翻唱成《I love you》;王菲《我愿意》被瑞典歌手Lene Marlin翻唱成《Still Here》、王菲《因为爱情》被FLD5翻唱成《A force de t'aimer》等。

\

张学友

  那么,在中国流行音乐走向世界的进程中,政府管理部门可以做哪些推动举措呢?

  首先是树立“中国创造“的品牌意识。我们坐拥博大精深的中国音乐资源,可以做的事情实在太多。中国的侗族大歌、苗族飞歌、藏族各个地域的音乐资源、蒙古族各个不同支系的音乐资源、新疆维吾尔族的十二木卡姆、哈萨克族的音乐、塔吉克族以及云南多个少数民族的音乐,汇成了中国民族民间音乐的海洋,不仅有陆上丝绸之路,我们还有海上丝绸之路、陶瓷之路等,都可以形成不同的品牌音乐文化圈层,从而在信仰传承、民族史诗历史、民间传说、爱情故事、英雄人物等题材上形成中国创造的优秀作品,做成系列品牌的音乐作品,推广到全世界去。这必将是很有美好前景的事情。我们要有一种危机感:我们不做,美国人、法国人、英国人就会来挖掘我们的民族音乐资源,变成他们的宝贝了。比如,1996年的奥运会开幕式上,德国音乐团体“英格玛”的“返朴归真”(Return to Innocence)的曲中就有台湾原住民阿美族演唱家郭英男和郭秀珠的《老人饮酒歌》,引起版权纠纷,后来赔偿了部分资金。2017年,来自比利时的国际钢琴大师尚•马龙在中国贵州黎平采风,创作了钢琴曲《让世界听见黎平》。美国著名歌手玛利亚•凯莉和惠特尼•休斯顿合作演唱的动画电影《埃及王子》主题歌《当你相信》(When You Believe)就有非常明显的中国乐曲《彝族舞曲》的影子,这都是化用中国元素取得成功的例子。

  其次是举办尽量多的文化展演活动,以音乐会演唱会的形式推广中国的文化品牌。改革开放初期组织过“中国风”的流行音乐的巡演活动,我建议恢复这个活动,让更多优秀的中国风流行歌曲走出国门,让世界人民也能欣赏来自中国创造的精品流行歌曲。在此基础上,还可以进一步开创自己的演出品牌:比如举办“美丽中国”的诗书画乐展演活动,全方面展示美丽中国的独特文化魅力,以中国符号、中国旋律、中国书画,展示出大国崛起的中国气势和中国气派。2018年2月16日至3月2日,应美国纽约爱乐乐团、英国伦敦爱乐管弦乐团的邀请,来自云南昆明富民县的苗族“小水井合唱团”分别走上了美国和英国的舞台表演,引起极大轰动,他们既可以演唱中国民歌《小河淌水》,也可以用中英语演唱亨德尔的《弥赛亚》(Messiah by Handel)、莫扎特的《荣耀颂》(“praise of glory” by Mozart)、贝多芬的《欢乐颂》(“eulogy of joy” by Beethoven)等世界名曲,作为中国的文化符号引起了世界性的关注和好评。比如《烟花三月》《乡愁大理》等作品都已经风靡当地旅游市场,如果把类似的歌曲制作成一场精品音乐会,配合精美的图像艺术,相信会在国外引起强烈反响。

  其三是在文化产品中注入中国的价值观和展示中国灿烂的古老文明。这一点尤其关键和重要。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如何用音乐全面演示和表达出中国文化的意蕴和风采,并传达出泱泱大国的文化价值观和审美精神,是值得我们思考的大问题。我们要有让中国流行音乐走向世界的勇气,更需要有走向世界的智慧和责任担当。仰望星空的同时更需要脚踏实地地创作优秀作品,发现、培养、资助那些有文化原创力的优秀音乐人,让他们的作品代表中国走向世界,传达出中国的文化精神。音乐是最容易打破心灵界限的艺术,在一个互联网兴盛的年代,应该有更多的中国音乐精品走出国门,拥抱更多爱中国爱美爱音乐的心灵,才不辜负这个伟大的时代。

 

作者:李广平 单位:中国音协流行音乐学会
《中国文艺评论》2018年第06期(总第33期)
《中国文艺评论》主编:庞井君
副主编:周由强(常务)    胡一峰 程阳阳
责任编辑:胡一峰
 
 

延伸阅读: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