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首页>《中国文艺评论》>艺象点击

马季:网络文艺的主流化与新格局

发布时间:2017-04-11来源:中国文艺评论网作者: 收藏

  严格意义上说,网络文艺发展至今,正好经历了规模化发展的整整十年时间。自2005年网络文学网成功推行VIP收费阅读模式,并由此产生第一批网络职业写作者以来,数百万网络写作者笔耕不辍,艰难跋涉,推动了网络文艺的发展。以网络文学为例,据最新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3月,网络文学在线用户约为3亿人,手机阅读用户增长迅速,已达2.6亿人,收入规模首次超过70亿元人民币(若非存在大量盗版,测算的规模应该达到300亿)。网络文学的作家队伍也是大浪淘沙,目前签约作家的人数依然在200万左右,每年创作大约十万部网络小说,但其中不能完结的作品也占了一定比重。网络文学每年有3000部左右的作品下线出版,有300至500部作品转化到其他艺术门类。[1]面对日新月异的主流化趋势,网络文学的发展格局正在酝酿新变,数字阅读作为基础模式,对网络文学的质量要求也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换句话说,受众、文学网站,以及作者对网络文学的理解和认知,都在不同程度发生剧烈变化,网络文学的门槛提高了。

  推动网络文艺发展的六大因素

  当前,我们可以通过六大积极因素分析网络文艺现状、展望其未来发展趋势。

  其一,网络文艺的“人民性”决定了它的发展方向。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给蓬勃发展但仍争议不断的网络文艺定了基调。2015年11月,《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出台,明确指出“大力发展网络文艺”,这既为网络文艺正名,也指明了发展方向。网络文艺的“人民性”决定了它的艺术内涵和时代特色,也是其得以长足发展的精神资源。网络文艺以开放化的网络为载体,这就决定了它是借助现代科技面向大众的一种样式,而它的艺术内涵决定了它是一种精神产物。这里所说的“人民性”具体说来有两层意思:一是以满足大众的心理需求、文化需求、娱乐需求为旨归;二是创作主体真正地属于大众。网络文艺所呈现的大众化,对民众来说更熟悉、更亲近、更贴心,而不是高谈阔论,凌空蹈虚。它面向民间,表现大众,并成为大众和民间生活的一部分,它是当代社会意识和时代背景的一种生动反映,也是改变未来社会文化图景的一种尝试和努力。网络文艺立足于大众,为大众表达心声,娱乐大众,为大众提供新的想象空间,从而在根本上实现“人民性”,并以“人民性”作为它发展的动力和源泉。

  其二,政府引导、民间发力,网络文艺领域形成共识,努力向主流化方向发展。政府发声明确将网络文艺纳入文化发展战略格局之中,社会各界表达了对网络文艺的期待与关注,资本则集中力量通过网络文学IP,打造新型文化产业链。这三者形成的合力,为网络文艺黄金时代的到来奠定了基础。中宣部定期对网络文艺动态进行调研和普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开展了“年度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中国作家协会设立了网络文学排行榜评审机制,这些方法对引导广大读者阅读优秀网络文学作品发挥了积极作用。互联网“扫黄打非”专项行动持续深入开展。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在推动全网信息优质化、严厉打击网络非法活动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积极有效的措施,对创建网络绿色环境提供了政策保障。对传播劣质作品的网站予以打击,有利于网络文学的健康发展,有利于正规文学网站的良性竞争。各地由作家协会牵头,陆续成立了网络作家协会、网络文学委员会等相关组织机构,为网络创作保驾护航。由此可见,网络文学主流化进程已是大势所趋。

  其三,资本市场推动网络文艺整合,形成新的文化产业形态。随着政府对新兴文艺事业的高度关注,网络文艺的开放性和可塑性吸引了资本的目光,行业内部进行了结构性调整和资产重组,进一步做大做强,并与市场进行深层次对接。这为网络文艺“量与质”同步协调发展,真正成为文化产业孵化基地提供了保障。网络动漫、网络游戏作为新型的大众文艺样式,同样借助网络传播获得了惊人的增长。中国动漫产业长期以来依赖于电视动画,由于质量普遍低下,难以被消费者,尤其是年轻一代的消费者所认可,在政策调控和市场杠杆的双重引导下,由数量增长转向质量提升的趋势十分明显。新世纪以来,网络动漫开始起步,逐渐改变了我国原创动漫的生态系统。2006年初,中国动漫网站只有1.5万个,动漫网页数约为5.7万个,2013年中国动漫网站已经超过10万个,网页数量增加到5亿个。[2]手机动漫的发展速度同样惊人,以运营商为主导的手机动漫市场规模复合增长率超过40%,中国移动动漫基地于2010年4月26日落户厦门,2011年8月用户已达650万人,2013年8月用户超过1600万人,2015年,我国动漫产业生产实力进一步提升,总产值超过1000亿元。与此同时,我国核心二次元用户规模达到4984万人,而泛二次元用户规模达到1亿人[3],未来随着动漫IP化运营日益显著,动画电影不断渗透,动漫用户的规模将不断增大。近五年来,中国原创动漫迎来了自己的大发展,一批深受观众喜爱的作品在网络上形成了传播热潮,如《倒不了的塔》《尸兄》《古剑奇谭》《拜见女王陛下》《十万个冷笑话》《江影沉浮》《弦月梦影》《熊出没》《苍狼之决战野狐岭》《阿狸系列》《侠岚》《魁拔》《藏獒多吉》《罗小黑战记》《德玛西亚》等。

  其四,网络文学理论研究和评价体系的建立初见成效。网络文学经过近二十年的发展,积累了大量文本,创作水准若想有大的提升,必须在理论研究和评价体系上有所突破。不可否认,当前网络文学的创作实践与理论研究分而治之,两者之间存在很大落差。中国作协和《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主流媒体在2014年和2015年分别举办了“网络文学再认识”“首届全国网络文学论坛” 两次大型学术研讨活动,推出了一批研究成果,在网络文学领域产生了重要影响。在学术研究方面,中南大学网络文学研究中心与北京大学网络文学研究团队、山东师范大学网络文学研究中心形成南北中呼应,取得了可观的研究成果。前不久,中国作协和湖南省作协、中南大学联合组建全国首家网络文学研究基地,计划组织全国相关学者、评论家推出系列学术研究成果。

  其五,网络文学IP走俏,网络文艺内部互动整合形成共识。在网络文艺领域,网络文学先行一步,以IP孵化主导新一轮文化产业创新升级。《后宫甄嬛传》《鬼吹灯》《盗墓笔记》在改编成电视剧、电影和网络剧之后,掀起了新一轮网络文学IP热潮,《匆匆那年》《何以笙箫默》先后搬上银幕。《琅琊榜》《花千骨》《芈月传》《华胥引》在电视荧屏上创造收视高潮,《执念师》《心理罪》《无心法师》《他来了,请闭眼》《灵魂摆渡2》《暗黑者2》以天文数字的点击量,开辟了网络剧的大市场,甚至有观点认为,未来几年网络剧将逐步取代电视剧,成为最流行的大众文艺形式。网络游戏全面进入3D时代,很多网络游戏都是由当前流行的网络小说改编而成,如《鬼吹灯》《星辰变》《佣兵天下》《诛仙2》《恶魔法则》《天元》《神墓》《兽血沸腾》《大主宰》等,网络小说成为国产网游最主要的上游产品。由此可见,互联网领域各艺术门类的互动远大于传统艺术领域。其他产生影响的网络游戏,如《傲世》《碧雪情天》《哔哔曼》《超级舞者》《混乱冒险》《新海盗王女神传说》《江湖》等,也都有深厚的文化背景。

  其六,网络文艺具有旺盛的生命力和巨大发展潜力。在竞争日趋激烈的环境下,网络文艺生态向多元化、个性化方向发展。文学网站新老并举,除起点中文网、17K小说网、纵横中文网等占据网文主流渠道之外,近年来涌现出一批新型文学网站,他们避开所谓“主流”渠道,另辟蹊径,如掌阅文学、阿里文学先后推出原创平台,看书网以网络文学形式关注国家重大战略;晋江文学城致力于东南亚周边国家的网络文学推广与传播;创别书城、“不可能的世界”小说网、安卓读书、云阅文学网、浩阅文学网,以及一批文学站点则专攻某些类型。文艺网站也是风起云涌,各占先机,如爱奇艺、优酷、土豆、乐视、搜狐视频、腾讯视频等,在文艺作品的视频传播上创造了天文级的用户流量。喜马拉雅、乾坤听书网、话匣子听书、中文听书网、万图听书网、520听书网等一批听书网深受读者欢迎。这些做法开拓了网络文艺的生存空间,也推动网文创作向多元化和个性化方向发展。

  网络文学成为新文艺领域的探路者

  网络文学的规模发展,为网络文艺的普及与提高创造了良好环境。根据对各文学网站的统计调查,在网络作家入行原因调查中,受限于“传统文学难度大”和“专业文学知识不足”分别居于最后两位。由此可见,多数网络作家并非是在传统文学领域发展困难后才转向网络文学创作的,这说明两个文学创作领域不存在明显的竞争和冲突。

  目前在各大文学网站较为活跃的作者中,有67.9%的网络作家从事网络文学创作已经超过三年,创作时间超过五年的网络作家占总体的26.8%,创作时间超过八年的网络作家仅占总体的6.9%。[4]在作家访问中,多数作家也表示,由于网络小说的写作常常以日更3000字为基本标准,因此网络文学创作除了需要进行大量的脑力活动之外,对体力也有一定的要求,自己一旦超过一定的年龄阶段,就不会再考虑从事网络文学创作。

  目前97.7%的网络作家选择以原创作品为主,仅有2.3%的网络作家以同人(翻写他人作品)创作为主。另外,有89.4%的网络作家以小说创作为主。其中,都市言情类的小说是网络作家作品题材类型的首选,占比约为38.6%,玄幻(33.8%)、穿越(33.6%)、仙侠(18%)等也是较为常见的题材选择。[5]

  现在的网络作品具有越来越幻想化的发展趋势。从网络作家的题材选择来看,除都市言情之外,其他排名前五位的均为幻想类题材。针对这一发展趋势,多数网络作家认为,“读者的阅读喜好”和“故事设置更随意”是促使网络作品向幻想化发展的主要原因。

  近年来,玄幻小说仍然是网络文学中影响力最大的类型,其最新代表作品有猫腻的《择天记》、耳根的《我欲封天》、我吃西红柿的《雪鹰领主》、无罪的《剑王朝》、血红的《巫神纪》、风青阳的《吞天记》、观棋的《万古仙穹》、乱世狂刀的《御天神帝》等。

  都市小说由于代入感最强,拥有最大的受众群体,始终是饱受读者青睐的类型,但在今年,都市小说的主流类型较之往年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开始不再以暧昧和小白风格为主体,出现了很多创新型的题材。

  穿越类古代言情小说一直是网络女性创作最热门的类型,最近以《邪王追妻》《女帝本色》《御宠医妃》《木兰无长兄》为代表,引领穿越类女频文的高潮。《邪王追妻》讲述了女主角从金牌杀手穿越为废材小姐,最终与男主角一起携手登临巅峰,傲视天下的故事。《女帝本色》的女主角穿越为傀儡女帝,《御宠医妃》的女主角为军医穿越而来,都加入朝堂权谋,让爱情变得诡异难测,不拘泥于俗套的古代言情,以独特的笔锋讲述不一样的爱情故事。《木兰无长兄》让一位现代女法医穿越到妇孺皆知的古代女豪杰身上,重塑这位超越性别的女性形象。小说书写特殊的落寞英雄,关注人的成长以及社会历史进程,暗藏讽刺意味又不乏勇气和温情,语言兼具热血悲情与幽默搞笑。

  女强重生文以《娇娘医经》为代表。女主角程娇娘重生为一个痴傻儿,在家人的冷嘲热讽中逐渐强大,想要完成拯救家族覆灭的使命。名为“医经”,重点却不是治病救人,而是借施恩承恩,展现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与世态炎凉。

  古言悬疑推理文以《一品仵作》为代表。讲述女法医穿越为古代仵作,在为父报仇,寻找真凶的路上遇到一系列命案,最后找到真爱的故事。作品运用推理方式和物件拟人手法展开故事,并在故事中融入真实案件,引人深思,发人深省。

  从发展迹象上看,近年来网络作品也存在长篇化的发展趋势,尤以小说类作品最为明显。目前各大文学网站的热门小说基本都在百万字以上,大约有35.8%的网络作家主要作品字数在100至200万字,主要作品超过200万字的网络作家比例也超过了20%,主要作品低于30万字的网络作家比例仅占12.7%。其中,有90.2%的网络作家也承认网络文学创作领域有作品越写越长的趋势。[6]针对这一情况,他们认为,“收入”和“故事需要”是促使网络作品越写越长的主要原因。

  受到网络文学的收益模式影响,多数作品是以字数计费阅读,作品的长短直接影响作家的收入水平。另外,很多作品一旦形成固定的读者群,作家的创作就会在很大程度上受读者需求的影响,往往会因读者的喜好改变故事走向。对此,多数网络作家会欣然接受读者建议,增加受读者欢迎的支线情节或对角色、背景等进行更细致的描写。这也导致了网络文学作品越写越长的发展趋势。

  由于网络作品竞争较为激烈,且读者粘性不足,所以网络作家多为每日更新,每日都更新作品的网络作家占总体的92%,只有少数网络作家会选择随意更新。一般来说,网络作家平均每日更新的字数集中在3000至8000字。其中,平均每天更新3001至5000字的,占总体的38.3%;更新5001至8000字的,占总体的33.3%;更新3000字及以下的,占总体的16.9%;仅有5%的网络作家能够做到平均每日更新1万字以上。[7]

  综上所述,网络文学的发展存在很大变数,既具有旺盛的生命力和巨大的发展潜力,也会随着传播方式的变化和市场的变化随时调整方向。

  当前网络文学热点透析

  1.网络文学“IP热”潜藏危机

  网络文学“IP热”准备了很久,来得却匆忙。它从结构层面对影视形成了冲击,影视剧本的创作不再是一个单向过程,大家看到的就是粉丝互动与大数据的反向影响。一些在互联网上红到发紫的原创IP,不管是否适合改编,都被一哄而上地抢走了。影视的IP热,一方面反映出原创影视剧本的匮乏,另一方面反映出青年消费群体在审美趣味上的变化,使得影视、游戏从业者把目光聚集到网络文学IP上。影视作品永远滞后于网络文学IP本身产生的时间段,某些网络文学作品,从轰动一时的小说,到改编为街头巷尾热议的影视剧和炙手可热的游戏,可以间隔几年、十年,甚至更久。好在并没有多少观众计较这种改编的滞后,无需考虑作品文本是否陈旧、故事题材是否落伍、是否具有现实意义。

  IP的影响力决定了网络文学粉丝与观影主流人群的高度重合,再加上一线明星的票房影响力,把剩余部分人群也收入囊中,足以令投资者高枕无忧,再无先前影视人创作的艰苦、制作时的精心、作品杀青时的战战兢兢。但从总体上看,由网络文学IP改编的影视剧和游戏林林总总,却终究也没有跳脱出玄幻、宫廷、仙侠、战争、言情、家庭伦理等这些网络文学常见的类型。由此可见,网络文学IP热无疑是影视、游戏等其他领域在“走捷径”。在逐利心态驱使下,故事文本的优劣甄选往往退而求其次,影视主动放弃艺术属性,不再追求其应有的高雅的艺术价值,只是聚焦高票房。其实,票房高低并不完全是衡量影视好坏的标准,因为影视虽是产业,更是艺术,不能降低审美价值以迎合大众。如此发展,有可能导致网络文学“趋利避害”,在整体上倾向于IP化,即所谓的“粉丝经济”,从而逐渐丧失网络文学的原创价值。

  2.网络文学创作显露新的生机

  今年有一批新型文学网站陆续开站,它们各具优势,丰富了网络文学的格局。掌阅文化旗下新成立原创文学网站“掌阅文学”,签约一大批网文“大神”,开展原创业务。创别书城、安卓读书、云阅文学网、浩阅文学网等立志于成为以阅读为核心内容的综合娱乐平台。“不可能的世界”小说网有别于传统文学网站,该站定位于年轻化阅读,以“浪漫主义”“想象力”为主导,主打轻小说,建立贤者制度,由读者评判作品的优劣。早几年开站的风起中文网则避开“大神”争夺战,转向为不同层面的作者提供IP升级服务,他们建立了一支网文改编队伍,成立了剧本中心,将网络文学战线拉长,取得了显著效果。2015年,由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主办、中国作家网承办的“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季度榜单和年度榜单开始推选发布。排行榜采取线上投票与线下评审相结合的方式,邀请网络文学业界、高校、作协系统等专家学者组成专家组,兼顾新书和精品,推介优秀网络文学作品,站在文学立场为公众选择网络文学作品提供阅读引导。爱潜水的乌贼的《奥术神座》、陈词懒调的《回到过去变成猫》、祈祷君的《木兰无长兄》等十部作品入选2015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精品榜;陈词懒调的《原始战记》、希行的《诛砂》、卧牛真人的《修真四万年》等十部作品入选2015年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新书榜。“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的评选和推出过程,是建构网络文学评价体系的重要探索和实践,也是网络文学主流化的重要标志。

  3.网络文学理论批评研究逐步进入常态化

  一批网络文学研究专著和文集出版。北京大学副教授邵燕君推出新著《网络时代的文学引渡》,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委员马季出版网络文学评论专著《从传承到重塑》,鲁迅文学院研究员王祥出版理论专著《网络文学创作原理》,山东师范大学教授周志雄在一年内推出个人专著《网络文学的发展与评判》、主编出版《大神的肖像:网络作家访谈录》《网络文学研究》两部研究论著。

  4.“90后”网络作家迅速崛起

  阅文集团成立以来,注重对青年作者的培养。《阅文集团2015年原创文学报告》显示,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90后”网络作家正在迅速且大量崛起。数据显示,阅文集团签约作家中,“90后”的作家数量占78%,“80后”占16%,其余年龄段仅占6%。[8]

  “90后”网络作家的作品也越来越受到欢迎。在体现作品人气程度的销售榜上,“90后”作家在前100名中已经占据28席,其中最为年轻的作家年仅19岁。此外,值得注意的是,“80后”作家的构成也日益年轻化,在上榜的53位“80后”作家中,“85后”占据了一半以上。年轻作家的价值在版权上也开始得以体现。比如阅文集团重点运作的叶非夜等“90后”成功作家作品整体版权价值已经进入千万元的阶层。

  5.网络文学受众群体学历偏低,阅读追求浅显与娱乐

  据一项调查,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人们碎片化的时间得以被充分利用,网络文学就是其中的重要构成。在阅读人群学历方面,中学学历读者占比过半。小学学历的读者占比7.39%,初中学历的读者占比36.36%,高中学历的读者占比30.17%,本科学历的读者占比24.78%,硕士学历的读者占比为0.8%,博士及以上学历读者占比仅为0.5%。[9]

  结语

  在短短的十几年时间里,网络文学完成了世界文化史上从未有过的壮举,积累了庞大的作品量,仅阅文集团就拥有300万部长篇小说的版权,而且养活了一大批专业写手。不过,量大和质高毕竟还不是一回事,网络文学鱼龙混杂、许多作品质量低下的问题,毋庸讳言,也一直被读者乃至评论者们批评。从无到有,从文学到影视,网络文学这些年是否成长得过快了?许多人对网络文学的未来表示担忧,但也有人认为,不论是网络文学自身的壮大,还是网络文学向周边领域的辐射,对于文化消费来说,是值得庆贺的好事,文化作为一项产业,需要类似的动力。

  然而,文学界在谈论网络文学时,几乎无一不涉及精品化、经典化的问题,这个问题的另一种问法则是:网络文学究竟有多大的文学价值?那么,网络文学到底有没有可能走出这样的一条路来呢?今天,我们所处的是一个相互依存的网络消费时代,这个问题,不应只是让网络作家去回答,而应由我们共同去面对。

  [1]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第3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互联网发展信息与动态》,2016年;白烨主编:《文学蓝皮书:中国文情报告(2015~2016)》,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年。

  [2] 2014年度中国动漫产业发展报告
  [3] 2014年度中国动漫产业发展报告
  [4]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现状调研报告(2016)
  [5]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现状调研报告(2016)
  [6] 中国移动阅读基地“网络作家创作情况”调研报告(2014)
  [7] 白烨主编:《文学蓝皮书:中国文情报告(2015~2016)》,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年。
  [8]  阅文集团2015年原创文学报告
  [9] 中国移动阅读基地“网络作家创作情况”调研报告(2014)
   
       *马季:中国作家网副主编

  *责任编辑:史静怡

本文首发于《中国文艺评论》学术月刊2016年第6期(总第9期)

       延伸阅读:

      黄鸣奋:移动互联时代的技术、幻术和艺术

      肖永亮:数字艺术应有独特批评体系

      马季:网络文学主流化及其前景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