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杂志邮箱 新媒体邮箱
首页>《中国文艺评论》>作品评析

“被看见”的煤矿女工——论刘庆邦小说《女工绘》中的华春堂形象(陈斓)

2021-07-26来源:《中国文艺评论》 作者:陈斓 收藏

  内容摘要:刘庆邦的煤矿题材小说擅长描写女性形象,《女工绘》是刘庆邦第四部煤矿题材的长篇小说,也是其至今唯一一部书写煤矿女工故事的长篇小说。作为后知青时代的年轻煤矿女工,小说中的华春堂是在一个失去父亲的家庭,自我奋斗、主动追求幸福人生的成长型人物。本文从女性主义角度出发,深入挖掘华春堂形象的丰富内涵,展现刘庆邦笔下对于煤矿女性命运的关切和同情,探讨当代女性在家庭场域和社会场域中,如何处理“他者”和自我之间的关系。

  关 键 词:《女工绘》 煤矿题材 女性形象 华春堂 小说评论

  刘庆邦的煤矿题材小说中有很多对女性形象的描写,表达了作者对于煤矿这样一个相对封闭的特殊环境下女性现实命运的观察与思考。在谈到理想女性形象时,刘庆邦曾这样表述:“至于心中最理想的女性是什么样的,我开不出一个单子。任何理想都是概念化的,理性的,抽象的。我对女性的判断比较注重感性。”[1]《女工绘》则打破了概念化、抽象性的女性形象,以煤矿年轻女工华春堂工作、恋爱的曲折过程为主要线索,讲述后知青时代一群青年煤矿女工的青春和生活,表现了作者对于煤矿女工命运的关切和同情。作为千千万万煤矿女工的缩影,华春堂的形象极具艺术感染力,她不再作为“他者”被爱、被安排,而在家庭场域、社会场域、恋爱关系等方面充分发挥主体性。

  一、作为“被看见”的煤矿女工形象

  “被看见”在这部小说中是指煤矿女工进入当代社会场域从而被看见。戴锦华与孟悦的论著《浮出历史地表》比喻女性进入现代社会领域,是从“不见”到被“看见”的变化过程。[2]戴锦华指出,如果有女性进入社会场域,她就必须化妆,像花木兰那样化妆成男人,或像穆桂英那样作为一个特别的传奇性存在。[3]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女性的天空还局限于传统的家庭关系、婚姻关系中,在社会身份认同方面跟男性有很大的差距。当代女性是社会化的女性,她们不再像之前的女性那样拘囿于家庭内部的生活中,而是走出家门,来到广阔的社会,参与社会性的工作。《女工绘》中的华春堂虽处于后知青时代,但其身份的设定是走出家门的社会化女性,脱离了传统作品中以男性为主导的家庭关系、社会关系。

  ……

  阅读全文请点击底部“登录后查看PDF完整版”。文中图片来源于豆瓣,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陈斓 单位:北京大学中文系

  《中国文艺评论》2021年第6期(总第69期)

  责任编辑:韩宵宵

 

  ☆本刊所发文章的稿酬和数字化著作权使用费已由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给付。新媒体转载《中国文艺评论》杂志文章电子版及“中国文艺评论”微信公众号所选载文章,需经允许。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为作者署名并清晰注明来源《中国文艺评论》及期数。(点击取得书面授权

  《中国文艺评论》论文投稿邮箱:zgwlplzx@126.com

 
 

  延伸阅读:

  喜讯 | 《中国文艺评论》晋身C扩

  2021年《中国文艺评论》杂志征稿征订启事

  《中国文艺评论》2021年第6期目录

  长篇小说《家长》:以文学打开教育的“绳结”




  • 中国文艺评论网

  • “中国文艺评论”微信公号

  • “艺评中国”新华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