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前沿 · 增强文化自觉,提高文化自信 以德润心,以文化人,以文育人,汇则兴邦
站内
  • 站内
  • 全网
理论前沿
左庄伟略论山水画与风景画:心中山水与目中风景
发布时间: 2017-03-20 11:26:2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

  天地间的万物都称之为客观存在的自然,光天化日之下的山川、田野、林木皆称之为风景,自然风景中到处存在着美,引得无数艺术家为之赞颂,有用文字语言表述的叫风景诗;有用色彩、线条、明暗语言塑造可视艺术形象的叫风景画;这是人们的共识。从这个层面考量,凡是描绘自然风景的绘画统称为风景画,因此中国特有的山水画也属于风景画的大范畴。自从西方绘画入境中国以后,由于东西方人对自然的观念不同导致不同的哲学观,由此而生不同的美学观、艺术观、艺术方法和审美效果。从这个层面上考量,中国山水画又不同于西方的风景画,具有自己鲜明的民族特征。

  人类的绘画早期题材主要是人物和与人生存发展有关的动物为主,后来逐渐人物活动于自然环境之中,画面出现一些自然景物,中国最早出现的在魏晋南北朝时代,我们在东晋顾恺之的存世《洛神赋图》中见得曹植一行人行进在有山水树木的自然环境景色中;在西方我们可从14世纪意大利绘画之父契玛布埃和他的弟子乔托的画中看到,圣母圣子在逃亡埃及的途中,圣母圣子骑着驴子行进在山道上,背景有山头和树木,随着绘画的发展,人物和环境逐渐分离,人物的自然环境脱离人物而独立成科。中国叫山水画,今时所见最早的是隋代展子虔画的《游春图》;西方大约在17世纪相继出现了风景画,如荷兰霍贝玛的《村道》,西方风景画独立出现大约要比中国山水画独立成科晚一千年左右。

  传统山水画根植民族哲学观所形成的民族精神,即“天人合一”。如庄子所云:天地与我同生,万物与我为一。导致我们民族信奉中庸之道,追求和谐优美。这种观念又导致我们的画家特有的对自然的观察方法和表现方法,强调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走进自然在行动中观察自然,边走边看,着意在感悟自然,寻求人与自然、我与自然的心灵沟通,达到画家与自然景物的精神契合。自然中的山水有着与人的品格和精神、形态、气质相同相似之处,如山体有沉稳、稳如泰山、奇特、雄伟、秀逸、秀丽之状貌,水有深不可测、川流不息的生命,它们对人类都有着无私奉献、不求索取的精神,内涵有人类高尚的仁义道德与智慧。世有“仁者乐山”与“智者乐水”之说,因此画家借山水以传达自己的某种社会理想和思想情感,钱松嵒曾画过山顶上一棵壮健、挺直有力的青松,题有:“泰山顶上一青松,经风经雨历尽沧桑不改容”,这山顶上的松树既是自然又是人的精神品格形象,物我已相融为一,如王国维所说:“一切景语皆情语”,在山水画中的一切自然景物皆是人化的, 是画家的思想感悟的载体和符号。

  在西方人与自然的关系认为人虽然属于自然,但人是自然中的尖端而与一般的自然是相对立的,因此追求认识自然、驾驭自然、开发利用自然,最终享受自然,重自然的外在物质性。画家走进自然是静观自然的外在物质形态,寻找描绘天地间万物的物质形态,所呈现光与色和它们的存在空间之美。从对自然的观察方法而论,中国山水画家是由表及内,着意于透过自然物的外部形态表现对象的内在精神气质;而西方的画家着力于反映视觉之内的自然外在的物质形态,由于观察方法的不同表现自然的方法也不同,山水画家对自然感悟记在心里重新安排自然,用目识心记的方法表现胸中所见识所悟的山水,是想着画的,不受时间和空间的制约,用搜尽世间奇峰打草稿,来表现由目而心的山河状貌,达到可望、可居、可游,咫尺之图可写千万里之遥。画史上留存有宋人王希孟画的《千里江山图》和夏圭画的《长江万里图》;而西方画家静观自然必然是描绘视域之内目所能及的景物,营造的景物存在空间必受时空制约,由近及远、呈近大远小的焦点透视,和近的清楚远的模糊的空间透视,所表现的画面很符合人们的视觉习惯,所以西方画家是看着画的。霍贝玛的《村道》如同我们看到的乡间村道一样,人可以走进去的,俄国列维坦的《弗拉基米尔路》通向遥远的天际,景如真,而中国山水画境人可进入游览达到不仅视觉美亦可神游其间。所以中国山水画和西方风景画之间存在一系列的不同之处。

  自从西方绘画相继传入中国以后,20世纪初正式成为中国美术教育的组成部分,逐渐成为绘画的基础教育内容,事实上与传统国画并列、并重、并行,甚至超过国画的培养训练,不仅改变了传统绘画的观念和创作方法,而且已和西法融为一体,在画家的心目中和艺术实践中合二为一法为我所用。这就出现了各个画科中中西艺术理念、中西画法的结合和融合书写,塑造艺术形象。山水画中的图式和空间处理,既有目中风景又有胸中山水;既有散点透视也有焦点透视;既有三远法又有平远法;还有两法并用,既有笔墨线皴山水又有光影明暗法,这已是当今画界不可逆转的现实,也是艺术创造的发展现实,但是中华民族文化传统从未被外来文化消灭过,她有深厚、强大的消化能力,能消化一切外来文化以丰富我们民族文化,就以佛教文化而论,自汉代传入至今已成为我们民族文化的组成部分,以中国为代表的东方文化艺术与西方文化艺术终将互通互融,但永远会保留着各自的民族性特征,共同主宰世界。它会随着人类的文明进化进步而变化着,山水、风景画亦同理。

  (文/左庄伟 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延伸阅读:

       “实话实说——当代美术江苏论坛”专家发言摘编

       美术评论家在苏州阳山“实话实说”

       异域同源:日本古画中的中国传统

       川籍画家的笔下生活

责任编辑:

更多中国文艺评论动态,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