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杂志邮箱 新媒体邮箱
首页>艺评天地>艺评战疫

春风里,文化的悲悯与记忆

2020-04-15来源:中国文艺评论网 作者:师立新 收藏

  编者按:

  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中国文艺评论新媒体开展了“艺评战疫”专题文艺评论征稿活动(点击查看)。本专题已选载数十篇原创来稿(点击查看)。如下第48篇是彝族评论家师立新对张尚锋抗疫组诗的评论。张尚锋,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讯文学院新时代诗歌高研班学员,其组诗《春风铆足劲,向死而生》被收入由中国作家出版集团编选、作家出版社出版的抗疫主题诗文集《战“疫”之歌》。

 

春风里文化的悲悯与记忆

——读张尚锋抗疫组诗《春风铆足劲,向死而生》

师立新

  诗人张尚锋的诗作,是在场的,没有与当下脱节。诗歌是他的文学追求,也是他人生旅途的精神坚持。他的新作,抗疫组诗《春风铆足劲,向死而生》,是新冠病毒肆虐下,国家劫难与坚韧奋斗的现实笔记,刊载于《边疆文学》2020年第4期。读后,我感受到了文化的悲悯与记忆。

《边疆文学》封面和组诗标题页 师立新手机拍摄

  诗歌是人性情感的真实写照。《春风铆足劲,向死而生》由十八首小诗组成。诗人以武汉封城时间作为起始点,按日期推进,以正月十五央视的元宵晚会作为组诗的收尾。每首小诗,在时间上顺序相连,内容上各有侧重。此类写法的诗作今年很多,我认为,这也是与猝不及防的灾难相遇时,最精准和便捷的写诗方法。

  张尚锋近期的诗歌创作似乎进入瓶颈,作品较少。作为一名持续关注他的诗评人,我一直在等待他的蜕变。而诗人的蜕变,是文学内涵积淀和本人自省的过程,需要时间。还好,近日他写出了组诗《春风铆足劲,向死而生》。通读后,我不确定他渡过了自己的写作难关,但可以肯定的是,诗人进行了精神层面的思考,在遣词布句间,重新定位思想方向,对诗歌创作开始有意识地细腻化,积极介入社会重大现实事件,展现了一种使命感。这种写作意识,是诗人成熟的表征,反映在作品中,就是更接地气。

  本组诗着力于诗歌意识的日常性,接地气的意象营造和意境拓张,能深入生存本质并迅速拉伸诗歌的空间构架,缩短与读者的距离。诗人于坚曾说过一句话,大意是只是玩弄修辞的写作是无德的,汉语是仁的语言。这就强调了语言需要贯穿情感,比如,贯穿生活的悲悯。这种悲悯经过诗性过滤与重组,就是文化的悲悯。如该组诗的第一首《1月23日,封城》:“长江痉挛,武汉剧痛/祖国在局部打了一针封闭//给黄鹤发消息,暂不宜天高任鸟飞!”该诗选取了“祖国局部”这个角度,及“长江”“武汉”“黄鹤”等意象,“风物化”的诗写策略,突出地域性。组诗的起首以这个地标做疼痛的落笔点,这一组意象描述了城市面对病毒横行时所采取的措施以及生命的警觉。诗句诚恳,没有假抒情。文学有文学的伦理道德,张尚锋以前的作品一直强调“大情怀”,但是面对疫情,他表现出对当下、命运的哲学沉思与人生省视。

  诗歌只讲情怀是不完整的,人性是关键。尽管所有的诗人需要阳光地看待世界,才能够在文字间塑造希望,但劫难之时,疼痛不可以当成欢喜来念叨。组诗中生命个体的感知性出现,诗人以亲历者和观察者双重身份交汇其中,心理图景自然抒发了悲悯,成就了诗歌文字底下的蓬勃张力。如,《1月29日,众生》(系列之七):“有的人写诗,有的人唱戏,有的人泼墨题字/有的人作画,有的人录音刻碟/有的人举起相机,拍下历史的记忆/他们,都只是逆行者的配角//有的人被暂时隔离/有的人,永远与尘间痛别”;《1月30日,窃忧》(系列之八):“假期延长三天/不是窃喜,是窃忧”。《众生》的人生百态,“都只是逆行者的配角”,疫情下的生存境况,让医护、警察、保洁、快递小哥等逆行者不再简单、不再平凡,“逆行者”是此诗的诗心重量;《窃忧》中“假期延长”,却“是窃忧”,一种对立情愫,以平实的语言揭开最质朴的生命层面。这是诗人的经验,也是写作的能力。

4月7日,被湘雅二院国家医疗队救治痊愈出院的祝先生,见到了护理过他的护士真容后落泪。刘宇 摄(图片来源:”中国艺术报“微信公号)

  悲悯的本义,多指对人间苦难的感同,是一种厚重的博爱,而非轻视或可怜。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说过:“一首诗歌只是对混乱的暂时抗争。”抗争的底色,也是悲悯。疫情当前,文字起到的作用除抵抗之外,还有抚慰和心绪疏导。诗人的诗写,捕捉到了诗歌的日常性根脉。好的诗歌,大多如此,必会使用含而不露的语言形式。诗人在本组作品中的诗性体现,精神层面和道德伦理的终端均为日常的语境提炼,如此,诗人的文学自省找到突破,将悲悯性转化成为组诗的自然属性。如《立春》等小诗,出现的“春风铆足劲,向死而生”“临阵换将”等句子或名词,反映出组诗的主旨意识,有痛感,有希冀。国家遭难,百姓受苦,太多的疼痛交织而下,如果在这样的灾难而前,诗歌非要端出一副威严在上的模样,无节制地歌颂或抒情,我个人非常不赞同。纵观人类文明发展史,瘟疫没有完全被阻断过,文学的精神治疗功用之一,就是文字的悲悯,它给予遭遇社会心理创伤的人们以明显或隐蔽的慰藉。

  作为实录灾难的诗歌,诗句里的文化记忆就是群体记忆。这是在社会伦理框架内的文化痕迹。一个有独立思辩力的诗人,他的写作定能关注文字的史料作用。本组诗定格了疫情的发生时间、控制措施、个人感受、家居管理、生活日常、灾难进程、救援走向、人事变更、民间英雄、春天里的期待等。诗人有用语言保存记忆的天职,文化的记忆亦能够分解出警醒和警示。如,杜牧的《阿房宫赋》写道:“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这足以告诫世人,文化记忆是历史进程篆刻的最具体的良知。灾难之下,诗歌的态度应该更为真挚。

  诗歌安慰着遭遇焦虑恐慌的人们,诗人借助文字自发地传播坚强。草木蔓发,春山可望。如《2月4日,立春》(系列之十三):“气温回升,朋友坐阳台发圈/霞光斜刺,冲破雾霾/更准确的描述是:黑暗遮不住光明//……春风铆足劲,向死而生!”行走艰难,我们对大地上所有的生命依旧无限欢欣。“立春”“冲破雾霾”,因与果的承接,文学创作就应该充盈一种力量,尽管这种力量在某些时候并不凸显,但是,只要有,它必定向上、诚实和真挚。诗歌美学谈到,诗歌是时间的艺术,可以是具象和现实的关照。本组诗,综合了一个时间段的各个实物名称和日期后,形成了共同的具象。具象体现的诗歌内在世界,具备可识别性,文化记忆更为详实和本真。如《2月8日,元宵》(系列之十七):“京城繁华如昨,舞台依然熟悉/元宵节破惯例,观众席无观众//……为逆行者放歌/对空旷的大厅朗诵……”诗句间的央视元宵节晚会现场,是从没有过的情景,这一次的空旷凝固在央视的历史中。这种对现实的精准洞察,生成的文化记忆又一次告诫天下,这需要记住,也不敢忘记。相比于逝去的人,我们还能站在春天里,这是多么美好和幸运。

  大难突降,抗疫文学是所有写作者共同承担的社会伦理责任。此组入选作家出版社《战“疫”之歌》一书的抗疫诗,是诗人对所历疫情的个体情感表达和实事记录。诗歌以人道主义的基点,冷静、理性地观察与思索,呈现真实。白居易在《与元九书》中有言:“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反映时事,为现实而作,自古就是文学的职责和功能。诗歌的使命,让文化记忆历尽沧桑,仍有春天的希望。

《战“疫”之歌》作家出版社(图片来源:搜狐网)

  当然,该组诗也存在一些问题。如,留白过多,这或多或少造成叙事单元延续性的断裂,强行植入无关琐碎,略微消减了整组诗歌的力量。但总体来说,这只是微瑕,相信诗人能够在今后的创作中规避。

  这一组诗,我莫名读出了张尚锋的中年写作感受。以前的喧嚣在隐退,诗歌有了小成熟、小动荡、些许宁静,花哨的形容词减少,理性认知增加。诗歌的开合及容量空间提升,这是诗人以往的作品中没有释放的厚度,似乎可管窥他文学学养和理论意识的增强。看来,生命流经的痕迹,总会找一种方式,让写文字的人自我欢喜。

 

  (作者:师立新,女,彝族,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云南省作协会员、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附:

张尚峰《春风卯足劲,向死而生》组诗节选

(节选自本文作者师立新提供的材料)

1月23日,封城

长江痉挛,武汉剧痛

祖国的局部打了一针封闭

给黄鹤发消息,暂不宜天高任鸟飞!

1月28日,生日

正月初四,闭门过生,粗茶淡饭

没有蛋糕,不允来客,不收薄礼

学会宅,学会反思

四十多年岁月匆忙而过

余下的,除了珍惜还是珍惜

2月4日,立春

气温回升,朋友坐阳台发圈

霞光斜刺,冲破雾霾

更准确的描述是:黑暗遮不住光明

盆景里桃木如剑,花蕾紧握如拳

植物与我们有共同的信念

春风卯足劲,向死而生!

2月9日,以后

多年以后我会这样写:

某年春天,医院、超市、菜市场......

全是蒙面人,他们,目光坚毅

当宣布可以揭开面具的刹那

人们必会相互拥抱,喜极而泣

河山,开满鲜花!

 

  中国文艺评论新媒体总编辑:袁正领

  审核:何美

  责编:艾超南

 

  中国文艺评论新媒体原创首发文章,稿酬和数字化著作权使用费已由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给付。各新媒体转载需经允许。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中国文艺评论网”。(点击取得书面授权

 

  延伸阅读:

  付酬征稿|艺评战疫,文艺评论家在行动

  中国文艺评论网·原创首发

  中国文艺评论新媒体投稿攻略(网评投稿邮箱:wyplzg@126.com)

  战“疫”,诗歌的力量

  抗疫诗歌里的家国情怀(朱必松)

  谈优秀抗疫诗歌的精神力量(张德明)

  与病毒为敌的不止医药,还有诗(夏烈)




  • 中国文艺评论网

  • “中国文艺评论”微信公号

  • “艺评中国”新华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