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杂志邮箱 新媒体邮箱
首页>艺评天地>艺评来稿

谈谈民歌与创作歌曲的“CP感”——由歌曲《天边》想到的

2020-06-05来源:中国文艺评论网 作者:朱小松 收藏

  大凡喜爱音乐的人,都有这样的审美体验:有一种歌,初听以为是民歌,有一种纯净的、天然的美。等找来资料一看,其实是首创作歌曲。这让人不得不为词曲作者的鬼斧神工和不露痕迹而拍案叫绝。之所以欣赏者能产生这种错觉,就因为创作者在作品中保留了许多民歌元素。而民歌又是我们民族文化基因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很容易入脑入心,仿佛是从地里长出的草木或从心底流出的清泉。歌曲《天边》(吉尔格楞作词,乌兰托嘎作曲)就是一首初听以为是民歌的经典创作歌曲。

《天边》(来源:QQ音乐)

《天边》

作词:吉尔格楞 作曲:乌兰托嘎 演唱:降央卓玛

天边有一对双星

那是我梦中的眼睛

山中有一片晨雾

那是你昨夜的柔情

我要登上

登上山顶

去寻觅雾中的身影

我要跨上

跨上骏马

去追逐遥远的星星

星星

  这画面、这情语、这旋律,一下子就抓住了广大受众的心。谁不想有一双“梦中的眼睛”?谁不想有一段晨雾般的柔情?“跨上骏马,去追逐遥远的星星”,更是男子汉展示力与美的图景。词曲作者用饱含深情的文笔和乐句,营造了亦真亦幻的陶醉感和融化感。据说歌曲《天边》当时是为一台大型舞蹈剧《鄂尔多斯婚礼》中双人舞《天边》的伴唱而创作的。作曲家乌兰托嘎曾为台湾蒙古族诗人席慕蓉诗《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谱曲,该歌后来红遍大江南北。《天边》第一段用来展示新郎的浪漫情怀,第二段则表现新娘的心有所属和紧紧相随:

天边有一棵大树

那是我心中的绿荫

远方有一座高山

那是你博大的胸襟

我在树下

树下采撷

去编织美丽的憧憬

我在山下

山下放牧

去追寻你的足印

足印

  最后副歌部分,应该是婚姻中的男女共同对美好生活的憧憬:

我愿与你策马同行

奔驰在草原的深处

我愿与你展翅飞翔

遨游在蓝天的穹谷

穹谷

大型民族舞蹈诗《鄂尔多斯婚礼》演出照(来源:中国广播网)

  歌曲不长,却余音绕梁。让我们领略了草原的辽远与广阔、神奇和柔美,以及发生在草原上动人的爱情故事。网上曾一度传出该歌曲创作源于词作者本人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往事,后又被辟谣。我更愿意相信词作者吉尔格楞自己认为该歌是“多年情感积淀的一种迸发”的说法。因为作品在人们心中荡起的层层涟漪,已经大大超出了情歌的范畴,成为人们追寻梦想、向往美好的某种精神寄托。

  还有一些同样初听以为是民歌的作品,但实际却是精心创作的作品。比如一直被冠以云南民歌的《小河淌水》(尹宜公词曲)。该歌曲诞生于1947年春云南大学月亮高悬亮汪汪的一个夜晚。最初,作者尹宜公取歌名为《月亮出来亮汪汪》,连夜拿去请好友江鹜看时,江鹜低声哼唱了两遍后说:“这首山歌太美了!建议歌名用‘小河淌水’更好”。《小河淌水》就用笔名“赵华”编入了云南大学“南风合唱团”的刊物《教学唱》。从那时起,《小河淌水》逐渐传播开来。

哎……月亮出来亮汪汪

亮汪汪

想起我的阿哥在深山

哥像月亮天上走

天上走

哥啊哥啊哥啊

山下小河淌水清悠悠

哎……月亮出来照半坡

照半坡

望见月亮想起我阿哥

一阵清风吹上坡

吹上坡

哥啊哥啊哥啊

你可听见阿妹叫阿哥

  该歌曲的歌词质朴自然,富于想象,感情真挚、内在,音区较高,音域较宽,表现出少女的活力与纯情。像这样初听以为是民歌的例子还有一些,比如《卓玛》(真之作词,秋加措作曲)、《鸿雁》(吕燕卫作词,张宏光编曲)等等。

  民歌,是人民之歌,同时又是人民生活的镜子。从古至今,每一时代、民族、国家,在不同的地理、气候、民俗、语言、文化、宗教等的影响下,都会产生民歌,以不同的形式传递不同时代、民族、国家、地域人们的历史、文明及热爱。如果一首创作歌曲能让听众初听就以为是民歌,或当成民歌来广为传唱(前提是尊重作者作品的所有权),这是对创作者最高的褒奖。因为民歌内容大多数是经过千锤百炼和时间检验的。它起码要具备以下几个特点:一是题材永恒、彰显人性。二是歌词质朴、意境优美。三是旋律动听、富有鲜明的民族特点和地域特色。四是词曲珠联璧合,动一个字、一个音符都会破坏其整体美。五是感情真挚、自然流露。六是载歌载舞,充满律动。总之,这些歌曲它们看是自然,其实是人化的自然。反之,有的歌曲一听就是闭门造车或走马观花般做出来的。这样的歌曲往往宣传味浓,旋律生硬、情绪不流畅甚至感情造假,进退失据。词曲搭配有间隙,听起来总感觉缺点什么。

  也有一些创作歌曲、采风之作,由于接地气,通人心,吸取了传统民歌的丰富养分,听久了,也就在人民心中扎下了根,没有了排异反应,成了新民歌。比如《太湖美》(任红举作词,龙飞作曲)、《美丽的草原我的家》(火华作词,阿拉腾奥勒作曲)、《青藏高原》(张千一作词作曲)、《天路》(屈塬作词,印青作曲)、《一个妈妈的女儿》(杨星火作词,阿金作曲)、《我的九寨》(余启翔作词,邵兵作曲)、《站在草原望北京》(邱国栋作词,张天赋作曲)、《火火的姑娘》(赵真作词作曲)等等。它们给中华民歌大家庭注入了新鲜的血液,让民歌更具时代性,更具感染力,散发出新时代的浓郁芳香,增添了无穷的艺术魅力。

《美丽的草原我的家》演唱:德德玛(来源:QQ音乐)

 

  (作者:朱小松,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常务理事、理论与批评工作部副主任,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评论学会会员)

  (文中图片及音视频已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审核:何美

责编:艾超南

  【编创互动

  小编:谢谢您的新作《有一种歌你初听以为是民歌》。歌曲个案乃至现象很有意思,也很有意味。

  作者:第一时间投给中国文艺评论新媒体。

  小编:感谢支持。近期来稿颇丰,您的这篇颇具可读性。是否想批评缺乏原创和民族性的所谓创作,提倡音乐的原创性、民族性和更接地气?

  作者:主要是想倡导不露痕迹的艺术美,瓜熟蒂落的美,而不是带着任务的半成品、夹生饭。

  小编: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作者:它们看是自然,其实是人化的自然。是人工,更像天工。评论也要留白,评论不是结论,只是换个角度思考。

  小编:感谢您的解答。欢迎今后继续以高质量佳评支持中国文艺评论新媒体。

 

  中国文艺评论网“原创首发”专栏面向社会长期征集优秀稿件。欢迎您围绕文艺作品或现象撰写评论文章。来稿3000字以内为宜。一经编用,即付稿酬,并发送用稿证书。请留下联系方式。投稿邮箱:wyplzg@126.com,期待您的赐稿!(点击查看投稿攻略

  “原创首发”专栏文章,稿酬和数字化著作权使用费已由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给付。各新媒体转载需经允许。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中国文艺评论网”。(点击取得书面授权

 

  延伸阅读

  “中国文艺评论”微信公号:有一种歌你初听以为是民歌

  文化扶贫让少数民族孩子“沽若当”(朱小松)

  音乐战“疫”:“铺天盖地”之后,如何“顶天立地”?(朱小松)

  好作品让“好声音”更有底气和魅力(朱小松)

  新时代歌词创作面临的机遇和挑战(朱小松)

 

 

 

 

 




  • 中国文艺评论网

  • “中国文艺评论”微信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