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杂志邮箱 新媒体邮箱
首页>艺评现场>曲艺杂技

第十一届中国杂技金菊奖全国魔术比赛掠影:国潮魔术正当时(徐秋)

2021-05-17来源:“中国杂技”微信公号 作者:徐秋 收藏

  (点击本页标题下方的“来源:‘中国杂技’微信公号”,查看网络文章,链接为:https://mp.weixin.qq.com/s/1IHhjJ9_w1ymeyaasuF-uQ

 

  2021年5月1日至5月5日,由中国文联、中国杂协主办的第十一届中国杂技金菊奖全国魔术、滑稽比赛在深圳欢乐谷隆重举行。26个优秀舞台与近景魔术节目,在欢乐剧场展开激烈的角逐,争夺这一国家级专业赛事的7个奖项。尽管这些年主办单位都会开通直播,使各地的爱好者都有机会看到表演,但是不少魔术师还是远道而来,面对面为喜爱的表演者加油,“五一”黄金周期间来到欢乐谷的游客也饶有兴致地涌入剧场,共襄盛举。

  魔术是一项独具魅力的表演艺术,如果说其他表演艺术是艺术地再现生活,魔术就是艺术地再现自然。魔术师以自然为题,以奇思妙想“质疑”客观规律,以真实物品呈现“反自然”奇迹。观看魔术的感受首先是眼见为实的惊奇、不解,继而是知其为假的轻松与快乐,相当独特。魔术很古老,但颇能与时俱进。现代魔术的标志是不承认魔法为真,是以科学的神奇代替神灵的神奇。近年来魔术的发展更多的与艺术相结合,一方面深度开掘本体,表现物质的奇妙变化;一方面横向拓展融合,展示魔术师对生活的热爱、对艺术的追求,本次魔术大赛的获奖作品也体现了这种两翼之间的多元态势。

  一、精研细究,在专业技法上取得新突破

《秘境》(深圳市辛宽魔幻杂技艺术团有限公司)

  魔术的专业技法主要是道具的设计制作和手法的设计锤炼。当今时代,道具的研制比手法更为重要,本次比赛在道具设计制作上有不少新收获。比如动物魔术《秘境》中的那段“绸巾变鸟”的表演:魔术师双手展开一幅画有白鸟的绸巾,突然绸质的白鸟挣脱了背景,径直飞向空中,如鸟儿一般飞飞停停,寻寻觅觅,又再飞回魔术师手中,瞬间变成一只真实的白色大鸟。传统魔术受制于物质能力,缺乏变化的“过程”,大都是大布一盖,打开就是结果。当代魔术受益于物质技术的进步,开始追求“过程”,“绸巾变鸟”便是这样的创作。“飞绸巾”是近年国外传入的新技术,最早只有向一个方向飞行,后来有了叠加的来回飞,但都限于直线快飞,表现比较机械,而且瞬间即逝,而今中国设计的“鸟飞”多了灵动的生命迹象,使“飞绸巾”的动态更加复杂,时间更加长久,增加了表演的观赏性,未来这一技术可能还会在别的表演中有进一步的发展和运用。

《牌·魂》 (杭州杂技总团演艺有限公司)

  魔术道具上的有些创新是能看见的,有些却隐而不露。比如《牌·魂》的表演,这是一个变脸加变牌的复合型手法节目,每一次扑克牌变色都会有脸谱变色。传统川剧变脸是需要手来操作的,而这个节目魔术师的双手都被扑克牌变化占着,如何操作?是运用了遥控吗?我们猜不出,但由此可以体会到“双变”带来的双重魔力。

  近景魔术获奖节目《仙豆》也有一个创新的隐形道具——桌子,以往一般情况下桌子不属于表演道具,走到哪用哪的桌子,专属桌子的出现最早是为了美观,近几年才开始发挥道具的作用。道具的创新催发了《仙豆》中许多原创变化:豆与碗同时不见,豆长成植物开花结果等等。

  二、精心编排、在艺术表现上取得新突破

《玉壶光转》(中国杂技团有限公司)

  魔术在舞台上的发展离不开两方面的配合,一方面魔术要为舞台创作节目,利用舞台一面看的优势,照顾到舞台观赏的特殊需要;另一方面舞台也要配合魔术,充分运用演员、道具、灯光、背景、音响、色彩、构图等条件,创造出好的环境氛围、好的作品结构、好的节奏推进。本届获奖大型魔术《玉壶光转》是一个在艺术编排上表现突出的节目,节目名字来源于唐诗,其表演也充满诗意:月夜之下,白衣少年在一只橙色的灯笼上描画图案,灯笼似有所感,漂浮而起,围绕少年,盘旋依偎,少时灯笼中真的站起一个娇小美丽的少女,少年轻轻拉起她的手,不放她离去。突然灯笼中出现一群灯彩娃娃,他们嬉戏打闹着将两人分开。少年追寻少女来到一个大圆环上,在这个奇幻的空间,少年与少女展开360度悬浮追逐,终于走到一起,满环开出橙色的祝福花朵……这个节目在艺术上的考究从花的颜色也可见出,由于魔术商店买来的花相对鲜艳,为了和整个节目色彩一致,创作者们在时间相当紧张的情况下也坚持将花拆开,重新上色,重新缝制。

  获奖抢彩魔术《涟漪·扇变》也是一个有着优美意境的节目,幕起时舞台中央立着一套男人的长衫,女人从舞台深处缓缓走来,她穿着旗袍,神色安详,她走近男装,拉下他披着的白色围巾,变成两把白色扇子,女人挥动扇子,走出娴熟的舞步,折扇忽开忽合,忽红忽白,忽而层层叠加,忽而形单影只,与她的形象一起塑造了一种带有神秘气息的含蓄之美。

  同样《骑手与绣娘》也很好地运用了舞台,演员将不同高度的平台放置在舞台的不同位置,以良好的舞蹈素养穿行其间,形成大幅度舞台调度,仅仅两人的更衣节目却给人带来恢弘大气的观赏体验。

  三、跨界融合、在创新表达上取得新进展

  魔术作为一种表演艺术,和姊妹艺术有着一些共性,比如同样有人物形象,同样有肢体动作,同样有语言能力,不同艺术的同类元素可以相互结合,形成新的复合型表演。魔术并不擅长讲述故事,因此其故事讲述更加被大家珍视。本届获奖的情节魔术《红》讲述了一个女性走上革命道路的过程:新房中,身着红衣的一对新人喜悦而幸福,军号声传来,新郎摘下礼帽,交给妻子,身上的红衣迅疾变成八路军军装,两人惜别。妻子将帽子放于衣架,抚着丈夫的旧衣,陷入回忆,突然枪声响起,妻子手中衣帽突然坠地,丈夫牺牲的消息使她红色服装瞬间变成白色,她变出长长的灰绸,悲伤不已,最后她的白色丧服再变成八路军军装,她举着红旗,坚定地走向丈夫未竟的事业。

  “国潮正当时”是本次比赛的副标题,国潮本指新一代中国设计师设计的带有中国特定元素的潮品,如今这一词语已不限于服装领域,而是代表了一切有中国特色、符合时代审美和技术趋势、有世界视野、展现中国自信的创造,魔术当如此。

 

  (作者:徐秋,中国杂协魔术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北京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

 

  延伸阅读: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第二届理事会理事名单

  2021春节电视魔术揽胜(徐秋)

  魔术是不是艺术?(徐秋)




  • 中国文艺评论网

  • “中国文艺评论”微信公号

  • “艺评中国”新华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