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首页>艺评现场>曲艺杂技

东北大鼓谋复兴:在创新中传承发展

发布时间:2018-04-16来源:吉网作者:王瑞 收藏

\

东北大鼓表演艺术家田野、琴师孙喜田在舞台上

\

读小学四年级的韩一宁在家演唱东北大鼓

 

您好比一阵春风吹绿大地,您好比一朵白云映衬天空。

您好比一泓清泉滋润黑土,您好比一支蜡烛点亮光明。

总书记的指示字字千斤重,号召那全国人民学习英雄。

学习他心有大我至诚报国,学习他恪尽职守枵腹从公。

学习他惜时如金忘我奋斗,学习他鞠躬尽瘁为国尽忠。

栋梁报国乾坤见,赤子之心天地明。

情牵物探平生愿,一身正气贯长虹。

英雄已去忠魂在,留得英才万古名。

——节选自东北大鼓《黄大年颂》

 

  近日,省曲艺家协会、榆树市文联主办的东北大鼓发展保护座谈会在榆树市种榆书院举行。省曲艺家协会主席王明明、榆树市文联有关领导以及13位东北大鼓表演艺术家齐聚一堂,共同研讨东北大鼓的保护、传承与发展问题。座谈会上,王明明表示:“复兴东北大鼓,是复兴东北传统曲艺的重要一步,如果这项工作做好了、成功了,它甚至可能成为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一个经典案例。致力于实现东北大鼓的真正复兴,是我们省曲艺家协会2018年的一项重点工作,我们要努力让2018年成为东北大鼓复兴元年!”

东北大鼓的昨天 大鼓艺人被尊为“先生”

  “说书唱戏劝人方”,尤其是“说书”,与其他的曲艺形式有所不同。“说书”除了具有娱乐性、欣赏性,更重要的是具有教化功能,寓教于乐,劝人向善,赞扬忠孝仁义,抨击卑劣丑恶。可以说,“说书”开化民众,引导乡风民俗,在一些经济文化不发达的地区甚至成为教育的一种重要手段。“说书”艺人因此在很多地区被尊为“说书先生”。“说书”,既包括评书、评话,也包括说唱结合的大鼓书,自然也包括东北大鼓。

  一般认为东北大鼓起源于清朝,距今约有二三百年的历史。东北大鼓曾经十分兴盛,也曾被称为奉天大鼓。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东北大鼓迎来了又一个兴盛期,书楼茶馆生意兴隆,专职的大鼓先生可以有较好的收入;大鼓先生下乡说书,几乎都会赢得全村的热烈捧场。榆树是东北大鼓的发源地之一,在这里的很多村子,过去过年村里人一定会请大鼓先生来说书唱书,全村热热闹闹听书,以这种方式欢庆新春。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东北大鼓整体走向衰落,观众减少,很多人甚至不曾听说有东北大鼓这种曲艺形式。专职演唱大鼓难以维持,于是大鼓先生也在减少,很少有人愿意学习演唱东北大鼓,东北大鼓面临着传承困难的危机。

  在东北大鼓兴盛的时期,大鼓先生备受瞩目,有的大鼓先生也积极传授技艺,广收门徒,许多有志学习大鼓艺术、从事大鼓事业的青年人拜师学艺。传授技艺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需要耗费很多精力和耐心,并且很多时候需要宽广的心胸、高尚的情怀。作为传统曲艺,传承主要靠师承,师承固然有其独有魅力,然而也存在着相对封闭的弊端。在流传过程中也形成了诸多流派,多流派并存本是好事,相互学习借鉴,共同发展提高。但如果流派变成了门派,互相排挤、恶性竞争,就更会导致这一领域整体的衰落。

东北大鼓的今天 新内容新形式不断萌生

  东北大鼓发展保护座谈会召开之后的第二天,榆树市东北大鼓传承协会正式成立。榆树市东北大鼓传承协会是由榆树市文联主管的非营利性社会组织,由榆树市东北大鼓艺术爱好者、创作者、表演者和研究者自愿结成,以提高东北大鼓创作和理论研究水平、支持东北大鼓传承活动的开展、培养东北大鼓艺术人才为主要任务,目标是促进东北大鼓艺术的普及与提高。协会选举了金广库为首任会长。金广库幼时得到过东北大鼓艺术的熏陶,为东北大鼓艺术的独有魅力深深吸引。他多年来积极赞助东北大鼓活动的开展,资助东北大鼓艺术家和艺术团体,深入调查研究东北大鼓发展情况,致力于东北大鼓的推广和振兴。在金广库的推动下,东北大鼓出现了一些新的发展动向——系统的理论研究工作提上日程;东北大鼓艺术讲座、培训班、学术研讨会、交流会,以及东北大鼓原创作品比赛等活动办得有声有色。由于这一系列活动的开展,东北大鼓渐渐不再只是一种民间艺术,而逐步上升到了理论层面,有了新的研究方向和更丰富的挖掘价值。金广库说,“希望能有一本全面的、系统的东北大鼓艺术专著早日出版问世,那将意味着这种传统曲艺有了全新的价值和更丰满的意义。”

  东北大鼓青年表演艺术家田野,酷爱东北大鼓,拜师之后潜心研究东北大鼓表演,成长为省内著名的东北大鼓演员。田野在2017年夏季参与录制了群口东北大鼓《黄大年颂》,以铿锵有力的鼓乐和韵味十足的演唱赞美了黄大年发愤图强、至诚报国的崇高精神和事迹,听罢令人回味无穷。作为文化志愿者,田野经常到农村基层为百姓演唱大鼓,唱的多是她自己创作的新词新曲。今年1月,田野跟随省文联“红色文艺轻骑兵”曲协服务小分队到榆树演出,演唱了她创作的一曲《鼓韵沧桑》——“关东大地雪漫天,银装素裹万物寒。沧海桑田几轮转,金戈铁马入梦来。煮酒围炉黄昏后,一曲鼓韵唱悲欢……”触景生情,做出一首大鼓小段,对于擅长讲述长篇故事的大鼓书,在内容和形式上都是一种创新。“传统曲艺必须创新,才会有传承发展的生命力。”田野说。

东北大鼓的明天 去粗取精 创新复兴

  座谈会上,很多老艺术家都指出了东北大鼓衰落的根本原因——传统的东北大鼓艺术与现代社会不协调,跟不上时代的步伐。现代社会,人们的生活方式日新月异,时代呼唤着能够满足当代人精神需求的思想文化和艺术形式。东北大鼓也需要发展变化,才能避免被时代淘汰。一方面,在艺术表现的水平上,比如说和唱的基本功,今天的文艺工作者需要向老一辈虚心学习,弄清这门艺术的真正魅力所在,提高表演水平,做到收放自如、灵活掌控,令观众“服气”;另一方面,在内容创作上需要充分表现当代元素,唱新人、唱新事、唱新时代,吸引受众,引起共鸣,让受众慢慢品味、欣赏东北大鼓。那些与当代社会不协调、而且在理论上并无深层意蕴又不为大众所接受的,应予以改良和加工。

  除了艺术本身,在传承方式上同样需要创新和现代化。封闭的师承模式并不适合东北大鼓艺术的普及。在榆树,已经有小学音乐教师把东北大鼓引进了课堂,尝试用现代化的教育方式提高东北大鼓的普及程度,先普及,再传承,再深入挖掘,再发扬光大,这套新办法的效果值得期待。

  榆树市文联党组书记宋东安表示:“复兴东北大鼓是榆树市文联一项重点工程。东北大鼓有多个发源地,榆树是其中重要的一个。东北大鼓的复兴我们责无旁贷,当仁不让。这是我们榆树的文化自信,也是榆树的文化自强。”省曲艺家协会主席王明明说:“对于东北大鼓的振兴,我们之前也做了很多工作。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姜昆、中国曲艺家协会分党组书记董耀鹏非常关心东北大鼓的振兴工作,多次询问工作进展情况,中国曲艺家协会也为东北大鼓的振兴拨出了专项基金。今年是尤其重要的一年,在之前工作的基础上,今年我们会集中发力,把东北大鼓打造成吉林的一张文化名片,展现我们的曲艺风采和深厚底蕴。”

  王明明、宋东安、金广库和几位东北大鼓老艺术家还到榆树几户东北大鼓演员的家中走访。在其中一家,小学四年级的小姑娘韩一宁击鼓而歌,演唱了一段东北大鼓新作,从秦皇汉武一直唱到了改革开放,唱到了当前的新时代。字正腔圆、悦耳动听、顾盼生辉、余音绕梁,一歌唱罢,令人荡气回肠。小姑娘成长在东北大鼓世家,自幼受家庭环境熏陶,学得快、记得牢、唱得响、演得妙。现场为其弹弦伴奏的琴师、年过七旬的东北大鼓著名琴师孙喜田先生赞叹道:“东北大鼓后继有人,他们有能力、有作为。我们要为后辈把路铺好,让传统曲艺发扬光大。”

 

  延伸阅读:

  新时代中国杂技要跟上世界节拍

  让中国曲艺更好地“走出去”(吴文科)

  中国杂技要防止在绝活上走入绝路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