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首页>艺评现场>戏剧戏曲

安徽省优秀现代小戏展演观察:“见人、见物、见生活”(冯冬)

发布时间:2019-12-09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冯冬 收藏

“见人、见物、见生活”

——安徽省优秀现代小戏展演观察

  以小戏曲表现现代生活,一方面展现了传统戏曲艺术的时代风采,另一方面又能够更加迅捷、灵活地反映现实。

  以传统的戏曲形式表现当代生活是我们的一个努力方向,而且需要一个长期的艺术上的适应、准备和积累过程。

  安徽省文化和旅游厅、马鞍山市政府主办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全省优秀现代小戏展演”日前在马鞍山举行。此次展演经过安徽全省各地申报和组织专家遴选、评审,共有21个参演单位的21部优秀剧目入选。这些参演单位既有国有专业院团,也有优秀的民营院团,参演的剧目都是近几年在安徽省内广泛演出,并具有一定影响力的作品。本次展演以五场小戏组台的形式,通过多样的题材与包括稀有剧种在内的多个剧种不同的舞台艺术风格,整体呈现出以安徽文化为载体的“亲民、包容、重义、重教”的人文精神与现代小戏亦庄亦谐、平实朴素、寓意深刻的审美特征,集中展示了近年来安徽省小戏曲现代戏的优秀成果和文艺院团服务人民的良好精神风貌。

\

皖南花鼓戏《妈妈的布鞋》剧照

 

  选材和立意上努力展现新时代、新气象

  戏曲既是本民族审美与文化生活内容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其表达方式,因此理所当然地具有民族性和时代性两方面的属性。而民间小戏来源于民间,根植于底层,在反映民众的当下生活与精神面貌方面更加具有天然的优势,它用温热的乡土俚语、炽烈的情感与夸张戏谑的表达方式展现着富有鲜活气息的百姓生活,抒发着他们对生活的热爱与向往。本次展演的现代小戏秉持从人物内心和生活贴合当下现实的原则,以丰富的题材、生动的表演反映当代的新思想、新生活、新人物,既弘扬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传递了向上向善的正能量,又进一步表达人民群众的心声,激发他们创造新生活的激情与活力。

  本次展演的庐剧《三嫂告状》、淮北梆子戏《风雪夜归人》和徽剧《连心曲》都以突出新时期的基层党员干部讲党性、重品行、做表率的时代品格,生动诠释了他们一心为民的公仆情怀。如《三嫂告状》采用欲扬先抑的表现手法,利用三嫂对村长懒二借钱赖账的误会展开剧情,在两人唇枪舌战的几个回合中,懒二私下筹钱修缮小学等事件一一被迫“爆出”,三嫂竟告出了一个心系群众、不愿张扬的好村长。

  “脱贫攻坚”是近几年来剧目创作的“热门”题材。本次参演的庐剧《健康扶贫路上》和黄梅戏《浪子回头》没有像大多数作品那样讲述扶贫干部如何采用具体举措帮助贫困户脱贫,而是另辟蹊径,以精神扶贫及道德品质的扶贫为着眼点,攻克制约脱贫积极性的思想顽疾。如《健康扶贫路上》反映了现实中很多贫困户不愿摘掉“穷帽子”,就等着干部入户帮扶的想法。剧中村支书的大姨娘就是这样,虽然她家几年前就已脱贫,但还是一心想钻扶贫政策的空子,村支书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最终改变了大姨娘习惯于党和政府送“福利”的错误想法。

  从剧目的整体情况来看,本次展演的主题对“乡风文明”有所倾斜和侧重,21部剧目中就有12部是大力加强乡风文明建设、推进乡村振兴的剧目。如推剧《鸡毛·蒜皮》和黄梅戏《邻里之间》都是通过“家长里短见真情”的方式,向观众传递了“远亲不如近邻”的道理。

  反腐倡廉是维护民众切身利益的需要,是民心所向、众望所归。此次参演的皖南花鼓戏《妈妈的布鞋》讲述了一个在公务员队伍摸爬滚打几十年官至厅级的干部因违法违纪被判刑,其年迈的老母亲背着一包旧布鞋赴看守所探望,用这些他曾经穿过的布鞋教育他要不忘初心、重新做人的故事。原本绝食求死的男主角在母亲的谆谆善诱下穿上了母亲亲手缝制的布鞋,决定好好改造、重新开始。除此之外,本次展演中还有表现长征精神并赋予现代价值的淮北梆子戏《雪山泪》;讨论在时代更迭中,两代人在思想和理念上的冲突与碰撞的皖南花鼓戏《卖马桶》;还有宣扬好人好事、展示善行义举的黄梅戏《以大爱之名》。

\

淮北梆子戏《雪山泪》

  现代性并不是现实题材戏剧的固有属性,甚至有些剧目徒有现代题材之名,而不具备内容方面应有的时代精神和先进理念,更遑论对戏剧美学和形式变革的主动性与自觉性了。此次展演的剧目虽然有些还需在这方面进行进一步甄别与提炼,但总体而言,这些作品都有着积极、健康、乐观的审美理想,反映了现实生活的底蕴,它们以引发观众产生情感共鸣的艺术力量使其从中受到启发,因此表现出了强烈的价值认同与文化自信。

 

  倡导小戏曲艺术,充分发挥其独特的艺术优势

  安徽是一个地方戏曲大省,这里的民间小戏可谓根深叶茂,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甚至在安庆各个地方还流传着“天天《打猪草》,夜夜《闹花灯》”的说法。随着时代的发展,其旺盛的生命力也催生出了一大批符合新时代观众审美需求的现代小戏,为百姓所喜闻乐见,其中不乏经典之作。小戏曲既符合一般戏曲艺术以程式化、虚拟化的歌舞表演“讲述”故事的基本特征,又有其特有的艺术规律与审美规范。常常截取生活的横断面,迅捷有效地表现当下生活,具有见微知著、以一当十之效。此外,情节设置巧妙,人物个性鲜明,结尾出人意料,卒章显志。特别是艺术表现手段灵活,擅长以夸张、变形、荒诞等手法塑造戏剧人物,营造戏剧氛围。因此,以小戏曲表现现代生活,一方面展现了传统戏曲艺术的时代风采,另一方面又能够更加迅捷、灵活地反映现实。

  元人乔梦符以“凤头、猪肚、豹尾”比喻“乐府”的写作章法。从本次展演可以看出,这些参演剧目对小戏曲特质的把握都比较精准。当然,如果能够使作品在简明有力的基础上,能够有着“豹尾”一样响荡的结尾,给观众留有余味,就更好了。

  本次展演的参演剧种包含了黄梅戏、徽剧、庐剧、泗州戏、淮北梆子戏、淮北花鼓戏、推剧、含弓戏、皖南花鼓戏、青阳腔、皖南目连戏共11个剧种,特别是稀有剧种在展演中都体现出了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传承的“见人、见物、见生活”的理念。如形成于宋元、兴盛于明清的青阳腔被誉为“徽池雅调”,有着拙朴高昂的唱腔特色和一唱众和、杂白混唱、腔滚结合的演唱特点。这些都在青阳县古韵青阳腔艺术团的《还乡》中有所体现;皖南目连戏自古至今一直遵循着“崇德向善”这一主题,虽然有的剧目故事情节荒诞不经,但却有着明显的劝孝劝善的倾向。石台县黄梅戏剧团的《淘气包》即是如此。剧中备受父母溺爱的“淘气包”好吃懒惰又骄扬跋扈,把自己的父母双双“气死”后,竟因为没有人给自己做饭穿衣而伤心难过,并嫌弃父亲身沉脚臭不愿相抬。最终,其父母幡然醒悟,对其进行严加管教。

\

黄梅戏《桃花谣》剧照

  以传统的戏曲形式表现当代生活是我们的一个努力方向,而且需要一个长期的艺术上的适应、准备和积累过程。虽然本次参演的剧目在剧本、表演方面对小戏表现形式和艺术规律的把握还有些提升的空间,但从宏观角度来看,这次展演不但有着良好的精神文化宣传作用,还积极助推了戏曲艺术,尤其是小戏文化的传承、创新和发展。

 

  (作者:冯冬,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安徽省艺术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安徽省戏剧家协会会员)

 

  延伸阅读: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纵览

  鲜活的故事,本真的感动——评豫剧现代戏《重渡沟》

  拓展戏曲艺术思维的新视野——评新编徽剧《包公出山》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