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首页>艺评现场>戏剧戏曲

武戏文唱 后继有人——北京京剧院演出《长坂坡·汉津口》观感

发布时间:2018-05-03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李楠 收藏

\

京剧《长坂坡·汉津口》剧照

  北京京剧院一班优秀青年演员今年初在北京长安大戏院上演了一出京剧经典武戏《长坂坡·汉津口》 ,由80后武生演员詹磊领衔主演,前后分别饰演赵云与关羽,直工直令的卖力演出引起轰动效应,这在青年演员充任的日场戏中实不多见。当然,除去这些生龙活虎的演员们自身业务素质过硬的因素, 《长坂坡·汉津口》这出戏本身的艺术价值也不容忽视。现在,笔者仅据自己的一孔之见来谈谈该剧何以称为经典。

  首先,对比《长坂坡》与《汉津口》两个部分,前者固然是全剧的重点,后者属于锦上添花的一小段妙笔之作。尽管《汉津口》的时长总共还不到20分钟,却足令观者收获“甫出一境又入一境”的审美享受。按照戏曲编剧传统意义上的“凤头、猪肚、豹尾”的说法, 《长坂坡》占尽“凤头、猪肚” ,而《汉津口》应该说是各种“豹尾”中尤为招人喜爱的一个。同一演员,前面白面武生光着下巴,后面红脸圣人挂上髯口,仅此视觉反差就足以吊起观众的胃口。下面,笔者着重分析《长坂坡》一剧到底有哪些难演之处。

  其一,京剧一直是以“武戏文唱”和“文戏武唱”为表演指导思想的。关于“文戏武唱”这里不谈,只谈“武戏文唱” ,这一点突出表现在骨子老戏中的“三国戏”系列,而以武生赵云为一号人物的《长坂坡》又比以老生诸葛亮为一号人物的《天水关》 《战北原》 《失空斩》 《七星灯》等文戏更具典型性。那么,如何表现武戏中“文”的一面呢?这就需要武生演员在熟练掌握各种繁难技术技巧的前提下,根据人物的不同状态做出手上戏、身上戏与脸上戏,让戏迷感到京剧也是需要目不转睛地看的,而不是一味闭目养神式地听。赵云在《长坂坡》中,一定不能显得张扬夹带火气,因为剧情规定,这是刘备一行人马大吃败仗之后落荒而逃,赵云的心情与刘备的心情一样沉重,假如出场亮相凝眉瞪眼,反倒脱离人物变成笑话了。

  其二,京剧的美学理念从来都是动静结合、张弛有道的。剧中前场赵云方将入睡的一段类似哑剧的表演,完全吸引观众的目光聚集在他一个人身上,身体疲乏又随时警惕,安顿战马、置放长枪等等,这些都是戏,越是这样越能体现赵云对刘备的那点儿“愚忠” 。须知哑剧的表演也是京剧特色之一,内行叫做“此时无声胜有声” ;后场赵云在曹营七进七出的奋力酣战,必须打出万夫不当之勇,杀出万死不辞之态。从演员自身角度考虑,如何平均分配自己的体力,调整自己的气息,保证演到最后还能绰绰有余地“悠着” ,是极大的功夫考验。

\

京剧《长坂坡·汉津口》剧照

  其三,京剧的大写意特征具体落实到这出戏里,则是集中在“抓帔掩井”一段戏。舞台上椅子代表井口,扮演糜夫人的青衣从椅子上跳下就意味着堕井而亡了。赵云趁着糜夫人跳椅子的瞬间一手抓住她的黄帔,替她扯脱,然后亮相。这场戏必须要比国外《佐罗》之类的侠客电影演得帅气,否则观众买票看戏图什么呢?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难就难在处处要让观众感到赵云是个有勇有谋的人,与他身边的那个有勇无谋豹头环眼的黑脸张飞身份不同,气质不同。

  说完了戏,对于此次年轻的武生主演詹磊,笔者不得不多说几句感慨之言。纵观戏曲艺术百花园,京剧比起昆曲、梆子来,相对年轻了许多,若与闽浙一带的南戏变异剧种相较,则尤其显得是小字辈。可是京剧自其问世之初,就属于标准的古典艺术体系,与生俱来的精致感与高贵感吸引着南北观众为之沉醉,所以才成为蔓延全国的大剧种。正因为如此,它才拥有众多的从业者为之献身奋斗,所以到今天,全国任何一个其他剧种都无法像京剧一样有着那么多的梨园世家子弟,别的剧种即便历史再悠久,奋战一线的名角往往并不是行里出身。而京剧则不然,像詹磊这一代青年演员,十之七八都是祖上从事这一行业。以詹磊为例,他就是京剧名丑詹世辅的后裔。也许,京剧观众正是由于对那一代艺术家太过景仰与崇敬,才对今天这一代70后、 80后、 90后们过于苛刻,甚至吹毛求疵吧。

  爱之恨必然责之切,反过来说,京剧始终保持与100多年前相比而基本不走样子,也是由于从未失去眼睛毒、耳朵尖的刁钻戏迷,正是有了他们对演员的评头论足,包括“眼高手低式的”和“站着说话不腰疼的” ,才使得京剧后辈深感无形的压力,反过来这也在相当大程度上保证了京剧艺术的高超水准。而像詹世辅那一代老艺术家,由于时代的原因,没有留下太多声像资料可供后人欣赏。仅从残存的杨宝森1950年在香港演出的一批不大完整的实况录音来听,那里面詹世辅的精彩表现处处都能赢得台下看客的满堂好,令人叹为观止。比如《法门寺》中,一般丑角按照普通的台词(内行称之为“官中词儿” ),是在将一张状纸交给老生,质问老生“别忙,我问问你,你这县官认识字吗”之后,等老生接着念“在下进士出身,焉有不识字的道理” ,丑角再接着念“难得你这县官不是买来的” 。可是詹世辅偏在此处插科打诨,结合天时地利,改作“不是呀,现在香港的律师都写英文了,你知道吗” ,引发哄堂大笑。话说那一代老艺人文化水平并不十分高,仍能在动荡难安、朝不保夕的旧社会通过身怀绝技大红大紫,笔者希望詹磊这一代孙子辈演员,享受优越成长条件的同时,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不辜负已经“把嘴吃刁了的”京剧观众的期望与厚爱。

 

  延伸阅读:

  只有“武”没有“戏”能是好武生?

  丢了武戏,京剧是不健全的

  京剧武戏如何满血复活?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