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首页>艺评现场>戏剧戏曲

《一句顶一万句》首演 刘震云潸然泪下

发布时间:2018-04-27来源:北京晚报作者:王润 收藏

\

话剧《一句顶一万句》

  由牟森导演,根据刘震云小说改编的话剧《一句顶一万句》,自打开始筹备排演的消息传出,便备受关注。4月20日晚,长达三个小时,全程用河南方言演出的大戏《一句顶一万句》,终于在国家大剧院迎来首演。虽然由于当晚字幕设备临时出现问题,所有观众如同经历了一场“河南方言听力考试”,但整个演出大气磅礴,厚重感人,不负期待,就连小说作者刘震云在看戏和谢幕时,都多次潸然泪下。他抹着眼泪激动地说道:“感谢牟森导演,用古希腊戏剧和现代派的手法,诠释出了这些在生活中被忽略的底层中国人的心事和肺腑之言。”

小人物勾勒百姓生存图景

  刘震云,河南延津人,中国当代最重要的作家之一,此前他的多部小说被改编成各种影视剧,但却从未被搬上话剧舞台。牟森,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最受海内外瞩目的戏剧导演,然而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他便退隐戏剧江湖,至今已近二十年。终于,因为《一句顶一万句》这部被誉为“充溢着生命的大悲凉和生存的真荒诞”的茅盾文学奖巨作,因为彼此之间的情义和缘分,牟森重出江湖,将刘震云的作品首次搬上了戏剧舞台,让那些在广袤大地上艰难生存却得不到重视的小人物,有机会说出自己那些不为人知的心事;也让广大观众终于得见这位传奇导演,时隔几十年之后,无论经历多少人世沧桑,无论艺术手法如何变化,但对戏剧、对文学、对普通人的情感,依旧不改初心的珍惜与尊重。

  刘震云的小说《一句顶一万句》原著中,没有重大的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都是如同牛毛一般纷繁复杂的小人物和他们的故事与情感。刘震云怀着巨大的深情,用非常质朴精炼的文字和史诗性的叙事结构,道出了卖豆腐的、杀猪的,剃头的、传道的……每个人内心深处的孤独与渴望,并勾勒出中国百姓生存的图景。

  牟森导演将《一句顶一万句》视为“超级中国社会史诗”,因此极其尊重原著的精神、结构和语言。曾经一直被冠以“先锋戏剧导演”的他,没有采取什么先锋、实验的舞台手段,而是以一种契合原著精神的质朴风貌和宏大视野作为内在张力,并且牢牢抓住刘震云那种貌似平实简洁却“扎心”金句频出的语言风格,让一个个人物在舞台上丰盈充沛,直抵人心,让台下的观众看着,听着,想笑,又想哭。同时,多年致力于研究“叙事工程”的牟森,也让作品尽管人物和线索众多,容量巨大,但却毫不杂乱失序,而是众生喧哗都被包裹在一种“难以言说”的整体哲学关照当中;每一个人的苦难与求索,也因为得到他人的理解和感动,而具有了“抵达”和“获救”的意味。

  正如小说中全是普通百姓,话剧《一句顶一万句》中的演员,也没有一个是大众熟悉的明星。牟森一开始就坚持不用明星,而是“要让生活中的人成为舞台上最大的明星”。确实,他做到了,人们看完戏,记住的不是哪个演员的名字,而是杨百顺、牛爱国、曹青娥、庞丽娜、吴香香、罗长礼、巧玲、老詹、老杨、老汪、老马、老裴……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的爱恨情仇与悲欢离合。演员们一个人分饰多个角色,而且还要担当歌队的功能,在剧中,他们既是个体,又是群体。刘震云用“奋不顾身”来形容演员们感人至深的表演,他们的付出努力,他们的真诚诠释,不仅为这些小人物赢得了生命,也为自己赢得了掌声和尊重。

河南方言演出更接地气

  全部用河南方言演出,也是话剧《一句顶一万句》特别引人关注之处。此前,陕西话版《白鹿原》、四川话版《茶馆》、上海话版《繁花》……都取得了成功,用方言演绎的话剧不仅没有让作品有了地域局限,反而让人物更加可信,更接地气儿,作品也更有力量,更充满质感。河南味儿的《一句顶一万句》也是如此,那些土生土长的人物操着方言,才更符合他们的身份和背景;而方言所包含的独特文化和语言张力,也让作品别具魅力。

  但由于前天下午,字幕设备临时出了问题,当晚的首演无法使用,所以所有观众是在没有字幕的情况下,经历了一场“河南话”的听力测验考试。好在河南话属于北方方言,大部分内容北方观众都能听懂,但对于一些南方观众来说,便有些困难了。演出谢幕时,刘震云登台,代表剧组向观众们致歉,但台下的观众们却充满包容和善意地大声回应道:“没关系!”“不影响!”甚至有观众表示:“没有字幕其实更好,可以全部精力专注于演员的表演。而且那些台词半听半猜,就算听不太懂也没关系,这反而更像是生活,也更切合了作品‘说出的话往往没人听懂’的内涵。”

  很多资深观众更关注牟森导演的“回归”,曾经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看过牟森导演早期经典之作的观众孟丹峰感叹道:“作为一个看过《彼岸》和《与艾滋有关》的观众,今天我的下巴掉在国家大剧院的地上了。时光,真的可以重新雕刻精神的容颜。《一句顶一万句》,大戏!”还有观众感慨道:“导演真的太厉害了!这绝对是老司机重出江湖教你开车!这么难的戏,居然这么稳,这么扎实,这么干净,演员状态这么舒服,雕塑感、仪式感、人世的无常感都出来了!”

  对于牟森导演自己来说,他最希望的,是《一句顶一万句》这部作品,“能够让观众抵达感动。”而他最重视的观众,便是小说原作者刘震云。昨晚的首演,坐在牟森导演身旁的刘震云,看演出时,便忍不住多次泪流满面;谢幕时和演出后的庆功宴上,他又几次落泪。牟森表示,虽然作品还有需要完善修改之处,“但自己心里最重要的一个指标,达到了。”

  据悉,话剧《一句顶一万句》在国家大剧院连演三场之后,还将开启全国巡演,赴哈尔滨、西安、上海等地进行演出,并且还要回到刘震云的故乡河南演出。刘震云说:“我希望这部话剧,能够成为一百年之后还能一直演下去的经典之作。”

 

  延伸阅读:

  刘震云小说同名话剧《一句顶一万句》即将登陆国家大剧院

  张艺谋刘震云易中天的高考记忆

  刘震云获埃及文化最高荣誉奖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