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首页>艺评现场>摄影评论

解读李刚“马语者:象·相”系列摄影作品:跨越时空的马

发布时间:2019-11-19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阳丽君 收藏

  摄影艺术创作如何创新,如何与众不同,如何体现艺术家独特的摄影语言、表达方式,从而创作出具有独特审美意味的佳作,这是每一个摄影创作者所要面临的问题。可以说,出新越来越难。风光难拍,纪实亦难拍。早些年的风光作品除了一些名山大川,便是崇山峻岭、人迹罕至的地方,因其少而稀罕;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信息的发达,不要说名山大川,像南北极地也挤满了摄影爱好者,于是到处可见雪山日出、篁岭晒秋、坝上雪落,企鹅、海豹充斥版面。

\

  当“新风景”面世,一窝蜂又是景大人小,零度叙事、景观猎奇成为一种新的流行;纪实摄影面临数亿手机用户,也亟需探索自己的出路。当“决定性瞬间”“一图胜千言”成为纪实摄影创作的主要倾向时,又有新的创作手法从中孕育而出:有走向“行动主义摄影”的,用切实有效的行动来改变拍摄对象的生活和命运;有走向“多媒体”的,用音频、视频等多种传播手段来讲述故事,以达到更有力的传播效果;有走向“关系”的,表达的是人与环境、人与事物、照片与照片之间的种种构成与关系。总之,摄影创作亟待一种新的突破和新的审美范式。

  艺术发展由其内在规律所推动,艺术的目的在于创新,在于提供“陌生化”的体验,正如俄罗斯形式主义学者什克洛夫斯基所强调的,“艺术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使人恢复对生活的感觉,就是为了使人感受事物,使石头显出石头的质感。艺术的目的是要人感觉到事物,而不是仅仅知道事物。艺术的技巧就是使对象陌生,使形式变得困难,增加感觉的难度和时间长度,因为感觉过程本身就是审美目的,必须设法延长。艺术是体验对象的艺术构成的一种方式,而对象本身并不重要。”要创作出具有新的形态、新的审美价值的艺术作品,不在于拍摄对象如何稀罕,而在于如何从人们习以为常的对象之中,看到不平常之处,“违反”那些常情、常理、常事,超越常境,采用具有新的意义、新的生命力的摄影语言,创作出“陌生化”的作品,这便是摄影艺术创作的成功。

  出于对马的热爱,拍马的摄影师有很多,中外皆有。大多表现的是马的直观形态,矫健、英伟、雄壮、豪迈、力量、速度,而著名摄影家李刚的作品却独辟蹊径。他于具象的马中,看见了马局部的美。那眼睛、那耳朵、那鬃毛、那斑纹、那脖子、那尾巴,于他的镜头下,独立成篇,是马,非马,却另见一番风骨。于耳熟能详处见独特,于视而不见中现真章,李刚的马,不见整体,只见局部,却于局部中见出真谛,恍若一粒沙里见世界、一朵花里见天国;马的精气神、马的神性、马的忧伤与孤独,尽在其中。

\

  于艺术创作上,“陌生化”最是难得,而李刚做到了。李刚的马在艺术上超越了常境,“违反”了人们习见的对马的认识和理解,而其内在精神却紧密相关,这种对立和冲突构成了他作品“陌生化”的表象,给观者以感官的刺激、情感的震动。他偏离人们对马的常规认识,凝练出马的独特身体特征,抽象出马自身所具备的有意味的形式,在艺术表达上采用了一种新的摄影语言,创作出超越“像”,联结了“相”与“象”的具有新的审美意义的作品。

  他的摄影作品《马翼连山》系列,贯通马与自然、马与时间、马与空间、生命与死亡,脱离具象、抽象,直抵存在深处,具有了诗和哲学的意味。“天人合一”是中国古代重要的哲学思想,“天”代表“道”“真理”“法则”,“天人合一”就是与先天本性相合,回归大道,归根复命。“天人合一”不仅仅是一种思想,而且是一种状态。“天人合一”哲学构建了中华传统文化的主体,宇宙自然是大天地,人则是一个小天地。人和自然在本质上是相通的,故一切人事均应顺乎自然规律,达到人与自然和谐。

  李刚有几幅作品,马背如山,远处群山耸立,分不出眼前和远处的何是马、何是山,山和马在形态上惊人一致。山与马皆是大自然的杰作,一静穆不言、雄浑壮阔,一如风如电,却又“马翼连山”,山形与马形合二为一,山的精神与马的灵魂合二为一,这既是作者眼光的独到,也体现出作者对马形、马态、马的精神实质的深刻认识,于方寸之间让人实实在在地体验到“天马合一”的感觉。如果说,这里的马是人类情感的投射,那么画面所表现出的则既是动物与自然的和谐,也是人与动物、人与自然的和谐。

\

  李刚的作品,脱离了人们习以为常的马的英姿、伟岸、俊美,而着重表现马的寂寥、孤独、忧郁,哀叹着生命的逝去和岁月的无常。在他的一幅作品中,一匹马背对着我们,是画面最下面的一小点,其前是阴沉寂寞、不知通往何处的路,其上是乌云密布、灰暗的天空,风雨欲来,却又茕茕孑立,无尽的寂寥与荒无扑面而来,云层上却又有一点淡淡的光,似照亮前路、温暖人心。《生命三部曲》中,一匹死亡的马斜躺在荒草丛生的山坡上,而那张带有幽蓝色调,乍一看以为是风景的作品,近看,才发现远处有一群小小的黑影子正在缓缓走出画面。天上冷月辉映,仿佛映照了千年岁月。这既是生命的消逝,也是时间的流淌,群山静默无言,生命轮回不息。另一幅作品中,几匹虚虚乎乎的马在林间穿行,恍若马的幽灵在其栖息地飘荡。作者以几幅类似的作品来探讨生与死、轮回与无常的永恒话题。其逝也忽,其悲也痛,其思也深,所谓情景交融,意在言外,不外如是。

  李刚的马,于庸常之中为我们提供了新的审美范式、新的“陌生化”体验,又于这独特的意象之中,寄情遣怀,赋予其诗与思的意味,这是李刚的独特之处,也是他的成功之处。

\

 

  (作者:阳丽君,中国摄影家杂志社常务副社长兼执行主编)

 

  延伸阅读:

  白马非马 大象无形(白建春)

  《2018中国艺术发展报告》出版发布会暨《2019中国艺术发展报告》编撰工作启动会召开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