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首页>艺评现场>书法评论

胡秋萍书法:听从内心的召唤

发布时间:2018-03-16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胡秋萍 收藏

\

敦煌二十咏《水精堂》 90×180厘米   2017年 胡秋萍

\

胡秋萍

  “妇女节”刚过,但现在“妇女”这个词儿似乎已经过时,要叫女生、女神、女王或者仙女。妇女不把自己活成“妇女”,似乎是时代的进步,但女生过于矫情,仙女、女神过于群体自我安慰,女王听上去又把自己活成了女汉子,所谓过犹不及。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现代社会,女性在各个行业均有一席之地,甚至在某些领域有“巾帼不让须眉”之势。提到书法,中国书法家协会有妇女委员会,各类高校书法专业也有更多女生学习,中小学书法教育的大军中,女性的力量也是半边天……

  “三八节”之际,美术文化周刊对中国国家画院书法篆刻院副院长、研究员,中国书协理事、女书法家委员会副主任,中华诗词学会理事胡秋萍,就历史上女书家的地位及当下的转变,女书家的书风和发展方向等话题进行了采访。

美术文化周刊:女性书家在中国书法史上的定位是怎样的?

  胡秋萍:在对历代草书创作的研究过程中,我发现女性书家所占比重是很小的,独立成草书家的女性甚至可以说没有。即使是像卫夫人、管道升、李清照、蔡文姬、邢慈静等,我们能够想到名字的优秀女性,也多数情况下是大家闺秀,一般受家人,如父亲、兄弟、丈夫的影响,书体多是小楷、中楷、小行书、小行草见长,很少有大草,而且多是与其家族父兄丈夫的书体风格接近。传统教育不主张女性参与社会和为时代奉献,严格意义上这些女性少有独立精神和自由思想,不算是独立意义上的书法家,书法于她们更多的是一种自我修养。

美术文化周刊: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哪些呢?

  胡秋萍:古人对女性的教化要求是温良娴淑的,在家从父,出嫁从夫,举止端庄,笑不露齿,甚至裹脚等,不能有自我意识和精神的追求。大草书创作理念似乎并不符合封建社会对女性的温良顺从的教育。另外女性承担人类再生产的任务比较重,无论是各个阶层的女性,其家庭方面占据了她们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再者,大草需要严格的法度和字符的训练,同时它又是极理性又极浪漫的诗性抒发。古时有“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旧观念,女性没有自我意识何谈抒发自我性情。另外,书法是理性的、符号的、抽象的、哲性的,尤其是草书还是很诗性的。而女性多是感性的、直觉的,当然,这不是对女性的歧视,造物本来如此设置。不过,草书高妙的智慧和境界,即使对优秀的男性书家来说,也是很难达到的。

美术文化周刊:古时女性写大草的不多,当代女性书家涉及的书体范围是否更大?

  胡秋萍:在当代新的社会文化环境下,家庭和女性自我的期望教育越来越重视,现在女性学习书法的特别多,尤其是中国书协成立以来,女性书家一直在追求自身鲜明的艺术追求和审美主张,对书体的选择也更自由,范围也自然有所扩大。当然,这与女性的自我审美的意识生发有关,也离不开社会的引导和进步。另外,这也对女性书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比如个人修养方面,需要女性去追求的艺术、文化层面的知识更多,因为即使刨除性别与性格之间的差异及社会的从属关系,任何书家的艺术素养的形成,都离不开技法锤炼和文化积淀。

美术文化周刊:大草书艺术的雄浑厚重,与女性细腻温润之美之间如何协调统一?

  胡秋萍:从男权角度来讲,男性更希望女性是温柔的甚或是从属的。不过我认为,大格局和大胸襟不分男女,是个体差异。厚重、雄强、开放、包容、正大的文化艺术导向,才是大国文化和国家艺术脊梁的象征。细弱、小巧、秀丽可以是多元的艺术风格的不同追求,艺术创作因大气厚重才能达到震撼人心的效果。当然,当下的社会审美宽泛,各种各样的艺术风格都应该有,也不可一概而论,更不能偏颇狭隘,最主要的是艺术家要听从自己内心召唤,把艺术的追求做到位。

  任何艺术都是人格化了的形式再现。我选择大草表达自己的性情,这是我自己内心的选择,但也并不是说,大草的狂野与恣肆就需要摒弃女子的温柔与细腻。古语形容一个人的性格:静若处子,动若脱兔,所以我认为一个人本来就应该是多面的——于自身而言,多面才有趣;与他人而言,性格、人格越丰富也越有魅力。

  无情未必真豪杰,于女性而言更是如此。天地、家国、丈夫、子女,女人面对国家也要有巾帼不让须眉的胸襟和胆识,比如柳如是——她在诗、文、书、画上的造诣以及在面对家国危难时勇于舍身的民族大义,并不会因为她卑微的身份而藐视她,反而是其高品质人格成就了她的人格魅力。作为人,男人也好女子也罢,人格都应是丰富的,多面的。但不管属于哪一面,内心都要有强大的力量才是。

美术文化周刊:当下,女性书家面对的困境主要是什么?

  胡秋萍:从现实与现状来看,书法家本身没有很多的职业可选择,许多机构或官方或民间,男性书法家的职位也寥寥可数,而画家职业就比书法家多一点,在这样一个现状下,女性书家的比例既少又难得。

  另外,很多女性不愿为之,也许与自我可选择的道路多有关,但没有自尊自信就没有快乐。宗教中讲,人来到这个世界是要经历各种磨难的,他需要坚毅地不断探求、感悟、体证,用更好的心态面对无常的生命。作为女性,家庭要尽可能打理好,获取家人的支持,从而实现自身价值。于我而言,作为女性书家,在长期锤炼笔墨线条的时候,笔墨线条也锤炼着我,非人磨墨,墨磨人。我认为于女性书家来说,你能成就什么不是别人让你成为什么,而是自己内心有一个声音,想做什么的声音在指引自己坚毅地走下去,用一生一世去努力,开足生命的马力,去追求时代的也是自己的艺术梦想。

人物名片:

  胡秋萍,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国国家画院书法篆刻院副院长,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女书法家委员会副主任,中华诗词学会理事。作品曾参加全国第三、四、五、六、七届书法篆刻展及全国中青年第三、四、五、六、七、八届书法篆刻展,获第三届全国中青年书法篆刻展优秀奖,中国书协德艺双馨会员。

  延伸阅读:

  中国书法何以称为一种艺术

  书法“高汤” 弥久余香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