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杂志邮箱 新媒体邮箱
首页>艺评现场>美术评论

工笔画的问题在于“工笔”吗?

2020-12-22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李亦奕 收藏

  (点击网页如上“来源:《中国文化报》”,查看报纸报道,链接为:http://epaper.ccdy.cn/zh-CN/?date=2020-12-13&page=1&detailId=%E5%B7%A5%E7%AC%94%E7%94%BB%E7%9A%84%E9%97%AE%E9%A2%98%E5%9C%A8%E4%BA%8E%E2%80%9C%E5%B7%A5%E7%AC%94%E2%80%9D%E5%90%97%EF%BC%9F

 

  进入新世纪以来,工笔画在艺术观念、形式语言、技术方法等方面都有了空前的拓展。从近几届全国美展以及美术界的其他一些画展反映的情况来看,当代中国画创作尤其是在花鸟人物画创作领域中工笔画的比例越来越高,年轻一代画家的创作更是如此,在全国性展览中工笔画更是成为摘金夺银的主力画种。这种远超写意画的发展势头,也使得在各类美术评选、学术文章乃至批评性的阵地上,呼吁“中国画要回归写意”的声音不绝于耳,那么,究竟应该如何从中国画发展的角度去梳理、探寻写意绘画和工笔画之间的关系?当代工笔画在发展过程中呈现出哪些问题和隐忧?如何才能在追求“工”的境界中以“笔”传“意”,把握好传统的工笔和现当代人文精神和绘画语言的关系?

《中国制造走向世界-C919大飞机》(工笔画) 2019年 范春晓

  传承与创新的焦虑

  日前,由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深圳市社会科学联合会、深圳大学联合主办,深圳大学喻继高中国工笔画研究院承办的首届“工笔时代——2020中国工笔画学术邀请展”集中展示了国内工笔画代表画家的百余幅作品。展览立足于传统文化、时代风貌、城市精神,从学术角度出发,对当代工笔画家学古维新、推动传统艺术与世界文化交融的发展历程进行阐释与展现。值得一提的是,展览采取了线上云展的方式,通过扫描二维码进入线上展厅,便可看到内容鲜活、题材丰富、人物花鸟山水兼具的工笔画佳作,古典风格与现代意识交融;技法勾描染洗各尽其能,气势从浑厚华美到婉约清新,让人回味,引人思考。

  工笔画发展至当下,在承接传统文脉、对接当代艺术、切入现实生活、引领审美时尚方面都有着自己的追求。中国工笔画学会会长陈孟昕认为,一方面,当代工笔画具有鲜明的传统特质。工笔画在元代以前一直是中国绘画的主流形式,元代以后,由于文人写意画的兴起,使得工笔画的发展陷入了低潮,但在文人画所推崇的意向性、抒情性走向极致的同时,也反向促成了工笔画共享的核心特质的形成。时至今日,工笔画在文化视觉度上依然保持着鲜明的民族特质,比如色彩处理上讲究色薄意厚,在选景取势上追求意境的表达等。另一方面,当代工笔画彰显出新时代的文化张力。当代工笔画借鉴了西方绘画的色彩、造型,为更好地切入现实生活、表现艺术本体的生命进程和内生的情感开拓了更广阔的空间。陈孟昕强调,今天的借鉴已有别于晚清后被动的中西融合,而是在保持民族性基础上的理性、自信的选择。可以说,工笔画具备应时顺势的可塑性与生长力。

  值得注意的是,在工笔画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生机和活力之时,也逐渐凸现出缺乏情感注入、趋于概念化表现模式以及过度追求写实而忽视笔墨意趣的制作化倾向。“一个新的样式、一个新的语言方式被认可,马上就会出现众多的仿效者和嫁接者;通过照片来转移画面,再套用别人的色彩和构成,并将其视为一种创作方法;追逐视觉效果,乞灵于媒材开发、媒介实验和形式解构,甚至用当代艺术来取代工笔画……”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主任、《美术》杂志主编尚辉表示,这些创作现象显然背离了艺术创作的规律和精神,更不是工笔画当代性的出路,工笔画创作还是应该在如何传承传统的工笔和现当代人文精神与绘画语言的关系上做文章。

《老伴》(工笔画) 2018年 李传真

  工笔之“工”不是“工匠”之“工”

  “尽精微而致广大”是当下工笔画最珍贵的精神内涵,这也是中国文化传统的哲学精神在工笔画上的折射。从这个角度来说,无论工笔还是意笔,“以形写神、形神兼备”,重“神似”的意象性表达是其共同的追求。事实上,只要稍作深入,便会面对这样一个事实:工笔与写意作为绘画样式的区别,可以视作再现与表现的不同侧重。即工笔的对立面其实不是写意,而是粗笔或率笔,写意的对立面也不是工笔,而是写形或写实。也就是说,工笔样式与写意样式一样,都可以各取所需,服务于再现或表现,都能够通过具象、意象、抽象的不同视觉呈现方式成就自我。在陈孟昕看来,工笔画之“工”不是“工匠”之“工”,而是一种“道”、一种规矩、一种方法、一种相对于写意画的创作态度,是母体文化精神的高度凝聚。

  艺术家们追求“工”的境界,俯首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砥砺前行,恪守格律,严护传统;同时以“笔”传“意”,作品反映了文化演进过程中时代审美价值的需要,呼应了社会价值的需求。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华书画家》杂志主编王镛认为,此次“工笔时代——2020中国工笔画学术邀请展”为中国工笔画如何摆脱困境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参展的老中青三代工笔画家都在其作品中都投入了真情实感,并且有着共同的使命追求,即作品的审美价值、意境营造和个性展示。而坚持表现情感、意境和个性,正是解决当前工笔画过度类型化、复制照片、过度装饰等问题的良药。

  作为优秀的人物画家,李传真的工笔人物画把现实形象塑造的真切感与工笔画语言的装饰性创造性地结合在一起,并赋予这些人物形象以个性、表情、神态的典型化塑造来完善工笔人物画的现代写实形态。作为一名实践者,李传真首先就提出要强化意向,“写实主义人物画不只是停留在人模照片,不只是追求人物表象,而是探求人物内心精神气质之象,是超越表象的形式,是通过对人物形象的深入了解、观察、归纳后,提炼出人物最典型、最生动的特征。适度的夸张,夸张出有意味、有趣味的形象,来构建自己特有的造型体系。唯有如此,才能去叩问形而上,才能抓住玄妙虚旷的‘神’和‘意’,这也是中国传统工笔画的发展正道。”

  陈湘波的工笔花鸟则透现着一种难得的典雅和清丽。画面上的一枝一叶、一羽一尾好似蒙上了含情脉脉的面纱,浸染出画家的个性追求,延伸着中国画的本体方式。在构图上,陈湘波往往打破传统工笔花鸟画中的一些常见程式,讲究“起承转合”“宾主揖让”与“呼应关系”,强调构图布势的“自然天成”;在勾勒上,笔法的起落、转折、顿挫都与表现的形象、性质有极密切的关系;在用色上,他一改当代一部分花鸟画流于程式、设色浓艳匠气的弊端,而是集合多种画法,在传统固有色中融入西洋画法的色彩规律,追求整体色调的对比与协调,所以其作品呈现出不同于传统工笔花鸟画的意境和氛围。尽管借鉴了现代设计、西方绘画的元素以及其他画种的绘画技法,但陈湘波指出,工笔画也需要边界,因为没有边界,就意味着画种的消亡。

《徐引塘间步》(工笔画) 2012年 陈湘波

  突破工笔的“经典程式”

  对于语言系统已经十分成熟完善的工笔画来说,如何才能在学科建设中更好地厘清边界问题?美术理论家郑工谈到当代中国工笔画发展的解构倾向。首先是语言的分化,比如工笔和重彩的分化实际上就是一种笔墨分离、形色分离。解构必然会导致分化。那么,在工笔画分化的过程中出现了什么样的新现象呢?郑工归纳出四种现象:“一是微观视角很明显,有艺术家在构图和画面上选取一个局部放大,比如一个女人的脚或者一只高跟鞋,这些画家在观念和色彩上注重绘画的方法论,试图从方法论问题上寻求一种突破。二是追求线条本身的视觉张力,王冠军就是代表性画家,他的造型很传统、很完整,但他的用力点在线条,这就涉及到视觉的张力。过去讲用线的时候很注重笔墨的心性,但是现在它很像是外化了,往外走了,注意到了一种视觉效果、视觉张力。三是图像的观念化,即艺术家描绘一个特定的现实或对象,但把它进行观念化的处理,符号化了,具有特定的含义。四是工笔的写意化。”

  如果说解构视角的理论探索是将当代中国工笔画发展问题化,那么,陈孟昕则指出,所有的问题都可以在教育模式中找到其源头。“我们要反思在教学过程中是不是过多地教学生怎么画,太多的经典和权威,太多的讲图形的转换和技术的规律,而在学术个性的形成方面,创造性的启发和引导显然不够,使学生在权威面前、在伟大的经典程式面前失掉了自由和创造的能动性。”

  关于对策和前景,陈孟昕建议,一要坚持师造化、师自然。二要忠实于自己的生命体验。三是崇尚个性化的生命语言与样式,用自己的方式诉说心灵体悟。四是要向传统学习、向中外优秀传统文化学习,但要有自己的坚守。“工笔画作为精神品质、技术手段及工具材料完全独立的艺术门类,有理由按自己的逻辑和规律,按自己的生存法则传承延续。我一直认为工笔画既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工笔画和写意画完全可以选择不同的价值取向,写意画是民族性的象征,是一种文化特质的彰显,而工笔画在保持民族性的基础上,它有条件成为国家向外扩张的软实力,因为它在造型、色彩、语言语境中具有国际相通性,就像音乐,不需要解读,好的旋律大家都听得懂。随着中国国力的提升,它完全可以像油画一样被世界各民族广泛认知、接受甚至运用这样一种方式进行艺术表达。”陈孟昕说。

  工笔画作为中国画创作重要的艺术语言,在表现主题性绘画上有着不可代替的作用。近年来,工笔画家积极参与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同样也是为工笔画发展注入新的时代精神,使工笔画在表现历史题材上有了新的拓展。中央美院中国画研究部主任、国家主题性美术创作研究中心副主任于洋谈到:“工笔画确实可以更深入地去对历史场景进行还原、写真。从人物画看,一些艺术家已经从某个角度拓展并确立了自己擅长的题材、表现方法,但是在主题性表达的角度还是要更多地深挖,更多地体验生活,如此,对于题材内容的提炼才能更加深刻。从花鸟画看,我觉得大有可为,像喻继高先生,包括年轻一代的画家,其实都是从花鸟画的角度,通过一种象征化的手法去表达家国、社会和时代,表现现实,这恰恰是很重要、很具有代表性的中国方案、中国方式去呈现一个时代、一个国家的发展变化。”

  总之,无论是从展览的生态、研究的现状还是从未来的路径和可能看,工笔画都是最具广阔视野空间和最富创作活力的画科。虽然在它繁荣的创作局面之下存在各种问题和隐忧,但只要对这些问题能有更深入的解读、思考,工笔画一定会有更好的未来。

 

  延伸阅读:

  越千年,工笔画如何展现时代魅力

  探索工笔画创新的新可能

  当代工笔画:融入生活的中华美学“新”风尚




  • 中国文艺评论网

  • “中国文艺评论”微信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