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杂志邮箱 新媒体邮箱
首页>艺评现场>美术评论

当前主题性美术创作的一些问题

2020-05-07来源:《美术报》 作者:陈超 收藏

  新世纪以来国家对主题性美术创作愈来愈重视,从“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到“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的实施以及各类主题展、回顾展的推进,通过多种形式扶持和引导主题性创作并取得丰硕成果。各地艺术家热情投入不断探索,创作出一批表现主旋律的精品力作。尽管如此,当前主题性创作仍然面临着基于自身发展不可回避的问题,亟待学界重视。

  艺术家个体想象力不足

  随着历史主题的丰富,包括重大历史题材在内的主题性创作在艺术虚构和想象力上获得广阔的表现空间。与丰富的历史内容相比,当前艺术家个体想象力并不充分,对历史中人的心理活动及情感的真实、历史环境及氛围缺乏整体把握。有的作者深入生活不够,视角狭隘,认为“带着相机出去拍拍照回来对着照片临摹”就是“体验生活”。创作资料越充分,艺术虚构越符合历史发展,艺术家个体想象力越丰富。沈尧伊为创作《地球的红飘带》收集大量历史资料,两赴长征路挖掘素材、体验生活,历时6年完成经典之作。陈丹青《西藏组画》、罗中立《父亲》无不从现实生活出发,在深入观察体验的基础上塑造了一个个深入人心的人物形象。笔者在理论研究的同时进行主题性创作,深切感受到只有深入生活、观察体验,才能获取丰富的支撑材料,拓宽创作视野,增强个人想象力进行合理地虚构,创作出高于历史原型的艺术典型。

沈尧伊《地球的红飘带》之一(图片来源:北京画院官网)

  人性化塑造泛化,感染力不够

  人性化塑造是主题性创作发展的方向。有的画家将人性化笼统地理解为对日常生活的表现,有的画家对人性化的理解肤浅,认为小题材、小事件都具代表性,缺乏对历史中人的情感挖掘和对于人的命运的关切。当前一些刻画英雄形象的作品过度或片面强调其人性化一面,而忽视英雄的特质,致使英雄陷入庸俗化、琐碎化境地,造成无个性的空洞形象。无个性、无特质,还是英雄么?此外,随着历史内涵的深化,当前主题性创作较之以往更加注重历史因素的表达,作品在一定程度上缺失“大题材”“大主题”带来的力量,庄重感和崇高性渐失,缺乏感染力。大场面却很平淡,大题材却显单薄,如何增强历史性因素的同时,把握主题的厚重、纯正和清晰,对于主题性创作有着积极意义。

  写实语言模板化,缺失生命力

  主题性创作从一开始就维系在西方写实框架之内,以写实手法为支撑,塑造典型人物,描绘丰富场景,凸显写实语言自身塑造优势。新中国成立初期写实手法“一统天下”,英雄“崇高美”“庄重感”必须依托写实手法的支撑才得以凸显,而写意手法因不具备这种“优势”很难进入主题性创作的视野。无疑,写实语言适合宏大叙事的表现,但长久以来陷入模板化、形式化塑造,导致作品出现自我复制、千篇一律的问题。事实上,当前一些作品在写实层面反复修饰,轻浮炫技,缺失生命力和创造力,脱离时代审美及大众情感需求。今天,主题性创作不仅注重外在“形象性”塑造,更强调内在思想性、精神性表现。不可否认,写实语言可以画“像”,但却不足以塑“象”,这就为艺术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既要不断拓展写实手法表现力,又要深入挖掘民族写意语言形式内涵,才能创作出具有深厚思想内涵和民族特色的作品。

  作品形式与主题脱节

  当前主题性创作积极借鉴西方当代艺术与观念,但有些作品专注于形式和观念的表达,淡化主题和内容的表现,背离了主题性创作的核心旨意。主题性创作的形式语言探索,必须以主题、思想为中心,偏离这一内核,徒有外在的醒目,缺失内在的深度,作品生硬而单调。像当前一些表现战争情景的装置和影像艺术,突出材料、肌理、灯光、声音等外在因素的视觉效果,表面上制造了一场众人参与的热闹场面,实质上缺乏情感共鸣,形式架构于主题之上,抽空了主题性创作的内涵,很难感染人。因此,主题性创作应合理借鉴吸收西方当代各种艺术形式与观念来支撑主题表达的深度,以提升作品主题和内涵为目的的形式语言探索才具价值。

罗中立《父亲》(图片来源:中国美术馆官网)

  人才缺失、情感投入不足

  当前主题性创作人才缺失现象严重。一方面,老一辈艺术家从历史中走来并有切身体验,但受那一时期创作的影响根深蒂固,很难抛弃原有创作模式,也不可能短时间内转变原有创作观念。另一方面,年轻艺术家对主题性创作缺乏情感投入,认为主题性创作不适合形式探索和观念表达,视其为僵化、保守的艺术,更有甚者认为主题性创作“费力不讨好”,在今天已没有进一步开拓的空间。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在每年全国各大美院毕业生作品展上绝大部分作品是颇具实验性、研究性的当代艺术创作,强调个性化,突出观念性,但缺乏主流性,导致艺术创作与社会生活疏离。

  如何拓展和丰富主题性创作的思想、价值及其内涵,直接关系到当代中国美术发展的走向和价值取向。艺术家首先要关注作品外在形式、语言的开拓创新,更重要的是,要有深厚的个人情感,在创作的观念、思想以及思维方式上不断调整,紧扣时代主题,彰显时代风貌,弘扬时代精神。唯有如此,主题性创作才能彰显自身独特的社会意义、文化价值与审美价值。

 

  (作者:陈超,合肥工业大学建筑与艺术学院教师、博士)

 

  延伸阅读:

  主题性美术创作的总结与思考

  主题性创作带动油画民族风(陈履生)




  • 中国文艺评论网

  • “中国文艺评论”微信公号

  • “艺评中国”新华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