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首页>艺评现场>美术评论

探索当代写意人物画的具象表现语境(马喆)

发布时间:2019-09-09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马喆 收藏

  21世纪初,中国写意人物画的总体发展态势是强劲的,而且其风格流派的演变节奏丝毫不逊于20世纪初叶西方现代艺术的流变。但在此过程中,徐悲鸿、蒋兆和所开拓的现实主义中国写意人物画体系仍然起着支撑作用,也将中国写意人物画引入到接近于现代的艺术语境之中。在新中国成立以来的近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东北地区中国写意人物画创作沿承了徐、蒋体系,秉持现实主义传统,开拓出极具新意的语言范式,在中国当代美术史中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产生了诸如王盛烈、王绪阳、许勇、赵华胜、赵奇、孙志卓、陈涤、孙晓东、周士钢、李岩等艺术家和经典作品。随着这一体系的成熟与发展,一些学术上的问题也相应而出,时代在变迁,艺术在更新,面对中国画的文脉传统,面对现实的繁荣与困惑,中国写意人物画的前景和未来是一个值得人们关切和深入展开的学术命题。我感受到一股艺术变革的潮流已悄然涌动,初显端倪,这其中就有青年画家史广信。

\

史广信

  史广信出生于辽宁省葫芦岛市南票区黄土坎乡乌金塘村史家窝铺屯,那里位于辽西的边远山区。隆冬时节他的祖父在结着冰花的玻璃窗上画出动物形象,那朴拙而有趣的形象拨动了他潜藏的艺术心弦。在鲁迅美术学院的学习经历,让他有着坚实的写实人物画基础,同时也深受“鲁艺”精神的影响。

  他的中国写意人物画的实验性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以具象表现的艺术手法,将从民间真实生活和传奇故事中的体验以及对历史、对现实的关注态度融合起来,以新的观念意识、笔墨图式和内在的思想情感、心灵意象相结构,形成一种超越现实主义中国画既有的强烈文学叙事特征的新模式。二是这种实验状态使他的绘画与现存的风格流派拉开了距离,既关注现实又不图解现实,既表现人物又不模拟人物,注重主观意识、情感或激情的表达,在画面中寻求变革与生机。

  比如,《中国往事》系列创作就很好地体现了他在探索中国写意人物画当代转向过程的实验性意识。这一系列中的每幅画面、每个场景、每个人物,都是人们熟悉且记忆深刻的,能够唤起既有历时性又有共时性的情感共鸣。他在作品中既表现播种、收割、打场、放羊、钉马掌、杀年猪等千姿百态的劳动和生活场景,又表现练把式、爆米花、卖糖葫芦、滚铁圈、弹玻璃球等市井万象。在这些作品中,史广信营造的人物形象、场景和人物关系是表现性的,是对现实存在或历史发生的主观观照和情感释放。

\

《中国往事》之三

\

《中国往事》之二十

  对照表现主义的一般性特征——走向抽象,独立存在的颜色和隐喻,背离逼真和模仿;不顾形式准则而进行表现和创作的强烈愿望等,我认为史广信的中国写意人物画的表现性至少具有以下倾向:独立存在的颜色和隐喻,背离逼真和模仿;进行表现和创作的强烈愿望;关心典型的和实质性的东西,而不关心纯个人的和个别的东西;带有夸张和风格奇异的倾向;紧迫的现实感,不是从任何自然主义观点看城市和后工业社会,而是要看到表象下面的永恒;突破传统的愿望和对新奇事物的渴求。这些特征在他的《秀》《童年记忆》等作品中都有着很好的诠释与体现。

  当然,史广信的中国写意人物画实践的实验性在现实中存在着很大的风险。这种风险一方面是在自我风格形成中是否能够体现民族传统的文化意蕴;另一方面是在确立当代语境的探索中是否能够体现原创意象的心理结构。可以感受到,他在目前的创作中采取了折衷主义的策略,他能够批判地继承传统绘画的精神,不为外在的图式化因素羁绊,理性地革新又不割断与传统之间存在的千丝万缕的关联。这种关联在人物形象、色彩倾向、画面构成和主题意蕴等诸多环节上表现得较为清晰。即便如此,史广信在艺术理念和方法上,在恪守的原则立场上,都脱离不开他自身的生命体验和生活经验,脱离不开他对于历史与现实的认知能力,他的绘画总体上是具象的。一切绘画的源流均来自无意识的生活的经历、印象、情感与冲动,所以他能够充分“选择精神再生或精神更新”的主题,这一点对于评价他的绘画尤其重要。像作品《保卫家园》《老腔儿》等所呈现的艺术语言在表象上具有更强烈、更有生气的创造性。

\

《保卫家园》

  史广信的中国写意人物画的色调颇具有现代意味,他的色彩既不是写实的也不是印象的,而是直觉的表现和结构式的经营。丰富变化的墨色同胭脂、赭石、石绿、石青等颜色的运用,使他的心灵意象通过墨与色、色与色的交融、对接、重叠完整地显现出来。这种完整的显现就是通常人们所能感受到的视觉映像,静好的心态是欣赏画面后的最终感受。

  显然,史广信具象表现性的中国写意人物画艺术实践,是中国画面向当代的一种选择,旨在创造写意人物画的新语境,把直观的真实再现为表现的隐喻,从而使具体而微的生活和物像呈现出哲学的意味。所以,他能够放弃图式的复杂寻求简约,放弃色彩的纷杂寻求单纯,放弃现实的喧嚣寻求静谧,放弃写实的精微寻求表现……正是有了表现的隐喻,也使他能够游离于宏大叙事和田园牧歌之外,在艺术中寻找到有意味形式的能够诗意栖息的存在之场。

 

  (作者:马喆,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延伸阅读: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纵览

  葛炎中国画的当代性解读(马喆)

  王珂:谈写意人物画的创作与教学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