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首页>艺评现场>美术评论

慕夏曾孙谈慕夏与高更梵高的交往及其“艺术之根”

发布时间:2019-04-12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陆斯嘉 陆林汉 收藏

  今年是捷克艺术家慕夏逝世八十周年,“阿尔丰斯·慕夏经典作品回顾展”正在上海明珠美术馆进行,230余件展品呈现了完整而丰富的慕夏艺术与人生。慕夏曾孙马库斯·慕夏近日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讲述了慕夏与高更的交往以及初见梵高的场景。

  在马库斯看来,慕夏从小在捷克乡村长大,他的日常生活都被捷克民族特有的图案、标志和艺术影响,他认为自己的根就在民族传统中,所以在创作中体现传统非常重要,而慕夏未完成的大型三联画《理性的时代》《智慧的时代》《爱的时代》,其中的理性、智慧和爱正是慕夏的艺术观与世界观。

 

  1939年,捷克国宝级艺术家阿尔丰斯·慕夏因肺炎感染去世,终年79岁。安葬他的捷克“万神殿”斯拉温纪念碑上写道:“尽管他们已经死了,却仍在与这个世界对话。”纪念碑顶的雕像象征着斯拉夫民族的智慧。

  逝世前三年,76岁的慕夏开始创作大型三联画《理性的时代》《智慧的时代》《爱的时代》。遗憾的是,在其有生之年未能完成。在慕夏曾孙马库斯·慕夏看来,“理性、智慧、爱”正是慕夏的艺术观与世界观。

\

慕夏《理性的时代》习作

\

慕夏 《智慧的时代》习作

\

慕夏 《爱的时代》习作

  2019年,是慕夏逝世八十周年,他与世界的对话仍在继续。正在上海明珠美术馆展出的“阿尔丰斯·慕夏经典作品回顾展”(至7月21日),完整地讲述着他的艺术与思想。

\

慕夏坐在梯子上为Cassan Fils印刷厂创作海报

\

慕夏在巴黎逗留期间使用的速写簿与铅笔

  沿着世人熟知的“海报”系列与插图,展览进一步呈现了慕夏的家庭、慕夏与高更、慕夏与摄影、慕夏与布拉格、慕夏与“神秘主义”等侧面,慕夏最伟大的《斯拉夫史诗》组画也以纪录片与习作展示的方式弥补了原作过于脆弱,难以实际展示的遗憾。

  1928年,在捷克斯洛伐克建国十周年之际,慕夏将20幅描绘捷克与斯拉夫民族历史与场景的巨型画作捐赠给布拉格政府。他在捐赠致辞中说:“我坚信,对于任何一个国家而言,只有深深扎根于自己的民族根本,才能得到真正的发展。”“我们必须怀揣着这样的希冀:人类各民族将会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只有相互理解,才能使这个愿望更易实现。如果我能为加深不同民族之间的理解而尽自己的绵薄之力,至少在我们斯拉夫民族中起到一些帮助,我将为此深感宽慰。”

\

慕夏《遐想》1897年 彩色石版画

\

慕夏《哈姆雷特》海报草图

  在这场回顾展中,慕夏的民族“艺术之根”得到充分书写,从画中美人到商品海报,从世博会宣传画到后期大型创作,一以贯之的慕夏艺术哲学呈现于六个展区、逾230件展品中。

  展览举办之际,阿尔丰斯·慕夏的曾孙、慕夏基金会执行理事长马库斯·慕夏(Marcus Mucha)接受了“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专访,他讲述了慕夏与高更的交往以及初见梵高的场景。马库斯认为,慕夏晚期的视野已不局限于斯拉夫民族,而是关乎全人类,“他希望所有人都能和谐相处并团结起来”。

\

马库斯·慕夏

 

  澎湃新闻:您没有见过慕夏,通过家人的描述,对他有怎样的印象?

  马库斯:慕夏在1939年逝世,我在曾祖父过世40多年后出生,通过家族成员的讲述,我了解到他的故事,这些故事变成了传奇。其中很深的印象是,慕夏是一个充满爱的人,他对人类有一种大爱,同时对于家人也充满了爱,展览中有为妻子、儿女画的肖像,也有为妻子做的珠宝。

\

慕夏与妻子马鲁斯卡的合影

\

慕夏之女雅罗斯拉娃画像

  澎湃新闻:这次是慕夏家族第一次在中国举办大展,希望传递出一位怎样的艺术家形象?

  马库斯:我们很激动能将这个展览带到上海,展览展示了慕夏作品的方方面面,无论是早期或是晚期的作品,都有统一的理念与思想。从早期海报创作,到后来《斯拉夫史诗》,一直体现了慕夏的哲学思想——在不同的种族与文化间架起桥梁。

  他一直认为,艺术不仅仅是让文化精英享受,而是让所有普通人都去欣赏和拥有。他的海报作品为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带来了美,同时他在后期的作品中也是展现了他的思想,就是所有人都可以和谐地生活在一起,不同文化、国家都可以建立起沟通的桥梁,这种信仰直至今天都为人们秉持。

\

慕夏 “斯拉夫史诗”第三幅习作:《斯拉夫礼拜仪式介绍》,1912

  澎湃新闻:2017年在东京展出了20件《斯拉夫史诗》原作,是近百年来作品第一次来到亚洲。这次没能带来原件的原因?是否希望把原件带到中国?

  马库斯:这批作品因为材质的原因,是非常脆弱和敏感的。全世界的艺术品保存专家建议不要搬运和外展。上一次日本展出,作为家族成员,我们并不愿意。但是《斯拉夫史诗》是慕夏非常重要的作品,体现了他的思想。这次在上海,我们制作了数字化的视频,观众可以体验到作品的规模和细节,同时也不会损害原作。原作可以说是捷克的国家宝藏。

  澎湃新闻:慕夏本人对“新艺术、装饰艺术”这样的标签并不赞同,但似乎很多人对他的持有片面认识或误读,艺术家强烈的民族意识和身份反而被掩盖了。您认为呢?

  马库斯:他本人从不喜欢这些标签,并不认同“新艺术运动”的理论。新艺术,在英语里就是“新”的艺术,但他的作品是根植于传统的,包括捷克民族传统、民间艺术和大自然,他不断运用这些元素,回到自己的根。

\

慕夏设计的霍比格恩特香水“珍妮特之心”的香水瓶和包装盒

\

慕夏设计的雀巢婴儿食品海报

  澎湃新闻:慕夏交友广泛,他的一部分神秘主义的作品也受到作家奥古斯特·斯特林堡的影响。除此之外,他还有哪些朋友给予他艺术上的影响?

  马库斯:慕夏小时候,在天主教学校学习,在教会合唱团唱歌,从小受到宗教影响,相信灵性的力量。在认识了“唯灵论”者斯特林堡后,对“唯灵论”产生了兴趣,所以作品中能看到信仰的体现,认为现实世界中有看不见的力量在引导着人们。

  音乐家雅纳切克(捷克作曲家,1854-1928)对慕夏影响很大。雅纳切克是慕夏在教会合唱团时期的音乐老师,展览中有老师写给慕夏的信,问慕夏是否愿意为自己的歌剧做设计。慕夏儿时的声音很美,很喜欢音乐,在挣到第一笔钱后购买了风琴。在此次展厅中的一张照片上,高更正在合住的公寓里演奏风琴。

\

保罗·高更在慕夏位于巴黎大茅舍大街的工作室里弹奏风琴

  澎湃新闻:高更在艺术上与慕夏有什么交流吗?

  马库斯:确切来说,他们只是好朋友。在慕夏成名前,他们就建立了友谊。在慕夏还不怎么有钱、请不起模特画书籍插画时,就请高更做他的模特,有两张高更的模特照片,一张站着,一张坐着。

\

保罗·高更为慕夏所作朱迪思·戈蒂埃的小说《白象回忆录》插图摆姿势。

\

慕夏(左二)与高更(左一)等友人在巴黎大茅舍大街的工作室

  在档案中,我们还发现很多有趣的信件。例如,在一封信中,慕夏记录了高更有一天带来了一位疯狂的红发人,我们猜测这是慕夏第一次与梵高见面。另一封信中,我们读到,高更在画一幅画,中途因为画不下去而沮丧地外出喝酒,慕夏就在那张画上加了几笔,把画画完了。

  澎湃新闻:慕夏是否感到过“孤独”?只身在巴黎时,他要为斯拉夫民族发声,还要勉强接受德奥官方的订单,回到捷克,本国的艺术家又不理解和排斥他。

  马库斯:很多伟大的艺术家会受到误解,例如梵高。当时,也有很多人并不欣赏慕夏的创作,直到很久以后才改观,他一定也是备受误解。

  澎湃新闻:早在1896年36岁时,慕夏就将民族艺术融入创作。这在艺术家中并不多见。您觉得有哪些原因?

  马库斯:慕夏从小在捷克乡村长大,他的日常生活都被捷克民族特有的图案、标志和艺术影响,他认为自己的根就在民族传统中,所以在创作中体现传统非常重要。

\

慕夏设计的1900年巴黎世博会波斯尼亚展馆餐厅菜单

  澎湃新闻:1928年,慕夏将《斯拉夫史诗》捐赠给布拉格政府,但直至20世纪90年代捷克人民才开始认真审视作品真正的含义。为什么间隔了那么久,经历了什么?

  马库斯:这需要归功于日本策展人佐藤智子女士,因为她的努力,做了很多展览,通过讲述故事的方式,把慕夏各个时期的不同作品联系了起来,在国际上建立起慕夏的知名度。在这样一种叙事和展览前,公众对于慕夏作品的了解仅限于海报,(在公众眼中)后期作品风格的变化如同断层一般,他们对于《斯拉夫史诗》也没有兴趣。1993年,佐藤与基金会合作,整理并推广这些作品,逐渐让公众了解一以贯之的慕夏。

\

慕夏《希望之光》布面油画 1933

\

慕夏《岩石上的裸体》雕塑

  澎湃新闻:他未完成的创作《理性的时代》《智慧的时代》《爱的时代》是否可以看作一个完整的慕夏的艺术与世界观?

  马库斯:确实如此。在他快完成《斯拉夫史诗》时,他认为这套作品的意义已经不局限于斯拉夫民族,而是关乎全人类,他希望所有人都能和谐相处并团结起来。在他逝世前,他着手这个三联画,他认为人性中有这三个重要元素。对他来说,理性和爱都是重要、充满力量、正面的,但是某一元素太极端又会导致负面,过于理性则会太计较,爱太多则会情绪化,所以需要通过智慧结合二者,取得平衡。

 

  阿尔丰斯·慕夏经典作品回顾展

  展期:2019年3月30日-2019年7月21日(周一闭馆)

  地点:上海明珠美术馆(闵行区吴中路1588号爱琴海购物公园8楼)

  (本文图片由明珠美术馆提供)

 

  延伸阅读:

  艺术至“真” ——梵高绘画艺术及其内心世界探微(李新 苏婉珍)

  日本视角中的“西方艺术史500年”(组图)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