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杂志邮箱 新媒体邮箱
首页>艺评现场>政策理论>理论前沿

数字时代文艺评论传播体系建设研究述评

2019-08-06 来源:人民网 作者:徐望 收藏

  一、引言:关注数字时代文艺评论新特征

  数字时代是一个新媒介层出不穷的时代,是一个媒体大融合的时代,是一个信息传播和信息接受方式突变和巨变的时代。在纷繁复杂的海量信息面前,消费者缺乏的不再是信息资源,而是对信息的独特视角解读,消费者需要各种评论来帮助他们更加准确、方便、全面地理解其中内涵,评论无疑是左右社会舆论、影响受众认知的重要载体,是直接展示立场和说明观点的有效手段。在如今的数字时代,话语传播出现去精英的草根化、零散琐碎的碎片化、层次被削平的扁平化、弥散蔓延的无中心化、无时空无领域界限的无边界化、解构历史的去历史化(甚至历史虚无主义)、去意识形态化、泛娱乐化、过度商业化等倾向,文艺评论传播也概莫能外,有很多问题亟待关注。

  数字时代,文艺评论有了许多新的特征,这些特征无一不与数字化传播有关:第一,在传播空间上,以网络特别是移动互联网为最主要的传播空间。第二,在传播载体上,大量搭载非主流媒体特别是微媒体、自媒体传播平台。第三,在传播形式上,呈现出碎微化,即碎化和微化,样式、体量细碎化、碎片化,如同碎布拼贴一般;题材、视角微小化、微观化,微题材和微视角流行,具有后现代式的碎裂解构特征。第四,在传播主体上,表现出强烈的去精英化、去权威化、草根化的后现代文化特征,“作者”“评论家”的身份消解、日益式微;人人皆有话语权,人人皆是评论者(区别于评论家)的局面形成,尤其是在自媒体社交空间中。第五,在传播行为上,和以往有很大不同,体现了数字时代的鲜明个性,一是即时化,传播行为随时随地发生,时效性极强;二是互动化,这使得传播者和受众难分彼此,受众也成为传播者;三是语言泼辣化,评论风格大胆泼辣,不拘一格。第六,在传播对象上,以80后为分水岭,主要定位于80、90、00后的年轻群体,吸引新生代——也是网生代——的注意力。第七,在传播领域上,跨界化特征显著。关注数字时代的文艺评论传播,对相关研究进行综述,进而发现研究空白,进行理论填补和学术创新,有着重要的学术意义和现实意义。

 

  二、关于数字时代界定的研究

  将麦克卢汉的媒介理论进行延伸,可以认为传播技术的发展走过了这样几个时代:从口语时代到书写时代(文字时代),从印刷时代到电子时代,从网络时代到数字时代。当下,我们正处在数字时代。

麦克卢汉

  理解数字时代,首先要理解数字化技术。对此,尼葛洛庞帝(1996)指出:“数字化就是将许多复杂多变的信息转变为可以度量的数字、数据,再以这些数字、数据建立起适当的数字化模型,把它们转变为一系列二进制代码,引入计算机内部,进行统一处理,这就是数字化的基本过程。”[1]他进一步描绘了数字科技为我们的生活、工作、教育和娱乐带来的各种冲击和其中值得深思的问题,为我们跨入数字化新世界提供了指南。依据他的观点,可以认为:自从电子计算机发明的那一天起人类就无法摆脱数字化的命运,特别是在互联网普及之后,人类的一切生活形态都趋于数字化。

  石义彬、熊慧、彭彪(2007)把数字化传播技术看作是全球化的重大动力引擎,从这一角度来认识数字时代,指出:“数字化意味着任何信息,如文字、声音、图像等,都可以被转换成一系列由0和1组合而成的比特数据。这些数据可以被任意地复制、分割、拼接、重组以及永久性地保存和再次利用。借助数字化的信息传播技术,人们可以摆脱物质形式给传播带来的困扰,实现‘无重量’的传播,也可以使传播内容在全球范围内瞬间到达和同步接收。”并且认为网络媒体是数字时代的“宠儿”[2]。

 

  三、关于数字传播体系的研究

  以数字信息技术和互联网协议为基础的数字传播体系,形成了一个对等交互,无所谓中心和权威的传播场域,表现出全开放、全媒体、超时空(无时空界限)、超领域(行业跨界)的现代传播特征,促进大众传播机制变革,传媒产业整体重构,传播领域价值链不断重组,传播平台理念不断革新。在数字化、网络化的技术驱动下,新旧媒体呈现一种多维的同生共存、融合演进关系。

  鲍立泉(2010)对数字传播技术发展与媒介融合演进做了专题研究,提出了技术发展和媒介演进的“双循环”关系[3]。黄升民(2012)探讨了数字传媒产业影响力、数字化背景下内容产业的重新建构、网络产业的力量博弈、数字传播技术的未来——控制终端消费市场等[4]。魏超、曹志平(2013)以博客、微博、数字报纸、电子杂志、电纸书、手机媒体、互联网视听节目等新媒体形式为主要研究对象,对当代数字传播模式、方式、机制等进行了论述[5]。莫智勇(2015)认为数字化新媒体传播平台化与产业发展机制“不可避免地把媒介社会带入基于互联网、物联网、智慧城市、数字地球、移动新媒体、云传播等全开放、全媒体、全时空的数字信息化社会融合时代”,并指出未来新媒介将造就人类不可或缺另一个虚拟“云生存”世界[6]。

 

  四、关于数字时代文艺评论传播体系建设的研究

  一直以来,国内外对于文艺评论传播的研究都不够充分,缺乏专门的论文和著作。笔者以“文艺评论传播”为主题词检索了CNKI(中国知网)、万方、超星、百度学术等数据库,均未检索到论文,把文艺评论传播放在数字时代背景下的研究更是没有。检索“文艺传播”、“网络文艺”、“网络文艺评论”、“新媒体文艺传播”、“新媒体文艺评论”、“媒介融合下文艺评论”等相关主题词,能够检索到为数不多的论文,可见,这一研究主题还是比较新颖的。下面罗列主要观点,以呈现研究现状。

  陈功(2010)在分析两种传统的文艺传播模式研究范式的基础上提出新的研究范式:网状模式研究范式,并对这种新范式进行建构和价值预测[7]。党圣元(2015)提出:在全媒体时代,要从文艺创作、文艺传递和文艺接受三大环节入手,重建文艺传播的功能与责任[8]。夏潮(2015)指出“我们必须做好心理准备,迎接全媒体时代的文艺评论面临的全新挑战。我们的评论阵地要进一步巩固,除了主流媒体这一坚强阵地外,还要拓展新媒体评论空间。”[9]孙佳山(2016)在论述了“新媒体的层级性、演进性阶段特征”,进行了“新旧媒体间的数据分析”,探讨了“新旧媒体的二元对立认知”之后,提出了我国新媒体文艺评论的困境和使命[10]。黄鸣奋(2016)认为:新媒体使文艺评论产生了三大变化:一是凸显了“评价标准的媒体性”;二是突出了“人机关系的交互性”;三是推动了“信息交流的全球性” [11]。陈积银(2016)基于对传统媒体文艺传播机制的分析,阐释了智慧传播时代的网络文艺传播机制,反思了网络文艺的智能化发展趋势,对如何促使文艺信息共享进行了思考[12]。王虹(2016)认为:在互联网时代,文艺评论不能因循守旧和默守陈规,既不能以线下文艺的创作标准来衡量网络文艺,也不能用传统的评论形态去引导新的消费者,要把握网络文艺评论发展的新趋势,对文艺评论的思想理论、技术形式、市场机制和监管制度等进行全方位重新部署[13]。王雅楠(2017)认为:自媒体平台上的文艺评论存在因“零门槛”而质量参差不齐、“圈子化”局限等问题,而这一平台却能为正统文艺评论所用,以其高质量和专业性扩大影响力。“自媒体时代,文艺评论可以通过‘兴’手法的运用,兼顾专业性和趣味性,以适应自媒体时代的文艺环境。”[14]林超然、高方(2017)指出:文艺与媒体息息相关,新旧媒体的更迭要求文艺评论适应变化,适应时代,又要有所坚守,捍卫立场[15]。俞国娟(2017)提出:网络时代的文艺评论要读懂这个时代,进行形式创新,找到符合网络文艺内在特点的理论视角;评论要有“网络感”,评论者只有从“网生代”心理认知和情感体验出发,洞悉网络思维模式,熟悉网络话语表达方式,才能作出好的评论;评论还要“能进场”,站在网络营造的机遇“风口”,要善于市场化、品牌化运作,引导和促进消费,激发市场活力[16]。

 

  五、当前研究的局限和可突破之处

  第一,尚无数字时代文艺评论传播体系建设的专门研究,这一研究空白亟待填补。当今文艺评论的传播媒介、传播主体、传播方式、传播形态、传播机制日益多元化。传播媒介上,草根化的非主流媒体大有“逆袭”主流媒体之势;传播主体上,“人人都是评论者”的局面已经形成;传播方式上,网络社交空间传播、微信公众号传播、自媒体传播等新方式不断崛起并形成对传统传播方式的冲击力量;传播形态上,呈现出零散琐碎的碎片化、漫无边际的弥漫化、渗透植入的植入化、芜杂混乱的杂乱化等显见特征;传播机制上,社会化、市场化的传播机制表现得十分强势,借助资本之力一大批数字传播平台运营和品牌打造颇为抢眼。应当说,数字时代的文艺评论传播亮点和糟点并存,评论水准良莠不齐,自由的网络话语空间中虽不乏大胆犀利的批评、鲜明有力的观点,但也有很多主观化、绝对化、片面化、非理性、无评论意识、无评论所指、无评论依据(无理论依据)、无评论素养(无专业素养),甚至带有人身攻击性质的言论,产生了负面的社会效应,误导了受众。而传播界多关注文艺作品本身的传播,不够重视文艺评论的传播,导致文艺评论发声少、发声慢、发声弱,不成规模、不够火候,沦为“夹生饭”;学术界对于数字时代媒体深度融合趋势下的文艺评论传播问题也尚无专门研究,更无学者提出要建设数字时代文艺评论传播体系。因此,数字时代文艺评论传播体系建设是一个亟待关注的全新课题。

  第二,相关研究视角相近,论述呈现同质化,应当跳出窠臼,另辟蹊径。目前,相关相近研究的视角主要有三个:一是技术派视角,研究数字化传播技术、数字传播平台架构、大数据技术、云媒体技术等,把高新技术作为文化传播和表现的现代化手段,探讨文化与科技的融合问题;二是传播学视角,立足麦克卢汉的媒介理论、施拉姆的大众传播理论、拉斯维尔提出的5W传播模式等经典理论,对于当代中国文艺传播现象进行分析;三是文艺学视角,运用西方文论和中国文论的话语范式解读当代文艺评论文本,并探讨文艺评论怎样和网络时代、数字时代接轨,怎样创新以适应新媒体空间,怎样重塑话语体系、价值体系、生态体系、人才体系等问题。面对数字时代文艺评论传播这样一个新问题,这三个视角上的研究均有明显短板:技术派视角欠缺文科思维,解决不了社会效益问题;传播学视角过于套用西方理论,解决不了中国实际问题;文艺学视角侧重于文本研究,拘泥于文论范式,受限于传统语体,面对需要跨学科思维、需要紧跟时代潮流全新问题显得捉襟见肘、力不从心。因此,必须以新的视角研究新的问题,避免人云亦云地同质化研究。

  第三,对于数字时代传播新趋势、新现象把握不够,或探索欠深度,可进一步探索。当前,越来越多的研究对于数字时代媒体大融合趋势和随之而来的传播“去中心化”和“失序化”、传播主体大众化、传播渠道非主流化、传播形式多元化、传播形态碎片化、传播时空无限化、传播领域跨界化等趋势都有所关注。但对于一些新趋势、新现象认识还不够充分,相关论文还不够丰富,如:传播算法日趋升至传播“食物链”顶层、传播机制的社会化和市场化、传播价值链的资本化和重组化、传播领域“水军”泛滥造成传播乱象等。并且,大多数关注了数字时代传播新问题的研究仅停留在描述问题现象层面,缺乏深度探究。因此,要不断深化研究,针对研究欠缺之处,要特别对传播算法、传播机制、传播价值链、传播领域法治化监管等问题加以研究。

  第四,对于文艺评论传播新形式、新特征关注不够,或研究欠严谨,可进一步研究。数字时代涌现了许多新的文艺评论传播形式,如微空间文艺评论、自媒体文艺评论、网络社交平台文艺评论等。这些新型文艺评论具有显著的短、频、快特征:体量短小,迎合碎片化阅读习惯;评论频繁,有力推升文艺作品热度;发布快速,评论效率颇高。并且往往是“博眼球”的“标题党”,为了提高点击率“题不惊人死不休”。评论风格通俗油滑,适于向大众传播,比起佶屈聱牙、曲高和寡的“学术神文”,这些不拘一格、鲜活泼辣“时髦辣评”显然更具传播效力,对于受众、对于社会的影响更大更直接,能发挥强烈的导向作用。对此,研究传统文艺评论如何借鉴新型文艺评论的写作特色,将专业性和趣味性融为一炉,增强传播效力,就十分具有现实意义。显然,数字时代的文艺评论传播新形式和新特征值得学界关注,而现在,相关研究还不够多。还有一些研究,追逐热点,严谨度有所欠缺,如不假思索地把弹幕、微信朋友圈、网络留言板上的根本无评论意识、无评论所指、无评论依据、无评论素养的并不具备评论属性的各种言谈,甚至只是无聊言语和低俗谩骂都定义为新型文艺评论;把大众未经思考,通过网络媒体即兴所发出的充其量只是“评”而远远算不上“论”的只言片语都看作为数字文艺评论。诸如此类的提法,是否经得起推敲,尚需进一步考究,加强研究的规范性。

 

  参考文献:

  [1](美)尼古拉·尼葛洛庞帝.数字化生存[M].北京:电子工业出版社,2017:12.

  [2]石义彬,熊慧,彭彪.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数字时代的全球媒介传播与文化身份认同研究”报告 文化身份认同演变的历史与现状分析[J].中国媒体发展研究报告,2007(0):182-204.

  [3]鲍立泉.数字传播技术发展与媒介融合演进[D].华中科技大学,2010:1.

  [4]黄升民.数字传播技术与传媒产业发展研究[M].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2012:1.

  [5]魏超,曹志平.数字传播论要[M].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13:1.

  [6]莫智勇.数字传播媒介平台化与产业机制探析[J].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2015,37(6):114-117.

  [7]陈功.文艺传播模式的研究范式及建构[J].社会科学家,2010(7):138-141.

  [8]党圣元.全媒体时代文艺传播的功能与责任[J].中国文学批评,2015(1):79-88+128.

  [9]夏潮.全媒体时代语境下文艺评论的机遇与挑战[J].艺术百家,2015,31(1):7-10.

  [10]孙佳山.新媒体时代的文艺评论,“新”么?[J].艺术评论,2016(10):49-54.

  [11]黄鸣奋.新媒体凝视着我们——新媒体带给文艺评论的三大变化[J].艺术广角,2016(4):9-15.

  [12]陈积银.智慧传播时代的网络文艺传播机制[J].甘肃社会科学,2016(6):100-104.

  [13]王虹.互联网时代文艺评论的内涵及其发展趋势[J].国家治理,2016(36):27-35.

  [14]王雅楠.自媒体时代的文艺评论[J].重庆三峡学院学报,2017,33(5):44-49.

  [15]林超然,高方.媒体融合时代文艺评论之“变”[J].中国文艺评论,2017(5):36-43.

  [16]俞国娟.文艺评论要读懂网络时代[N].发展导报,2017-07-11(002).

 

  延伸阅读:

  数字时代文艺批评的实质性社会功能浅论(马聪敏)

  试论数字时代文论创新的四条路径(汪余礼)

  新阐释:如何办好文艺评论新媒体(高海平)

  新媒体窗口的开启,能否找回文艺评论丢失的棱角?




  • 中国文艺评论网

  • “中国文艺评论”微信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