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杂志邮箱 新媒体邮箱
首页>艺评现场>政策理论>理论前沿

学者研讨“当代散文创作和地缘文化”

2017-09-1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项江涛 收藏

  9月16日,河南著名作家唐兴顺最新散文集《山中人语声》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新作从人物、草木、心迹、文事四个方面描摹记叙太行山内外的乡村变迁、人情世故、山水景观,是当代少见的描绘县乡小人物生命情态的散文作品,彰显了“沉默者”的存在,在当代文学创作中具有独特意义。

作家唐兴顺在研讨会现场 本网记者 项江涛/摄

  《山中人语声》新书亮相的同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阎晶明、学者卞毓方、散文家彭程、评论家顾建平、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马相武、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教授李林荣、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副主编刘大先以及作家李峥嵘、潘采夫、绿茶、曹雪萍等评论界、创作界、出版界专家学者还在北京彼岸书店汇聚一堂,以唐兴顺的创作为案例,就“当代散文创作和地缘文化”这一议题进行了热烈的学术研讨。

唐兴顺《山中人语声》封面 本网记者 项江涛/摄

  从太行风物出发:用散文呈现中原人文生态

  太行山横亘中原大地,红旗渠滋养万家灯火,山河表里,岁月荏苒,两千年前《诗经》里歌咏的此山此水正经历当代社会转型的巨细冲击,泥沙俱下,幽微毕现,唐兴顺用细腻而灵动的笔触描写太行山中、红旗渠畔的山水春秋、人物来去,有对自然的切身感悟,对人文的深入体察,对自我的追问求索,对传统风物的深情回眸……

  作家唐兴顺长期致力中原地缘文化研究和散文创作,现任河南省作协理事、安阳市作协副主席、林州市作协主席。早期写杂文,作品多发表于《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经济日报》《学习与研究》《红旗》等报刊杂志,后转向散文创作,作品见于《十月》《美文》《散文》《散文海外版》《人民日报大地副刊》等报刊,多篇作品获得《散文选刊》特别推荐,近年致力地缘文学和小说创作,长篇小说新作,已出版散文集《心地集》《大道在水》《云中牧》和长篇小说《陌上花》等著作。2002年获首届“冰心散文奖”, 多篇作品获中国散文年会一等奖及入选中国散文排行榜,并被多种全国性文学选本收录、转载。

  唐兴顺的散文创作早在1990年代就引起关注,他长期致力于呈现太行山地区社会生态、历史变革的大背景下身处其中者乐观、怀旧、惶惑、无奈、憧憬等多元的情感和行为,在他灵动的笔触下就连山水草木也如男男女女一样生动,可以呼名唤姓、相知共处,亲切如友邻,文学评论家李敬泽注意到唐兴顺“以太行山为自家院子”,认为他的语言“活泼泼”,“摇曳生姿,流荡不拘”,文章境界“更近于前现代的文人”。作家贾平凹曾经撰文评价唐兴顺为“文章高手”,他鲜活的文字“如灯笼的通明和苹果上未经涂染的那一种红的颜色”,唐兴顺的创作曾引起过他对于文学写作的诸多思考,提醒同行“要重视这个人”。

研讨会嘉宾进行研讨 本网记者 项江涛/摄

  向“沉默者”致意:超越地缘文化的文学探索

  以唐兴顺的创作为案例,各界专家还就“当代散文创作和地缘文化”这一议题进行了热烈的学术研讨。阎晶明认为,唐兴顺的散文与一般乡土风格的回忆散文不同,具有诗意的现实关怀和独特的写作手法。彭程认为唐兴顺的文字既与中原的地域文化有关,同时具有鲜明的个人化、独特化的品味和品质,借鉴了古代说书人、阿索林、契可夫的小品文的写法,与众不同,尤其是写自然草木的文章透露出作者把全部身心投入自然环境中,笔下的自然风物“显得真切、灵动,从具体而从宏观,从形而下到形而上,有一种浑然之美”。马相武认为唐兴顺的散文最大的成功是千锤百炼积累出来的心灵的图景,因此显得非常生动。李林荣立足自己的故乡热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情感、姿态,而是自觉地升华成为一种独特的文体,写活了南太行中路的世情和人物。刘大先认为唐兴顺虽然写太行山,但是有一种超脱性的禅意,冲淡而轻逸。潘采夫认为唐兴顺的“故乡式写作”具有地方文化的自觉,对地方文化有自觉的发掘意识,这一点是他写作的文化渊源所在。李峥嵘认为唐兴顺写的人物中一再出现“哑巴”这个形象,可以看出是在为边缘的、沉默的人塑像,但他的角度并不是猎奇,而且怀着温情和敬意写他们在时代中的遭遇,能够让人阅读以产生温暖,引起思考。

  20世纪以来地缘文化一直对中国文学有深刻影响,沈从文的湘西、贾平凹的商州、莫言的高密以及西藏、陕西、江南等地作家有浓重地方风情底蕴的小说等都曾成为文学现象。散文创作方面,近年来刘亮程、李娟将新疆的乡村、牧民生活和人文景观用散文笔触介绍给世人也引起广泛关注。相比刘亮程、李娟,唐兴顺笔下描写太行山中、红旗渠畔的中原乡镇人文景观少了浓烈的异族、边疆特色,多的是对日常生活、日常物事的独特观察和细微领悟,在日常的体验中发现诗意,在此时此地怀想彼岸,显示出与众不同的创作理念和风格特色。

研讨会嘉宾合影 本网记者 项江涛/摄

  近年来唐兴顺的笔墨转向以散文、小说形式对乡村到县城各种小人物的书写,以单篇、组合的形式描绘半个世纪以来各阶层生活状态的变动,犹如画出一个个栩栩如生的人物图谱。有评论家认为他的散文新作不仅呈现当代中原人文生态的新动向,更是以自己的创作赋予了县乡众多“沉默者”以文化意义,在他的文字中小人物的行为获得了有同情心的摹写,每个人的生命状态受到尊重,这种温厚的、诗意的写实风格在当代文学创作中具有独特意义,显示出与众不同的美学追求。

(文/项江涛)

 

      延伸阅读(点击可看):

      《山中人语声》:向县乡“沉默者”致意

      读长北《中国艺术史纲》




  • 中国文艺评论网

  • “中国文艺评论”微信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