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首页>艺评天地>人民论坛

陈振濂: 中国文艺的“新时代”与“决胜期”

发布时间:2017-11-08来源:人民论坛网作者:陈振濂 收藏

  【开栏语】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与《人民论坛》共同开办“文艺评论”栏目,刊登文艺名家、知名文艺评论家对文艺界热点事件、现象和人物的评论性文章。

  十九大报告提出了新时代的文化使命,为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指明了方向。为学习领会十九大报告关于文化发展的重要思想和战略部署,《人民论坛》2017年11月上(十九大特刊)“文艺评论”专题特别连线文艺界名家范曾、陈振濂、向云驹、张晓明,推出他们学习十九大报告的认识、感受与体会。   

\

 

  陈振濂: 中国文艺的“新时代”与“决胜期”

  【摘要】“新时代”的当下定位,是十九大提出的新论断。文艺的“决胜”,要通过对文化艺术领域“决胜期”的认识、定位与规划,设定“新目标”。中国文艺需借助“新时代”的优势,深入把握中华文化的精神,建立起中华文化“兼容并蓄、海纳百川”的能力和机制,运用“新思想”,踏上“新征程”,努力交出一份丰富多彩的艺术创作答卷。

  【关键词】中国文艺 新时代 决胜期

  【中图分类号】G122 【文献标识码】A

  党的十九大开幕式上,习近平同志的报告全面深刻、高屋建瓴,在文化方面又一次提出了新的理念、观点和构想、要求。笔者最为关注的话题,就是我们应该如何理解“推动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这一提法的深刻内涵。

  我们一直在不断地思考: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落实在文化上,应该拥有什么样的奋斗目标?我们也在不断地质问自己:当代中国书画篆刻界的“文化自信”,应当具备什么样的内涵和表现形式?

  中国文艺既要深入把握中华文化的精神,又要建立起中华文化“兼容并蓄、海纳百川”的能力和机制

  讨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一重要问题,不能绕开“文化复兴”。回溯中国百年近代史,在鸦片战争、八国联军侵华战争、甲午战争,直到抗日战争初期等重要历史事件及历史阶段中,中国始终处于愚昧、落后、贫穷、挨打的屈辱地位;而清末民初“西学东渐”的口号成就一代时尚,又使得我们“文化自信”的生存空间被挤压殆尽。中国历史悠久的传统文化在欧美西方文化映照下所产生的自馁自卑、挺不直腰板、抬不起头等消极心态,是一个毋庸讳言的事实。因此,今天我们探讨“文化自信”,必须首先站在中华传统文化的根基上,既要深入把握中华文化的精神,又要建立起中华文化“兼容并蓄、海纳百川”的能力和机制,不断吐故纳新。在此之中,浩瀚博大的中华文明与文化,毫无疑问是我们的基本立足点,是不可动揺的根基。

  落实到美术书法领域,中国艺术家们当今的一大重要任务,就在于如何推动作为古典形态的中国书画篆刻逐步走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新形态。在传统的中国书画篆刻艺术中,我们能够体察到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积累而成的丰富智慧与审美特色,它作为民族文化的结晶,始终熠熠生辉。但作为一种古典样式,它也面临着如何进入现代或曰“新时代”的挑战。墨守成规、泥古不化,肯定不属于“新时代”,也不可能成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标杆。因此,在文化上、在美术领域中、在书画篆刻艺术创作实践和理论研究中,我们肯定要反复强调与时俱进的重要性。但另一方面,如果因为需要面对现代与当下,完全抛弃几千年来的传统文化精髓(包括形式表现与内容表达),另起炉灶、另辟蹊径、目空一切,那就只可能是一味沿袭,步西方欧美思想与艺术流派的旧途,而谈不上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中华民族、复兴、新时代,是我国文化艺术发展的三大关键词

  判断中国文艺是否真正拥有“文化自信”,需要把握我国文化艺术发展的三大关键词。

  第一个关键词是“中华民族”。我们要始终坚守“中华民族”的立场,而不是屈从、抄袭或盲目追逐欧美或日本艺术的外在形式与异国精神。我们主张兼容并包,但必须要以主体的引导力和定位能力为前提。

  第二个关键词是“复兴”。关于“复兴”的形态,应当是古已有之的艺术传统基础上的腾飞和拓展,而不应该是推倒一切重起炉灶、从零开始,必须要有承传、有来历。“复”者,再也,前曾有之、再上层楼之意也。

  第三个关键词是“新时代”。“新时代”的当下定位,是十九大提出的新论断。它建立在有承传、有基础的前提之上,既不是古代的,也不是近代的,亦不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的,而是从十八大以来五年间走向新的历史时期,以及五年、十年以后仍然力求新颖独到的新创造。对于文化界、书画篆刻界而言,同样有一个如何认真对位解释并回答十九大报告中的四个“新”,即“新时代”“新思想”“新目标”“新征程”在文化和艺术上的具体内涵问题。比如,我们应当如何认识艺术创作的“新时代”?它和十年前相比有何差别?又比如,艺术创作中有什么样的“新思想”可以引领时代?再比如,在创作过程中应设定哪些“新目标”,其与古代有什么不同?复比如,如何走过这个未来十年的“新征程”,在前行的过程中应当有怎样的路径设计和精神、意志的准备?

  近年来,在艺术界,我们从很多角度认真进行了符合时代要求、充满时代气息的新思考。比如分析研究近代以来从“书画”概念转向“美术”概念的过程及其中包含着的不同价值观;又如研究古代“四部之学”到近代文史哲分科的大学教育模式之变迁;还比如提出书法包括中国画、篆刻从“书斋时代”(个私空间)走向“展厅时代”(公共空间)的生存形态环境大转换;还有从写毛笔字上升为书法艺术创作以及由此而生发出的“主题先行”到“形式至上”的观念大洗礼;甚至还有“阅读书法”以衔接于传统国学、“民生书法”介入社会生活的种种尝试。在回答习近平同志关于四“新”的发展目标方面,我们努力交出一份丰富多彩的艺术创作答卷。

  中国文艺需借助“新时代”的优势,运用“新思想”,踏上“新征程”

  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了“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从现在到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期。”——从现在到2020年,其实只有短短三年的时间,但我们却有如此坚定而清晰的目标设定。这体现出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控全局、引领人民走向新胜利的睿见卓识、坚强决心和卓越能力。

  在学习十九大报告之后,我们也应该扪心自问一下:我们能否提出一个文化领域中同样目标清晰的“决胜期”概念?作为文化学者、文艺家的特定群体视野,对照之下,我们这个领域的“决胜期”在哪里?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表达出来?文艺的“决胜期”具有哪些内涵?又应当有哪些目标和标准?时代要求我们回答,我们也有责任和义务回答。

  文艺的“决胜”,需要我们认真理解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精髓,并对其进行更为深刻的理解与把握,进而实现“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文艺的“决胜”,需要大力提倡文化开放,对西方文化兼容并包,做到“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尤其是不闭关自守、固步自封,要有充分的定力,做到“洋为中用”;

  文艺的“决胜”,要通过对文化艺术领域“决胜期”的认识、定位与规划,设定“新目标”。中国文艺需借助当下“新时代”的优势,运用“新思想”,踏上“新征程”,通过我们艺术创作的作品与相关研究,展示出一种举世无双、独一无二的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为今天奋发向上的人民群众提供精神指引,这正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家们的历史使命。

  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已经为中国文艺的发展提供了最具优势的政治社会条件与文化条件,接下来,就要看我们的努力了。

\

 

  *作者:陈振濂,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责编:王妍卓

      *美编/王梦雅

 

      延伸阅读(点击可看):

      中国文艺评论网·报网专栏: 人民论坛·文艺评论专题

      两会|陈振濂:保卫汉字,关注汉字教育的“起点”

      陈振濂:从书写变拼写是对传统文化的腰斩

      陈振濂:中国文艺需要怎样的“评论家”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