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苑预告 · 在前方 ,一演一展一映皆精彩
站内
  • 站内
  • 全网
艺苑预告
首页> 艺苑预告
火药画家蔡国强:欲与格列柯时空对话
发布时间: 2017-03-15 11:04:10 来源:澎湃

  “西班牙万国大厅曾挂着菲利普四世委托维拉斯贵支等当时最伟大画家创作的作品,我在这里创作火药画,不是简单因地制宜,还是因文化制宜…我想像,在这里作画,黄昏的光线洒进来,是否会有大师的魂灵跑出,与我一起创作。”以火药画驰名的艺术家蔡国强说。

  西班牙国立普拉多美术馆将于2017年10月25日-2018年3月4日举办蔡国强个展“蔡国强在普拉多:绘画的精神”。澎湃新闻今天从蔡国强处了解到,这是1819年建馆以来,第二位在此举办个展的在世画家,蔡国强也期待通过与普拉多美术馆馆藏的格列柯、委拉斯贵支等艺术家的作品对话,思考如何扎根绘画传统。

\

蔡国强,《发情山》,2016,火药、画布,239 x 450 cm (赵小意摄,蔡工作室提供)

  西班牙国立普拉多美术馆日前宣布,将于2017年10月25日-2018年3月4日举办当代艺术家蔡国强个展《蔡国强在普拉多:绘画的精神》。自1819年建馆以来,蔡国强成为第二位在此举办个展的在世画家,紧随2008年80岁高龄时在此展览的美国著名艺术大师塞·托姆布雷。《澎湃新闻·艺术评论》获悉,展览将由馆长米盖尔·苏加萨(Miguel Zugaza)、普拉多资深策展人阿勒汗卓·维加拉(Alejandro Vergara) 联合策展。

  普拉多美术馆被公认拥有世界最伟大绘画收藏之一,亦是收藏西班牙绘画及雕塑作品最全面、权威的美术馆,尤其以对提香、博斯、鲁本斯、格列柯、委拉斯贵支和戈雅的精品收藏著称。

\

普拉多美术馆内部(图片来自网络)

  《绘画的精神》是艺术家期待从200年普拉多美术馆的西班牙黄金时代馆藏背后的绘画精神、荣光出发,寻找今天的和自己的绘画精神,对当代绘画困境提问;通过与普拉多绘画专家和馆藏的对话,思考如何扎根绘画传统,试图将它承载的绘画精神,以自己的、今天的方式,展现新的面貌。

  观众将看到蔡国强从小与格列柯精神的对话,包括2009年他追溯格列柯人生轨迹的旅行——从出生地克里特岛,经威尼斯、马德里,抵达托雷多的墓地,和他受格列柯影响所作早期绘画。二十余件不同尺幅的黑色和彩色火药绘画大作,展示蔡国强从提香、格列柯、委拉斯贵支、鲁本斯、戈雅等大师各自的技法、主题和感性出发,以自己独特的艺术手法,追寻大师们的绘画精神。另有艺术家对绘画技法和当地火药材料的试验,以及为展览作品所作大量手稿、研究资料的探索过程。

\

蔡国强在普拉多美术馆委拉斯贵支《宫娥》作品前,西班牙,2017(Javier Molina摄,普拉多美术馆提供)

  此次展览几乎所有作品都是首次公开亮相。除个别过往作品精选外,艺术家将于今年九月下旬起在位于马德里的著名历史建筑 “万国大厅”宫殿现场创作约一个月。400多年前,“地球之王”西班牙国王菲利普四世曾在此接受“万国”使节来朝,更委托当时包括西班牙在内的欧洲最伟大画家,如委拉斯贵支等,为“万国大厅”作画,展开激烈艺术竞技;此后这里一度成为军事博物馆。蔡国强在“万国大厅”的创作,成为因地制宜的事件,仿佛穿梭时空,感受遥远的光影,挑战今天的想像和创造。10月23日黄昏,蔡国强将在此爆破展览压轴大作《绘画的精神》。所有绘画作品将在普拉多美术馆内展出。

\

十七世纪“万国大厅”宫殿原貌重现电脑效果图(图片来自普拉多美术馆)

\

“万国大厅”宫殿实景 (图片来自普拉多美术馆)

  西班牙《ABC报》特派记者Elena Cué与蔡国强对话:

  Q: 10月24日,你将在普拉多美术馆展出以绘画大师的精神为灵感的系列作品,展览名为《绘画的精神》,策展人也相当出色。关于展览,你可以向我们提前透露些什么吗?

  A:展览主要作品会从今年9月下旬起在马德里的万国大厅(Salón de Reinos)现场制作,在普拉多美术馆的特展展厅展出。围绕作品,我已经一年多在纽约畅想,也做很多尝试,主要围绕普拉多收藏:如格列柯、提香、委拉斯贵支、鲁本斯、戈雅的作品。期间我来了普拉多几次,不断向馆长、策展人、专家、包括作品保存部专家学习。试图通过他们作为桥梁,更好地架设起我与古代大师们精神的对话。我也做了很多作品的试验。因为大师们的作品,看是一回事,用你的手法呈现它,和它对话,又是另一回事。

  Q: 你将成为1819年开馆以来,在普拉多举办展览的屈指可数的在世艺术当代艺术家,谈谈你的感受?

  A:30年来,我在许多美术馆做过展览,大量时候是当代艺术机构,所以我有某种意义上的轻车熟路,有时顺着我丰富多彩的手法,根据那个场所自由畅想。展览中经常同时有装置、绘画、影像等各种媒材,有时还有大型室外爆破项目。多种手法传递观念主题和展现自己探索的课题时,可选择性就多起来。

  选择性多,也减轻了压力:不是这个就那个,总能做。这次在普拉多,我觉得挑战很大,因此更觉珍贵。作品限制在绘画形式,从画面出发,针对画什么、怎么画、为什么画这些问题,透过普拉多,与过去的绘画先辈们对话。

  这段时间除了兴奋,大量时候也焦虑和不安。因为当你限制到绘画,就会面临今天绘画的问题是什么,只有面对问题,才能讨论绘画的精神。只有在今天绘画的问题,才可能找到今天绘画的精神。而绘画的问题,有一些是从古以来就面临的,有些是新的。

\

蔡国强,《黑色罂粟花组画》,屏七、屏八 , 2016,火药、帆布,152.5 x 1097 cm (赵小意摄,蔡工作室提供)

  Q: 在普拉多展览的想法是如何诞生的?

  A:2009年我来普拉多,主要为看格列柯,当时就被普拉多的收藏,我们小时仰慕的大师、包括委拉斯贵支等作品震撼。这个圣殿里大量作品是一代代君主在历史时间里慢慢委托制作和收集起来的。和一些国家的大美术馆状态不太一样。

  2014年,我又来普拉多,主要看格列柯逝世400周年纪念展。那天很感动:过去的艺术,不仅停留在教科书、或被成为旅游观光名品朝拜,其实还可以和今天的艺术家发生关系,成为今天文化创造的原动力。普拉多这个展览就是这样。

  我本以为我爱格列柯是比较特别的,好像大家都更爱米开朗基罗、达芬奇这样的巨匠,在这个展览上发现大量画家,包括塞尚、毕加索、波洛克等都爱他,而且喜欢的角度和我大同小异。所以,在普拉多做展览,和大师们对话,当然是我潜在的梦想。当馆长米盖尔(Miguel Zugaza) 请我来做展览,是我的美梦成真!

  记得米盖尔陪我一起看格列柯和大师展览时,我告诉他我走过格列柯出生到去世的道路,让他挺感动的,这也许使他萌生把我请来做展览的想法,加上万国大厅改造工程也成了美术馆的新思路和出发点,让普拉多馆藏和今天正在发生的艺术产生关系,相互影响。

\

蔡国强,《帕米拉》, 2017,火药、帆布,240 x 450 cm (蔡文悠摄,蔡工作室提供)

  Q: 这个国家馆藏的大师作品中,哪些对你影响最大?

  A:当然很容易想到的是这几个名家:委拉斯贵支的高贵、自信,无可取代的绘画的自然而然的能力;戈雅丰富多彩的自由,有时灵性或暴力,有时甜美、讨好…不过还是格列柯对我影响更多。

  但慢慢我体会了馆藏里不只在大师的某件作品,更在于美术馆形成独特场域的能量。好美术馆不用什么都有,重在规模恰到好处。走进普拉多中轴线和它边上的房间,一位位艺术家的世界,彼此间相互能量的发生着一种进行式的关系,有时候又像漫步巨大文化遗迹的感动和神奇。

\

Diego Velázquez 完成于1656年的名作《宫娥》目前就藏于普拉多美术馆

  Q: 你的一些展览作品将在历史性的万国大厅创作,那里曾属于军事博物馆,如今属于普拉多美术馆。在万国大厅,历时一个多月,你会探索和创作火药绘画,尤其因地制宜。关于这些,可以跟我们谈谈吗?

  A:万国大厅曾挂着菲利普四世委托维拉斯贵支等当时最伟大画家创作的作品,此后成为军事博物馆。所以我在这里创作火药画,不是简单因地制宜,还是因文化制宜…我想像,在这里作画,黄昏的光线洒进来,是否会有大师的魂灵跑出,与我一起创作。

  我跟普拉多的制作人说,不要在这里装灯。就像过去时代,黄昏将去,黑夜来临,是很好的生灵的时间。

  Q: 为什么选择“灵性”“骄傲”等,作为作品的核心主题?灵性对于火药绘画,在于什么?

  A:火药本来就是很灵性的东西。爆炸前是粉状、颗粒状;点火后会瞬间产生难以控制和意外效果,有时奇妙到觉得不是经你的手法出来,有时感到一塌糊涂,完全失去控制。

  每次创作都是一次命运的等待。火药这种自然材料,就包含来自自然、看不见世界的能量。不仅我使用它画灵性和能量,它本身就是就是能量和灵性…

\

蔡国强,《最后的狂欢》, 2017,火药、帆布,280 x 750 cm (蔡文悠摄,蔡工作室提供)

\

《最后的狂欢》细节, 2017(蔡文悠摄,蔡工作室提供)

  Q: 展出的作品中,有一件18米长的《绘画的精神》,是与前辈大师的魂魄对话。给我们谈谈这件作品?

  A:这是我自己还不能打开的“阿里巴巴宝库”。现在是寻路,一扇扇门去打开。最后这件作品是什么,还不知道。期待在马德里现场创作期间,它会来到!但不知道会给自己惊喜还是失落。有些作品不能对结果想太多,而是要享受这段旅行的过程。

  Q: 和你早期的黑白火药画不同,现在作品新鲜地使用了颜色。使用颜色对你的作品意味着什么?对这个展览意味着什么?

  A:《绘画的精神》是我第一次大量使用彩色火药,也是我很色彩的展览。

  黑火药本身有纯粹性、精神性,某种程度上,表面的黑白单色其实传递万千颜色的情绪,也容易传递我作为东方人自然表现出的,与传统文化相关的意境和品格。而当作品使用颜色,就自然把自己卷入艺术史,尤其西方绘画史的洪流。还有人生远比想象丰富,情感随岁月变化,彩色让我更充沛地表现某些情感。

  以前更多在手工麻纸上作画,纸张本身充满魅力,留白也是作品。如今回到画布上,调动画布本身的魅力并不容易,面对的问题更多样、复杂。当然也会使你的可能和选择性更多。

\

《最后的狂欢》细节, 2017(蔡文悠摄,蔡工作室提供)

  Q: 这是普拉多有史以来最棒的馆长之一筹划的最后一个展览,你有什么感想?

  A:很感激馆长米盖尔,我没想到这会成为他在普拉多的最后一个展览,也没想到哪怕他人生规划发生很大变化,还把一切都处理得这么好,一点没有影响展览计划和我创作的信心。无论作为馆长还是策展人,他都是最棒的。他也为项目建立一个很好的团队,不仅帮助艺术家实现梦想、完成作品,也是和艺术家的对话者、引导者,艺术家创作的合作者。

  在普拉多展览感受到一大妙处:我不只在田埂上探头观看,而是竟然可以走入艺术史的绘画田野,耕种和搅合。当你走在田边小道上,会对田野肃然起敬;但是当有人说,你也下来种种吧,参与劳作一番,这就是很神奇的事…让我这个从小爱画画、有着古典情结的“绘画少年”,长大后搞着当代艺术,突然有了当起先辈们那样“画家”的自觉和光荣。

\

蔡国强在普拉多美术馆,2017 (Javier Molina摄,普拉多美术馆提供)

  展览讯息:

  展览名称:蔡国强在普拉多:绘画的精神

  展览时间:2017年10月25日-2018年3月4日

  地点:西班牙国立普拉多美术馆(马德里)

  现场创作:

  2017年9月下旬-10月23日,西班牙马德里“万国大厅”宫殿

(文/宗和)

 

       延伸阅读:

       “敦煌守护神”之女常沙娜,用展览讲述两代人的敦煌情结

       “她们的视界”——中国当代优秀女艺术家作品展开幕

责任编辑:品玉

推荐文章

更多